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从“相倚性联系”看“行为文化建设”

Leave a comment

一直以来,总是有专家质疑我们在“学校行为文化建设”中所做的许多事情,不属于严格意义的“行为文化”,而属于“环境文化”。这样的质疑,其实是因为我们不明白行为主义哲学中所说的“相倚性”联系的缘故,行为主义代表人物斯金纳认为,“行为支撑着一种文化的思想和价值,,同时,它也改造着文化,改变文化同时边个着文化。在广泛意义上讲,文化的发展就是建立在社会或受相倚性联系强化的环境之上的行为发展”,也就是说,我们为改变某一团体和个体,首先必须改变人的行为,而改变行为的方法就是改变起强化着用的相倚性关联——文化或社会环境(《教育的哲学基础》P206)。

同样,这样的质疑,折射的也是我们在教育实践中存在的共性问题:我们在考虑人的行为习惯的时候,往往不习惯将具体的个体的行为放在具体的环境中去考量,当我们遭遇学生的不良行为习惯的时候,我们首先考虑的只是这个个体的人品,却很少去考虑他形成这样的行为习惯的具体处境。

我们总是忘记了,我们的孩子在进入学校之前,早已经成了“规划完善的有机体”了,这种规划,是在父母长辈、兄弟姐妹、邻里之间,以及电视媒体的影响中形成的。所以斯金纳认为,,人们在道德选择上遭遇困难的原因,就是他们所接受的道德规划本身是自相矛盾的,比如家长总是说一套做一套。

也就是说,我们很少明白,一个人的行为习惯总是在他生存的特定的环境的强化下形成的。简单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在欧美的马路上不会毫无顾忌地闯红灯,但一旦在中国大陆呆上一段时间,就是另一种情形了,其原因就是不同的环境给了他不同的强化。
斯金纳在《超越自由与尊严》中有这样一段论述:“如果能够创造出这样一种环境,人在这个环境中能很快地掌握有的效行为,并继续有效地实施这一行为,这无疑将很有价值。构建这样的环境,我们便可以减少迷惑烦乱,便可以创造机会,而这正是知道法或称生长法、发展法的关键所在”,因为“环境具有更深入、更微妙的现实性”。

为了说明这样的问题,他以开车为例“一个人的开车行为,如果他的行为是由汽车的反应来决定,那么一定比只是遵循驾驶指导而开车更为灵活”,以此类推,一所学校的环境的改观自然是会强化师生行为的改变的,在斯金纳看来,依赖事物与依赖别人安排的相倚性联系相比较,”与事物相关的相倚性联系更为准确,且能塑造更更有用的行为”,另一个方面的原因是“依赖事物而不是依赖人这一方法的有点就是可以接受别人的时间和精力,一个孩子必须要等到家长提醒他该上学的时候才去上学,他就是在依赖自己的家长”(同上P226)。

行为主义的一个重要观点就是,“人类的个性、性格、正直等特征都是通过特定的行为方式体现出来的。这些品质不是由每个人个体的内部决定的,而是收环境控制的行为模式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同上P198)。这一点,早期行为主义者巴普洛夫就认为:生物体可以通过其行为改变环境,同时环境的改变在某种程度上又强化了生物的行为。尽管这观点也许存在绝对化的偏颇,但有一点还是值得我们深思的,这就是人与环境是存在相倚性关联的,环境对人的行为方式是存在巨大的影响和强化作用的。

也就是说,我们在学校行为文化建设中,是要充分认识到环境对行为习惯养成的强化作用的。必须认识到,许多时候环境并非只是自然的,而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经验早已证明,美好的环境是会影响和改变人的行为方式的,这种改变的结果就是引发团队氛围的变化,这样的变化中就包含着团队成员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认同,相倚性联系的存在决定了行为文化建设中行为与环境的内在的必然的联系和一体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