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是一种唤醒

Leave a comment

记得08年我刚到二甲中学任职不久,提出了这样一个主张:教育有时就是一种提醒。许锡良为此专门写了一篇文字,说这是一个“很深刻的教育哲理”。当时我关注的只是他对“教育有时候就是一种提醒”的解读:“人的一生,其生命内在的规律与生命的密码已经蕴藏了许多东西,这些东西都是生命中与生俱来的,我们的教育并不是全能的,无论学校还是教师都不能够代替学生的成长。但是,我们却可以创设条件帮助他们成长。人在成长过程中,有时需要的仅仅是一个提醒”。根本没意识什么哲学不哲学。

这些年读《教育的价值》等教育哲学著作时,总会看到“教育是一种唤醒”,譬如奥古斯丁就有这样的表述“我认为有一种‘教’是通过唤醒来进行的,这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方式”(P162),这才意识到许锡良当初绝不是恭维我这个主张,他的阐述是有哲学理论背景的,而我提出“教育有时候就是一种提醒”的背景只是我身处的学校教育实际,尤其是作为管理者,每每面对一些工作要求做不到位的时候难免纠结,但总不能因为下属工作不到位就光火啊,因为许多工作是要他们去做的,再说观念的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光火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说不定还将自己推到师生的对立面上去了。但事情总要做下去啊,身为管理者就只有在提醒上下功夫了。

唤醒就不一样了,费尔南多 • 撒瓦特尔在《教育的价值 • 不是结尾的结尾》中指出:良好的教育最显著的影响就是“唤醒教育教育者的内心,想要接受更多的教育、领悟更多的新知、体会更多的经验”。因为“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并不是什么都知道”(P146),但只要愿意学习更多的东西,就不会被伪教育与假教育所迷惑,作为管理者必须在管理实践中引领作为教育者们明白,我们当初“在中学和大学里接受的教育,并不真正一直都被激情和热情所点燃,而只是被小的染色所掩饰和装饰”(同上),也就是说,作为教育者我们仍然需要不断唤醒自己内心深处的的原有的善良与激情(更多的恐怕还有作为教育者对教育应有的基本认识和追求),这唤醒更多的还不是来自外界的,而是要发自内心的,或者说是一种自在自为的运动力,亦或是所谓的“文化自觉”。也就是说,教育要基于教师本位,让教育首先成为教师生命自觉和能量增长的过程。我觉得教育者的自我唤醒意识,不仅来自自己的教育实践,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应该来自个人的阅读、记录与思考。这当中阅读还应当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

站在学生立场上来讲,用涂尔干的话来说,“教育不过是一种手段,社会借用这一手段,让孩子们获得日后在社会上生存的基本条件”,“是年长一代对还没有为生活做好准备的一代所施加的影响——采取一种行为,意在孩子们身上唤起及培养一定数量的身体、智识和道德状态,这些状态既是政治社会所要求的,也是其日后注定所要置身其中的特定环境所要求的”(P184)。教育者对被教育者的唤醒,与教育者的自我唤醒的根本区别在于它是外在的,所以我们在具体的教育实践中最要紧的是我们所讲的道理必须是浅显易懂的,是孩子们所处的年龄阶段的思维所能理解的,而不是远离孩子们的认知的。这让我想到昨天一位城区最好的小学的学生家长同我谈及的意见好玩的事情,在这个期末考试前,她上小学二年级的孩子他的老师要他们每一位小朋友为自己的期末考试设定的目标。我当时下意识的问了一下这位母亲,你说你的孩子这个年龄理解什么是“目标”吗?细想想我们的教育,有多少时候是基于孩子的年龄、心智、性情、喜好的呢?恐怕我们的道德教育在这方面是最典型不过的了——小学生谈爱国,到大学才谈爱生命,这鬼怪式的教育梯度是多么的不可思议,然而我们还津津乐道。

同时,我们还要意识到,出于“教”的唤醒的形式绝不只是言语的,还应该有更为丰富的多样化的手段,譬如游戏、譬如社团活动,譬如社会实践等等。最终的目标恐怕还是要着眼与孩子的自我唤醒与觉醒上,可见唤醒是一个不断反复的过程,觉醒就更不要说了。所以,教育是要有耐心和恒心的。

费尔南多 • 撒瓦特尔引用田蒙谈及好教师需要具备的条件时说“要根据孩子智力的实际发展情况,教给他独立欣赏,让他自己去识别和选择事物,有时候带领他前行,有时则放手让他自己去摸索”(P167),也就是说,教育的方式是有考究的,是要多种多样的,方法不当是会出问题的,正如洛克所说,“教育上的错误是无法挽回的,就像配错药一样,一旦第一次错了,很难得到弥补,他将会在人生的每一步度打上深刻的烙印”(P172)。

可见作为唤醒的教育,对教育者的要求之高就在于教育者不仅要有自我唤醒的意识,更要有唤醒他人的意识、技能和艺术。教育者重要的素养之一就是要在教育中获得唤醒自己与他人的能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