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不可鹦鹉学舌

1 Comment

有这样一则故事:

在美国莱特兄弟发明飞机的庆功会上,主持人请大莱特先发表演讲。大莱特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有什么好讲的。要不就让小莱特说两句吧。”小莱特站起来:“我也一样”。但是,人们一定要他们讲讲。小莱特见无法推辞,只得讲道:“据我所知,鸟类中会说话的只有鹦鹉,而鹦鹉是飞不高的!”小莱特的“一句话演讲”,赢得一片喝彩。

正是莱特兄弟的发明让人类实现了飞翔的梦想。然而,鹦鹉会说话却飞不高。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当下的教育也是“鹦鹉”大行其道,许许多多的“鹦鹉”把教育搞得热闹非凡,而且许许多多的“鹦鹉”就这样成了名鸟。刚开学的时候有个朋友告诉我,暑假里他在外面接受培训,讲课的都是这个“导”,那个“导”,可是给人的感觉,很多是东拼西凑,东剽西窃。比如毫无顾忌地剽窃张文质的“生命化教育”,要不是自己多少了解一点,还真给吓住了。另一个情况是千篇一律,到哪里都念这一本经。我反问他,“鹦鹉学舌”之说从何而来?要体谅他们的,和尚们念来念去不就那几本经?如果大家都成了得道高僧,沙弥的生活谁来干?

然而,莱特兄弟成功不是靠“学舌”而来的,教育的精彩同样如此!那么,究竟是谁造就了教育的“鹦鹉”呢?我想,无外乎两种情形。

当下有许多人唯“各种理论和模式”是从,所以,只要是理论或模式,不论是否正确,是否适合自己,统统拿来。可是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是要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有人说教育是面向一个个具体的人的工作,所以是世界上最复杂、最具变化特性的工作,岂能生搬硬套一个理论或一种模式就大功告成?也有人迫于“专家”、“学者”的头衔与名声,即便有自己的想法和观点,但总是犹犹豫豫,不敢冒着“特立独行”的“罪名”,唯恐与众人有异,就这样,自我修改向流行看齐,也或者习惯于被修改,终究原创性的东西就丢失了。还有一种情况就是那些制造理论和模式的人。一种理论或一种操作总有他独特的历史条件,所以,那些科学的理论和有效的实践性操作是不会凭空产生的,可是就有人要凭空去制造和创立一些理论与模式,既然是凭空的,那么就要对不同的、具体的已有理论进行整合、“创新”,到头来,总还逃不了“学舌”的本质。

每一个生命都有他的精彩,教师如此,学生如此。所以,教师要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风格、自己的主张。教育,不可鹦鹉学舌!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教育,不可鹦鹉学舌”

  1. dalianshuer

    喜欢这句:教师要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主张。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