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当下的教育,需要的是什么

1 Comment

有这样一个故事故事:

一天, 查理漫步到法兰西剧院附近,远远地就看见了莫里哀的纪念像,他仰头向大师行注目礼,走到跟前的时候,才看见大师脚下有一个乞丐。那是一个典型的欧洲乞丐:金色的头发蓬乱擀毡,胡子拉碴,穿着厚厚的夹克和牛仔裤。时间尚早,乞丐显然也刚到,正在细心地摆他的摊。只见他跪坐在足有双人床那么大的薄毯上,一样一样地放置他的家什:番茄酱、芥末酱、蛋黄酱、醋……还有许多种查理叫不上名字的东西,但看上去多数是调料。他那个认真、细心的样子,就像在搞艺术品展览一样。发现有人在看他,乞丐抬头冲查理友善地一笑,天真亲切,查理大着胆子用英语跟他打了个招呼。他继续一笑,算是回答。于是,查理跟着又问他:“你有那么多东西了,还要什么呢?”乞丐开心地大笑,双手一摊,比划着他的家当说:“我得要到每天的面包呀!”

看罢这个故事,我想,我们的教育,我们这些所谓的教育人,需要的究竟是什么,是调料还是面包?可现实情况是,我们还不如这个乞丐!因为乞丐清清楚楚地明白番茄酱、芥末酱、蛋黄酱、醋等等只是调料,只有面包才是他每天必需的东西,才是对他的生存最重要的东西。然而,这些年来我们这些教育人在做什么呢?我们只是费尽心机地给教育添加各种各样的调料。从表面上看来,这些年来我们的教育似乎添加了很多东西,但这些东西是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或者说是不是我们必需的。其实我们的教育需要的,也许就同这位乞丐一样,要的只是一块面包而已,如果没有面包,我们拥有的其他一切都是多余的。

需要说明的是,适量的调料自然会使面包的口感变得更好一些,也可以增添人的食欲,然而很多奸商背本趋末,在调料里增加了大量的添加剂,作为食客的我们只觉得口感不错,根本就不考虑里面的东西混杂了多少添加剂,更不会考虑这些添加剂对生命会有多大的威胁,譬如我们谁也不会去想,过量色素进入体内容易沉积在胃肠黏膜上,引起食欲下降和消化不良,干扰体内酶代谢。人工合成色素在加工过程中可混入的砷、铅、汞等污染物对人体脏器造成危害,特别是对儿童影响更大。

殊不知,在当下浮躁的社会大背景下,有些教育人为了在恶性竞争中不被淘汰,使用的添加剂已经严重背离教育的本原。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当下教育界风行的模式化、集中办学、超大规模学校等,更为可怕的还有趋时、趋势、趋上之类的调料的推广中亦添加了不少这样性质的添加剂了。面对这纷纷扰扰的教育现状,我们首先应该弄明白的是,我们的教育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只有当我们真正明白教育最需要的是什么的时候,我们的教育才会有方向,才会有希望。

我们的教育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呢?

在我看来,教育的本义就是要使每个人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健康成长,并且要为人的一生创造良好的基础,为其生命成长提供宽松自由的环境。作为教育,最好的方式是熏陶,是浸润,而不是灌输。唯有如此,我们的教育对象才可能有独立的精神世界和自由创造。而要坚守这些,要的就是爱心了,因为唯有爱,才有教育。

其实,这些就是教育的常识,我们的教育需要的就是捍卫这些常识,而不是抛开这些常识去炮制那些勾引人们味觉的调料。遗憾的是这些年来我们总是有那么一批人利用了人们的善良,不择手段地鼓动我们丢掉这些常识,在如何添加调料、在口味上大做文章,其用心是何等的险恶!

尽管调料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但我们需要的绝不仅仅是调料,调料只是调料,绝不是面包,面包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对教育与教育人而言,这面包就是教育的常识。只有当我们尊重了这些常识,守住了这些常识,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我们才无愧于教育人的称号。

教育,到了和滥用添加剂说再见的时候了。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当下的教育,需要的是什么”

  1. dalianshuer

    教育的本义就是要使每个人的天性和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到健康成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