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们需要怎样的“脑中之轮”

Leave a comment

读完斯普林格的《脑中之轮——教育哲学导论》,我们就会发现作者是主张基于人权的教育的,他所谈及得“人权教育”的概念是建立在联合国1948年发表的《国际人权宣言》的基础上的,同时作者对这个《国际人权宣言》的一些条款,用了不少文字谈了他的意见。

作者认为《国际人权宣言》的30个条款应该是人权教育的基础。“人权教育将教导学生们他们有权利和义务保护课堂上、课本中、社会上和政治生活中的思想和言论自由”,也就是说只有人权教育才有可能实现人的思想和言论的自由,因而作者主张要在我们的头脑中安装另一个“脑中之轮”,这就是基于人权的教育的轮子,以消除和抵抗专制教育安装在人们“大脑中的轮子”。他认为人权教育“会告诉学生,他们有权利和义务去维护教师中的非压制原则”,同时,作为“老师也要接受同样的人权教育”,只有这样平等的、民主的教育才有可能成为现实。

在斯普林格看来,所谓人权,最要紧的就是“要求权”,因为“要求赋予社会和政府一项义务,要求它们保证人们拥有实施权利的能力”,换句话来说就是尊重人民要求的政府和社会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人民提供服务和保障,而不是致力于控制和压抑人的权利和要求的。就个体而言,要求权就不只是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要求,更应该是在尊重他者的自由与要求的前提下,维护自己的自由和要求的。也就是说,我们更应该有保护他人的自由和要求的义务。当我们明白了这一点的时候,也许我们会少一些话语霸权,更不会动辄骂街式的与人争辩,还大谈什么理越辩越明之类的看起来很正确的观点了。这也许就是为什么斯普林格认为“人权和道德”应该成为“大脑中的轮子”的缘故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