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196

Leave a comment

QQ图片20141228110757
尼古拉斯·克里斯塔基斯与詹姆斯·富勒合作的《大链接》一书第七章《利他与合作,“网络人”的天性》在阐述基因与社会网络的关系时,引用了灵长类动物专家杰西卡·弗兰克的一个研究成果:从一群豚尾猴中拉出一个重要成员,将大大改变其理毛和玩耍网络中的互动结构。网络的改变又进一步导致群体行为的合作性降低和不稳定性的恶化。由此,作者说道:对于人类来说,情况也是类似的。设想一下,如果你把一个老师从一所中学的教室里拉出来,或者,裁判将足球场上11个人中的一个罚出场外,事情将会怎样呢?这个人和其他人之间的所有关系都失去了,局势不可能平稳地发展下去。

由此,扒皮想到硬性规定校长轮岗、教师流动的不合理性原来是有科学依据的。不错所谓好校长和好教师流向另外一所学校,一定也会改变那所学校的社会网络和学校生态,但是这种改变究竟往哪里走姑且不说,即便是往设计者理想的方向走的话,它也是以破坏原来那所学校的社会网络和教育生态为代价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