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00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5184616
杜威在《我们如何思维》中批判了学校教育对语言符号适用的普遍不良的倾向,这就是“学校却过分地重视于取得技术设备,产生外部结果的技巧上,常常使得这一优势(符号作为“不”思维的工具的益处)变成了实际上的弊端。在运用符号时,只要求学生能够熟练地背诵和得出正确的答案,沿用指定的公式进行分析,就会使学生养成机械的,而不是富有思想的学习态度;文字的记忆也就代替了对事物意义的探究。”回观当下的学校教育,有多少学校和教师不是这样重复着昨天的故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