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2 Comments

我们总是在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但在我们的实际生活中,我们的行走与这样的认识往往是背道而驰的。实际上我们的许多文化,就如斯普林格所言“已经被置于外人的控制之下”了。于是在今天,我们总是希望学借助于某种权力使校成为传输单一文化的中心,最为典型的恐怕就是时下许多学校追逐的“国学热”了。当初有人问过我,我们让学生背诵的《弟子规》、《三字经》什么的有没有筛选过,如今我也同样问过我的同行们,实际情况就是没有。这就如斯普林格在“民族文化还是世界文化”中所说的,在那些殖民地国家和移民国家一样“征服者竭力强迫弱势的土著文化接受他们的生活方式一样”,会给弱势文化群体(学生)带来一些问题。

我们的学生于是就如那些殖民地国家和移民国家的民众一样面临着两种选择:一方面要终于他们生活的社区与家庭带给他们的文化,一方面又必须适应学校强加给他们的某种强势文化。事实就如波斯纳的主母所言,那些土著人在面对两种文化的选择中,尽管很努力地舍弃了他们原有的文化,获取了白人文化想成为正统的美国人一样,依然面临着种族歧视一样,许多孩子没有完完全全按照我们给他们设计的文化行动的话,他们就成了学校的“坏孩子”。这时候,我们谁也不会用“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理念来看待这些土著人和“坏孩子”的。

这其实就牵扯到斯普林格所说的“权力与文化”的关系了。这就是特定文化中不同社会阶层之间的差异,以及两种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简单一点说两种文化之间的差异,其实就是人们的政治和经济的地位的差异,而在我们学校的教育中,往往忽视了这样的差异,总是通过学校和教师的,更确切的说是行政的权力加大了这种文化差异,这样的差异在超大学校和超大班级则显得更为明显。更为可怕的是,当人们看到那些在“考试工厂”教育框架下的“好学生”获得了学习的“成功”的时候,就认为所谓的优质学校是可以造就更为优秀的人的,于是自己(就家长而言就是自己的孩子)就十分渴望获得那样的“优质教育”资源,置自己的实力和固有素养而不顾,倾其所有(人力的、物力的、财力的)为择校而苦心经营,这恐怕不是可以简单地用从众的群体心理来解释的,其背后折射的就是某种文化层面的东西。另一方面,当自己(自己的孩子)进入了那个圈子,有没有学“好”的境遇一旦出现,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就很容易接受“几不如人”的现实了。

斯普林格还从一个人的举止、口音、服饰和说话方式等方面的差异上给我们分析了这些因素可能带给人们的自卑与自大的情绪。事实也是如此,你不懂类似的官话,你没有类似的官服,你就自然走不进官僚系统。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我们的所谓学校文化建设已经步入了标准化的境地了。

就如上个世纪美国教育家雷蒙德 E.卡拉汉的在他的《教育与效率崇拜——公立学校管理的社会因素研究》一书中所说的,公立学校在以泰罗为代表的“科学管理专家”和“效率专家”以及公众的鼓噪下所兴起的通过包括使用统一“印制的大纲、排座计划、课堂诵记卡、出勤表”以及各种各样的用来衡量和推动学校效率的量表,来评估学校和教师、学生一样,于是就出现了人们“对学校最为严重的控诉之辞就是说它效率低下”的局面。我们当下的基础教育境况可以说已经超过了斯普林格、卡拉汉他们所描述和批判的状况了。令人遗憾的是,我们这些从事教育的校长、老师和研究者们居然抱着人家早已反思并抛弃的东西发扬光大,并朝着极致绞尽脑汁。

有同仁就这样认为,我们的教育就需要建立标准,有标准才可能达成共识,有专家就呼吁,在小学、初中、高中最好还要有“各学科评课标准”、“各学科解题标准”、“各学科教师教学管理标准”、“各学科学生学习管理标准”、“各学科命题标准”、“各学科教师专业标准”六个标准来配套“课程标准”,这些标准还“要定量或半定量,可操作,好执行”。比如要制定“中小学各学科评课标准(十几个)”,让“全国的各学科用统一标准对照评课”。有人甚至用“重庆火锅做了一个行业标准,走向了全国,全世界”的事实来说明标准对于学校教育的重要。因为没有标准,教师凭经验,美其名曰“教学艺术”。有了标准,一切科学化。甚至引经据典说,蔡元培先生早就提出“科学美术”。推而广之,艺术也要科学化。

比较搞怪的的是,另一方面,我们又十分恐惧进入世界文化,因为它与我们的“主流文化”是有冲突的,我们担心的是这些菲主流文化一旦传播开来,它对“主流文化”的冲击可能是不可估量的,甚至会影响和威胁到对主流的政治和主流的经济的控制,进而威胁到利益集团和它的的代表的命运。所以我们总是会喊“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2 Responses to “凌宗伟: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1. 悠然看落花

    纠正错别字:

    “半个”不是“本个”,“每每”不是“妹妹”

  2. 悠然看落花

    事实上校长失去了判断是很可怕的,现在的所谓国学热。一是利益集团的推动,二是做这事儿的校长的一种功利性的追求,其实你仔细看看,凡是创建所谓国学特色的校长基本都是本个文盲,自己那点国学功底浅薄得可怜,怎么可能指导学校形成国学特色呢?妹妹有校长给我说国学的时候我就笑,心想,别侮辱国学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