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21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5192135
孙隆基先生认为:“一个文化如果将‘人格’与‘生命’都只是与‘身’这个臭皮囊认同的话,就很容导致乌龟哲学。”乌龟哲学一词貌似出于林语堂,林语堂先生《谈浪漫》一文中有言:“中国可产龟,但断产不出长颈鹿。因中国,颈太长是一桩罪过,人人执斧而砍之。惟有龟,善缩颈,乃得人人喜欢龟龄鹤寿,亦果然可能办到。是之谓中国式之养生。”说白了,宿头是为保命,是为“东山再起”。说得好听一点就如道家的“归隐”,呵呵,比较现实,也比较好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