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73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8100641
“曲高和寡”一词常用来比喻知音难得;也有用来比喻言论或作品不通俗,能理解的人很少。实际教育生活中更多的是用来表达自己对某些课堂和某些理论的不科学的感慨。扒皮想到的是我们为什么和不了,难道真因为曲高了吗?比如语文教师,是不是应该有点“小学”之学,是不是应该懂些文章之学,是不是应该了解一点逻辑之学?要不要读一点与教育有关或无关的书籍,要不要关注一点教育问题,要不要有一点自己的想法?该不该研究教材,研究学生,研究课堂?需不需写点文字?本该有的素养木有,一个空空如也的躯壳,何“和”之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