原来如此84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18185809
昨天谈到“真相”的问题,遭遇揶揄,今天读到金生鈜先生的《研究能自圆其说吗?》有些意思,可惜金先生申明“本书稿还未出版,转载请告知”,故而不敢冒昧,引结尾一段,分享一下:“任何探究、任何思想都是在公共语言之中,因此,你给自己的主张提供的论据也是在公共语言之中,并且是公共的。如此看来,研究者的论据是可以公共地辨认的,即论据是否合理是有公共的标准的,这一公共的标准不是谁制订的,而是蕴涵在理性之中,蕴涵在语言之中的。你要对自己的观点负责,或者你认为你提出的观点是正确的,你就不能仅仅给出一个私己的理由,或者你不能以自己的感觉支撑你的观点,你不能一厢情愿地宣称你的观点是真实的,你必须把你的观点放置在普遍的理由基础之上。”偶一朋友说她现在一个学术群里,群里很多年轻人,每天都能听到很多大山临盆一样的言论。开始不适应,慢慢适应了~~~呵呵,确实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