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新词”与文化枯竭

Leave a comment

我们这里有一所创办于清咸丰四年(1854)的锡类中学,150多年的老校,在不到10年的时间了先后多次更改了校名“海门县中”、“复兴中学”、“海门中学附属中学”、“育才中学”,学校又改名为“能仁中学”。真是匪夷所思啊,这校名改来改去意义何在呢?且不说这一次次的改名,就是一次次的割断学校的血脉,你还让不让曾经在这里教书学习的人们能记住她,找到她呢。

网上找了一下锡类二字,原来取自《诗·大雅·既醉》,全文如下:

既醉

既醉以酒,既饱以德。君子万年,介尔景福。

既醉以酒,尔肴既将。君子万年,介尔昭明。

昭明有融,高朗令终,令终有俶。公尸嘉告。

其告维何?笾豆静嘉。朋友攸摄,摄以威仪。

威仪孔时,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匮,永锡尔类。

其类维何?室家之壶。君子万年,永锡祚胤。

其胤维何?天被尔禄。君子万年,景命有仆。

其仆维何?厘尔女士。厘尔女士,从以孙子。

原来学校取锡类二字,其意在于永远传授你们知识啊。就字义而言,“锡”有“惠赐”的意思,也就是说学校是惠赐于人的地方。这样有文化意蕴的名称,为什么就一定要改掉呢?

我想的比较多的是,这一次次的校名的改变,折射出了我们当下教育的一个怪圈,这怪圈的特征就是新名词层出不穷。似乎谁“创造”出一个新的名词了,他的教育就与众不同了。比如说,我们的教语文学科大概是最热闹不过的了,他是“诗意语文”,你是“绿色语文”,我是“生本语文”,还有“生命语文”,又是“生态语文”,“草根语文”,更好玩的是还有“文化语文”……这么多的语文啊,我很是糊涂,是不是一加上这样那样的定语了,你的语文就与别人的语文不一样了?同样,你给教育加了那样那样的定语,你的教育就和人家的教育不一样了吗?其实,语文,它就是那个语文啊。要有什么区别,也只是“中国语文”与“外国语文”的区别吧。

其实,许多时候,我们所做的就是换汤不换药的事情,“老店新开,换一个招牌”,目的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为了免几年的税金。可是学校不是店铺,教育教学更不是开店啊,你换了个招牌,你还是要办学校啊,还是要搞教育教学啊。

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我们的教育改革,尤其是课程改革,一波一波的,改来改去。改来改去,到底改变了多少?这是我们这些当校长的必须认真思考的,干教育不能一窝蜂。比如说,“教育旋风”,比如说“高效课堂”,比如说“砸掉讲台”,这些词语本身就有问题。“旋风”是什么?一经而过的空气,扬起的是灰尘。“高效”本就是一个经济术语,追求的是利益的中最大化,“砸”就更可怕了,文革语言,打砸抢嘛。

用语其实也是校长管理理念潜意识的反映。身为校长,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回到教育的常识上来,回到教育的常态上来,回到人之常情上来。常识是什么,教育的常识就是教育是培养人的;教育的常态就是教育的自身规律,这规律就是慢的艺术,就是尊重现实,尊重每一个生命的个性;人之常情就是人的实际需要。也就是说教育既要为人未来的生命发展奠基,又要考虑人的当下实际。

譬如说我们在对待高中教育的“两个输送”的问题上,更多的着眼在一个输送上,我们就很少去考虑高等教育的实际。高等教育有这样一个实际,这就是美国学者马丁·罗特提出的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主要数量指标之一——毛入学率打到15%,基于这样的国际经验,我们国家在《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中将2010年的毛入学率从10%扩张到20%。也就是说我们的学生中,最多能够进入高等院校的也只不过20%啊,还有80%甚至多一点的学生是不可能升入高等院校的。这80%的学生,在我们的学校教育中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生存的本领,需要的是生活的常识。这就是教育的常识,这就是人之常情。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他们未来的生存和生活提供帮助,这也就是基础教育应有的常态啊。这就是基础教育要做的事情。

当然,不等于回到教育的常识,回到教育的常态,回到人之常情上来 也绝不等于不要中高考成绩,不要升学率。只是我们必须明白,基础教育绝不只是中高考成绩和升学率,更不是在创新名词上下功夫。其实教育新词的不断出现,也是一种文化枯竭的表现。

我想得比较多的问题还是文化是要积淀和传承的,是忌讳“创新”与“跨越”的。一个民族也好,一个团队也好,它的文化的形成绝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她总是在她前行的历史进程中慢慢形成的,绝非想一个什么名次那么简单,更不是可以任意割断其历史的。一所学校的文化建设的要害在如何在对已有的文化进行甑别梳理的基础上,寻找它的核心理念或者说学校精神来,这核心理念和精神,其实就是她的特色所在。

从上述意义上来说,学校“文化”与“特色”绝不是贴一个标签那样简单,教育在许多时候要的不是创新而是保守。也就是说我们不能为文化而文化,也不能为特色而特色。文化总是基于一定社区和历史的,是几代人在行走的进程中共同形成的一种价值追求。所以,我们队固有的传统要珍惜,要传承,毋庸讳言,她必然会带上时代特征,但这“时代特征”,又不是简单的“与时俱进”。因为当下许多眼花缭乱的东西,早晚是要会在历史长河中被淘汰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