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92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4182949
Kurt W.Fisher在《受教育的脑》中说:“心理、脑、与教育领域的研究者必须谨慎地得出教育实践的结论,不能从脑的研究成果过度推测出其教育启示,除非有直接的证据来评价学习成绩,并能将脑与行为以及与实践联系起来。”其实其他领域的理论同样也不是就那么可以轻易地移植到教育领域来的,即便是某些教育理论与教育的实际状况也是这样。这原本是一个基本的常识,但因为某些有影响的人物的现身说法,或者某个机构的某种需要,恪守常识的往往就是唱反调的,而忽悠相反就成了常识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