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家庭教育中父亲的角色在哪里

6 Comments

昨天与张宏云园长闲扯,我告诉她,前天在欣雯妈妈哪里谈及家庭教育,她告诉我她们团队正考虑开设“爸爸课堂”,希望给爸爸们提供一些家庭教育的理念与方式的帮助,至少是让爸爸们能够理解和支持他们的工作。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现实的家庭教育父亲往往是缺失的。但没有父亲的教育是不健全的教育。

张园长说,目前有这情况,幼儿园只要开家长会,来的绝大部分是妈妈,奶奶,父亲在教育中缺位是很严重的,主要因为男性角色和男性的工作所致。但,没有父亲的教育,不仅不健全,隐患很多。

欣雯妈妈告诉我的法国小说家、剧作家、法兰西学院院士——马塞尔·帕尼奥尔有两本书,一本是《父亲的荣耀》一本是《母亲的城堡》,她说马塞尔·帕尼奥尔六十岁后总是想起他的童年,于是有了“童年回忆录”的自传体小说,《父亲的荣耀》是第一本,《母亲的城堡》是第二本,她觉得“父亲的荣耀,母亲的城堡”也许就是父母的角色定位。回来百度了一下,才知道这两本小说是法国教育部指定的学生必读书,同时还被改编成了两部电影,有机会还是要买来看看。我的理解是,父亲是座山,用来依靠,母亲是港湾,用来温暖。就一个人的品质、性格而言总是从父母双方那里来的。

杨峥嵘老师在群里说,中国汉字“行”,从彳亍。彳,小步也。亍,步止也。故欲前行,必先有所止。

我的思考是,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一样,有当为与不为之分,作为父母,在家庭教育中许多时候恐怕不为上更重要。

杨峥嵘老师说,有时候觉得,家庭教育是一段回家的路程,心底浮现的感觉是温馨的时光,这就像是我们的生活———往复,平淡,一如被人们经常忽视却始终萦绕在旁的那种存在,好像一旦失去才会觉得弥足珍贵。生活的日常之中蕴涵着如此之多的情感,平凡而又寂静地隐匿于人们身处其间的日常空间,只需召唤它就会毫无保留地献出关爱。这种被称作为“温馨”的情感没有矫揉造作的形态, 也没有意欲主宰的欲念,它总是 藉以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来使生活的日常可以体会,得以体认的可能。我们刚从共鸣的时代往外走,需要把思维从“大事件”里解脱出来。

下午与永通电话,谈了欣雯妈妈的课程设想,他觉得这个课程不一定乐观,他说他们几个人前几年也想在这个方面做些什么的,经过调研,最终放弃了。最近读了一本关于生物方面的书,加深了对“教育是母性”的理解,也许家庭教育与母亲为主不仅是现实的,也是有道理的。

看来家庭教育的许多问题是需要深入探讨的。不过就我的家庭教育经验而言,父亲的角色还是相当重要的。卡尔说:“成长在对父母建立了安全依赖家庭的人——他们的父母给他们提供了一个温暖的、支持性的家庭环境,也给他们树立了利他行为的良好榜样作用——更可能形成亲社会人格”(P174)。



6 Responses to “凌宗伟:家庭教育中父亲的角色在哪里”

  1. 荷兰网

    不错的文章,内容远见卓识.禁止此消息:nolinkok@163.com

  2. 凌宗伟

    西安杨欣(545808198) 9:11:09
    孩子在学前期和义务教育阶段主要通过“情感教育”让孩子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爱、合作、交流、宽容”,从而形成良好的心理土壤。在这个阶段,母亲是第一位的,父亲处于从属地位。到义务阶段的后半期初中和高中,逐渐父亲的地位凸现出来,对孩子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毅力、责任、理性、刚强”。但这是基于父亲本身个性成熟、“像个男人”,在目前我们的这个体制压迫下,“男人”很少!有时候觉得,在中国很难碰到一个思想成熟、敢于担当的真正的男人,所以理解“父亲”这个词很神圣,有些类似于西方的教父。很多情况下中国家庭里父亲是缺位的!

  3. “爸爸课程”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可以探索。他的意义至少可以唤醒父母,或未来的父母对这个问题的意识。
    另外,可能还需要一些资源的支持。如理论上海灵格的家族系统排列理论;展示方式上:当代的视频技术或类似教育戏剧的方式。

  4. 凌校提出“父亲在教育(家庭教育)中的角色”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以前也看到过一份相关材料。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曾在2009年发布《中日韩美四国高中生权益状况比较研究报告》,根据调查结果,四国高中生倾诉烦恼的对象为首的都是“同性朋友”。在中国高中生心目中,排在第二位的倾诉对象是“异性朋友”,“母亲”排在第三位,兄弟姐妹排在第四位,网友排在第五位。父亲被挤出前五位。而日、韩、美三国高中生将母亲当作第二位的“倾诉对象”、父亲都排在第五位。四国青少年的调查充分表明了父亲在家庭教育中的“沉默”与“缺位”,而中国的情况尤甚,这非常值得我们的父母,尤其是“父亲们”思考!

  5. 青涩苹果

    看了,很有共鸣,也是我近几年思考的一个问题,父亲的教育角色很重要,与孩子的长大是成正比,正在寻找个机会专门为男士开个讲座,如何做孩子的榜样,和孩子一起玩,如何哄好妻子等。

  6. 春分沉醉南山枰

    看了你的文章,我的心得:家庭教育中,对孩子施加影响需要两个条件,时间和空间的可能性,施加者自身的素质;由于男性在现在往往承担主外 的职责,所以其回家对孩子施加此种影响的时空因素较为缺乏;而女性,若是文化素质有限,则即便有时空因素够,也难以在素质上保证正确施加此种影响。这是一个二难的问题。比较有一定可行性的办法,让隔代亲属中的男性长者作为男性长者亲属,承担一定教育功能,也许能弥补父亲在家庭教育中缺席的遗憾。
    用鲁迅的 话说,我们今天怎么做父亲,呵呵;想起来,我们生在教育焦虑日益明显,教育压力增大的今天,我们怎样做一个对晚辈有益的男性家长,是特别值得注意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