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11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5190439
《教育与脑神经科学》在阐述人脑的“镜像神经元”时提醒我们,在当代“室里的黑板日益被新技术取而代之,如电子幻灯片(PowerPointpresentations),这种变化或许是势在必然,但电子幻灯所含的全部信息似乎顷刻铺满在屏幕上,学生不能像以前那样看着图表、公式、文字随着教师的手臂移动和肢体语言而逐地呈现在黑板或投影屏幕上。有些新科技产品可能就是如此这般地限制了教师的传统行为,可这些行为对儿童的发展却具有我们未曾认识到的重要意义。21世纪的教学与育儿理论以神经心理学为基础,而镜像神经元则是这基础的要素。著名的神经系统学家V.S.Ramachandran(2006)认为,发现镜像神经元的意义可与1953年发现DNA的意义相提并论:后者为我们理解基因提供了可信服的统一解释框架,而前者为我们理解教学提供了可信服的统一解释框架。”也就是说,大数据时代的教育固然不可回避新技术在教育中的作用,但也不能完全抛弃传统的教育方法。从这个角度来看,“给传统教育打零分”是多么的无知与荒唐。联想到某专家所云教育话语混乱的观点,还不是因为太多的当下自以为是的教育专家造成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