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与企业的区别所在

Leave a comment

严介和先生有这样一组微博:

“一流的企业家:始终把自己的开心建立在团队的痛苦之上”。告诉大家,老板要不断的去锻炼自己的团队,让每个人都觉得很痛苦,甚至去骂他们,看着他痛苦,可心里是开心的,因为员工会得到锻炼,迅速成长,经得起磨难,才方为人物,而老板自己还不能笑,可心里是开心的,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呵呵,偶感觉就是要扒皮啊~~~难怪有老师说偶总是那么开心。呵呵,看到大家在成长,怎么可能不开心呢。

“一流的企业,是让卓越的员工有了职称而又远远的不称职”,在看准员工的人品之后,6分的人才,加以8分的提拔与使用,给予10分的待遇,这样员工会觉得自己不称职,而去努力,不断的奋进;当员工锻炼得差不多称职了,又给他更高的职称,更高的待遇。这样,即是对员工负责,也是对企业负责。厉害,有点钓鱼的味道,不过这样员工才会不断前行。有了许多不断前行的员工,才会有不断前行的团队。

“一流的领导,就应该不断的炒自己的鱿鱼”,为了集团的荣誉,用自己所有的善勇智勤,去培养你的下属,引进比你强的人,让别人替代你,让自己完全被别人替代,自己炒自己的鱿鱼,最后,会因为你已被取代而以德加冕,继续高升,更受重用。这既是对公司负责,也是对下属交代,更是对自己后侍。炒自己鱿鱼,其实就是就是不断反省的过程,有反省,才有改善,才可以走得更远。

以上就是最经典的用人之道。而我,在企业做大做强的同时,能做到厚侍自己的员工,能让团队真正实现脑袋和口袋双丰收,能把自己的企业变成真正一流的商学院(先商而后学),对得住员工的父母,无愧于自己的良心,承担起社会的责任,用实际行动来感恩我们伟大的祖国,这是就是我的义务和责任。要做到这一点还真的不容易,脑袋我们可以让他丰满起来,口袋木有法子呢。也许,这正是学校与企业的区别所在。

我们总是习惯于将企业管理的一套移植到学校管理中来,很少注意到学校与企业的区别所在。团队建设,识人用人,率先垂范,无论学校还是企业应该是相通的,但是做事激励就不一样了。学校更多的是面向人的工作,企业更多的是产品的生产,这当中的区别可是要命的。

它不仅关系到评价方式,更关系到激励方式。比如企业的绩效,完全可以用数字来统计,学校可不能这样啊,做人的工作首先是良心工作,最不好玩的的是,它更多的是看不到数字的,更不可能是立竿见影的,只有凭良心了。可是良心几毛钱,谁也说不清啊。绩效考核,人人总感觉他在学校是最苦最累的,校长才是最轻松滴,呵呵!这不,还没开始考核呢,就有人提要求了:领导对我怎么考虑的?哭笑不得呢!怎么考虑,哪个人可以说了算吗?严先生可以让员工口袋涨的鼓鼓的,我们就没有法子呢,这就是校长不是人做的原因所在了。

专家的可恶就在于不管头三脑四,一股脑照搬企业管理理论同你谈教育,于是就有了“高效”之类的东东出来了,你就晕吧!上面将绩效考核的皮球踢给你了,你还就不好踢给别人,只有等着挨搅合吧。

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常务副会长谈松华先生说:现行的政府对学校的评价缺少体现教育规律的客观标准,实际上是以单一的升学率作为主要标准。这种评价标准和方法把拥有不同生源和条件的学校,以统一标准衡量学校的工作绩效,使占有优质生源的学校始终处于优势地位,而那些生源和办学条件差的学校则不能根据学校实际提高办学绩效。可见,这世道还是有明白人的。但是前不久中国教育学会年会安排大会交流的似乎与谈先生的主张不一致呢,都是类似“人大附中”那样的学校。所以我建议,还是先从中国教育学会做起吧。呵呵~~~

他呼吁,政府对教师及学校绩效应采用更为科学、公平的增值性评价,这种评价方式将学生原有的学术成绩及家庭背景等多个因素考虑在内,提出一个合理增长的模型。它不光关注于学习过程的最后产出,更着重学习过程所带来的增长,凸显了“以人为本”、尊重每一个学生的教育思想。是的,尊重每一个学生的教育,才是真教育,尊重每一所学校的评价,才是真评价。

其实,增值性评价是国际上最为前沿的教育评价方式,其特征是不以学生的考试成绩作为评价学校和教师的唯一标准,引导学校多元发展。简单来说就是看进步,不搞横向比较。比如,一所原来相对薄弱的学校,有了大的进步就该褒奖,而原来条件就比较好的学校,如果原地踏步,甚至退步,即使它依然比那些原来就相对薄弱的学校强,也应该受到批评。

也就是说,评价应该着眼于学生在一定教育过程后的“成长”情况,以变化取代对某一特定方面的关注。这话说起来容易,坐起来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先不说这样的评价远比用分数来评价要复杂得多,光就那些评价者,会理直气壮的批评那些优质学校吗,那些名校、名校长们会承认他们的增值不如末流、三流、二流的学校吗?大家都增值了,他们的成绩不就被淹没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