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62

Leave a comment

wz
康德认为人类是世界上唯一需要教育的,教育是使幼小的一代慢慢成长的过程,因为有了教育,人才能成为独立活动的人,当然这教育是广义的,而非侠义的。人与动物的一个重要的区别就在于幼儿降生以后是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必须依赖成人的保育,训练和教养。父母出于亲情与成人的责任而教育子女;教师则出于专业和成人的责任教育学生。可可见生与子、师与父的区别在于专业与责任的区别。因为这样的区别“爱生如子”就值得商榷了,尽管无论是父母还是教师,我们的教育都是为了使人成人,但他们在方式与方法,情感与态度,知识与技能还是大有区别的。这区别,就是由“生”与“子”的区别决定的,当然也是由父母与教师的不同身份决定的。“爱生如子”不就是虾扯蛋嘛!

我一朋友,刘尔笑有如是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古训众人皆知。父子关系在儒家传统中是属于“天合”。“天合”的父子关系具有不可逆性。在此不可逆性中,儿子要顺从父亲,才符合儒家极为看重的“孝道”。若学生对教师也是如此,将有可能导致一种“亲其师,信其道”的门户之见。我们常把“亲其师,信其道”作为一种正向的观念,学生美教师所美,经由教师,走上学问的道途。但其也存在着需要超越的维度。“亲其师,信其道”既可使学生由亲密师生关系出发谋求更高的学问追求,亦有以教师本人为权威之隐性不足。所以,“从游”的师生之亲密,有可能导向学生以师见为己见的后果,在对教师的尊重与爱戴中,偏离了对整全知识本身的追求。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