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与课堂应像小村庄

Leave a comment

古得莱得在《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中有这样一段话“有一个重要的方面是清楚的,我们不能用相对简单的输入——输出的工厂模式来理解或准确地描述学校和课堂,最好把它理解为小村庄,在这里个体的人们每天有一部分时间在一个被约束的和有约束性的环境中相互联络。即使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众人已离校,但许多约束因素仍历历在目。例如,那个已成为这个约束性空间一部分的东西和家具的摆设。每天早上到校时,学生都要默默地接受某种约束,并按照这些约束的要求保持被动的状态。至少在小学,学生们大量的时间是在等待教师分发材料或告诉他们要做些什么。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描述:在下午放学的时候,孩子们无拘无束地冲出校园”(P114)。

如何理解这样的文字?

“不能用相对简单的输入——输出的工厂模式来理解或准确地描述学校和课堂”,我以为意在告诉我们教育教学,不仅不能是简单的输入与输出类似流水作业那样的情形,产品一旦输出了,貌似就与厂家再也没有多大关系了,有人也许会问,产品销售不是还有“三包”规定吗?是的,问题是那只是规定,实际情况又有多少“三包”了呢。扯远了,呵呵。看看下面的话就有意思了:“即使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众人已离校,但许多约束因素仍历历在目”,“学生们大量的时间是在等待教师分发材料或告诉他们要做些什么”。

不仅如此,我们还控制了各种目标的制定、教室空间的使用,时间和教材的安排,教学内容、课题技能的选择,以及学生分组教学。当然“在某种程度上讲,教师也是身在笼中,带着社会对课堂行为的种种期望。社会希望教师管好他们的课堂”(P117),社会对学校的压力,就这样通过学校和教师转嫁到学生身上了。学生往往都是处在被动的一方,因为学生们习惯了学校和课堂对他们的种种约束,“学生们认为教师控制着课堂,而自己在做着教师告诉或期望他们做的事情”(P111)。因为“他们被现有的课堂理念驯服了,尤其是接受教师的权威的理念”,“学生变得越来越顺从,不认为他们应该为自己的教育负担起日益增多的独立决策的责任”(P117)。

“最好把它理解为小村庄,在这里个体的人们每天有一部分时间在一个被约束的和有约束性的环境中相互联络”。说的是作为学校与课堂,固然要有一定时间的约束(小村庄自然也有她的村规民约)。但同时还要有自由自在的相互联络与交流在——放学的时候,无拘无束地冲出校园。小村庄是自然淳朴的:蓝天、白云、流水、绿树、鸡鸭牛羊、袅袅催烟;有喧闹,也有寂静,有朝霞,也有落日……,加上她的主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也就是说“有些学习是需要学生的参与和合作的,不应该由教师控制和支配,在这种学习中,如果只用教师主导教学的方法就会产生负面影响”(104)。

这就是说,学校教育、课堂教学不应当是一成不变的,更不可能是按照铁定的流程进行的。最好的状态就当如小村庄那样:既有村规民约的约束,又有无拘无束的自然生活与交往。学校应当为学生创造类似小村庄的恬淡、闲适、自由,当然也要有约束。也就是说,所谓的规范与纪律是需要的,但拘泥规范与纪律的学校与课堂是不利于人师生的生活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