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本真”与“另类”

3 Comments

昨天原本要去省教研室参加一个会议,没想到接到一个通知要到城里参加一个座谈会,通知说不得请假。于是只好向省教研室朱茫茫老师请假,不过南京不去也有不去的好处。

临走的时候往包里塞了昨天刚到的《收获幸福的教育》,以便开会的时候开小差。夫人吩咐,不要看书,不要瞎说。我说,放心好了,绝不瞎说。到了城里指定地点,领导交代了座谈会要求:谈每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和建议。轮到我的时候怎么谈呢?如实谈吧。

我这个人对任何事情的态度是不企求,不拒绝。

我做教师的时候,是领导不喜欢的教师;做校长的时候,又是人们不喜欢的校长。如今退下来了,会不会受欢迎呢?很难说。

我以为每个人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都不要忘记自己的重要他人,作为教师和校长也应努力成为别人的重要他人。前天领导向我要文字的时候,我向领导报告,我正在码我的一位重要他人我的师傅对我的影响,于是从中截取了400字,发给了领导。全文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到我的网站上去看。在座的有许多也是我的重要他人。我这些年来主要经历就是努力让自己成为自己团队和学生的重要他人,我不能说我做到了,但是我确确实实努力了。

我以为做老师的,做校长的,还是要从自己的职业要求出发,记住钱理群先生的“想大问题,做小事情”这八个字。我们要想的就是教育究竟是什么,我们能够做什么。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这就是在许多潮流和时髦面前看到它可能存在的危机。比如前些年“高效课堂”出笼的时候,我就开始批判,几年来读了30多本教育理论著作,当然,大多是翻译过来的。写了许多批判“高效课堂”的文字,其中一篇《模式化的教育:新的压迫与侵犯》许多刊物的编辑都说好,可就是不适合他们的刊物,最近在上海参加一个活动,遇到了《上海教育研究》的执行主编,谈了谈到了“XX导学单”,谈到“高效课堂”,谈到了刚才与某校长有交往的美国教育专家的感慨:真的不可思议,一个教育局,一个局长居然可以要求所有的教师用同一种方式上课。我说,我有一篇文字,不知道他看得上看不上,他说发给他看看,于是几个来回,终于敲定,今年刊发。我最近读《积极心理学》,读《收获幸福的教育》感慨良多。今天在这里就翻阅她,感到这所开明学校所做的教育才是本真的教育,遗憾的是出版社在《收获幸福的教育》封面上的推荐语有问题“回归教育的本真,展现另类教育的魅力”,既然是回归本真的教育,怎么是另类的呢?我们现在干的才是另类的教育啊!

我的建议是,教师队伍建设,要从引领教育读书开始。阅读理解教育,这些年我们团队的团队就是在阅读中走过来的。学校作为叫人读书的地方,教书的人不读书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南通教育如何走出高地,恐怕不能躺在高质量上,再说高质量,绝不只是考试的质量。

最后我要分享的是这次到云南支教的感慨,我们理当珍惜我们现在的环境与生活,努力做好我们本当做的事情,绝不是唱高调,想想那些教师,想想那些孩子,我真的相当满足了。

 



3 Responses to “凌宗伟:“本真”与“另类””

  1. 今天第二

    努力为自己找到人生中的重要他人,同时,也试着成为别人的重要他人,成为更多人的重要他人。

  2. 挥挥衣袖

    本真的教育,才是真教育!

  3. 春分沉醉南山枰

    因为热爱,所以永不厌倦;钱教授的八个字,对我们非常重要;人人如此想,则我们的教育就有希望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