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强:揭开培训大师的神秘面纱:信口开河,身份虚假,年入数亿

Leave a comment
按:长了点,耐点心读一读,有些意思。

他们找到了最好的顾客,那些有钱但口味并不挑剔的中小企业主。就像张悟本、马悦凌找到了那些急于治疗的病人。

他们被叫作“培训大师”,前面冠以“国学”、“易经”、“宗教智慧”等在这个国家容易引起敬意的修饰语。他们大都履历不详,横空出世,可以在成千上万人面前滔滔不绝地演讲并赢得观众赞叹。

他们喜欢谈论科学。他们不讨厌汽车、电脑、互联网、手机、现代医疗设备等西方科学技术带来的种种便利,同时认为中国人的阴阳五行易经八卦“更科学”。但他们通常对此并不做科学的论证。

他们喜欢谈论国学。显然,他们改变了这一学科的研究范围。在这个旧学传统断裂多年的国家,他们掌握的“国学”并不比一个评书艺人更多,但他们很轻易地做到了让人们相信,国学是旧籍中的一些格言玄语和子虚乌有的故事传说。

他们喜欢谈论企业管理。他们并不研究和创造管理理论。他们擅长用已有案例证明来自“易经”、“老子”乃至宗教的模糊万能的教训。他们守株待兔,不可战胜。

他们喜欢慑人的头衔并愿意编造和使用它们。

他们喜欢钱。他们收取高昂的费用。一个被称作“秒哥”的“培训大师”刘一秒,其“高端课程”收费每人30万元。

中小企业主们喜欢他们。 

各地政府机构喜欢他们。

立志创业的年轻人喜欢他们。 

多年来,他们成为各大年会、论坛、各地政府机构的座上宾,在中国各地“培训”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主、企业管理者。

很遗憾,我们不太喜欢他们。我们认为他们与下述人士并无不同。

叱咤风云近20年的气功大师、具有特异功能者。 

10年来培养出无数舍生忘死的推销员、传销团伙的成功学教练。

不久前刚沦落为平民的养生大师张悟本、李一、马悦凌

他们的法术从小魔术、廉价的励志童话、一些植物(绿豆和茄子)以及某种动物(活泥鳅)换成了一本《易经》、半部《论语》、几段《老子》、数句佛经。

我们不反对听说过甩手疗法、打鸡血、红茶菌以及那些举国沸腾的政治运动、《新闻联播》的人继续联想。

我们应该感到羞愧。堂而皇之在各种“高端”场合信口开河的“大师”远非高明,但他们能够不断卷土重来,公然藐视大众的智力。他们何以敢?

他们竟然敢。因为我们的辨识能力一贯低下。“即使有提高,也不是很大。”一直坚持打击学术造假的方舟子博士说。“我们没有科学传统或者说理性素养,所以迷信大师、高人。相当一部分中国人已经陷入其中,不管(陷入的)形式是什么。”

这不是一个新鲜的说法,但是事实。这个民族长期以来被教育得渴望被引领,被告知答案,他们满腔热血,他们头脑空空。百年间,数次精神启蒙均被迫中断,他们像受了天谴一般在原地徘徊,“大师”们只需稍微变换一下道具即可让他们再次甘之如饴。

当然,“大师”们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些被社会信任的人物和机构或有意(因其利益)或无意(因其颟顸)在为“大师”提供背书:

“神医”胡万林及众多“气功大师”的后面有作家柯云路李一的后面有各大媒体及中央电视台编导樊馨蔓(早年她也曾撰长文“发现”胡万林。把马云放在李一后面或许不公正,但这位影响极广且被视为智商极高的企业家在被报道与李一的密切接触后并未做出适当的反应),张悟本的后面是电视台和书商。

“培训大师”们有更好的合作者。他们出现在与包括清华(曾与“气功大师”严新合作“实验”)、北大(其教授汤一介曾为李一的国学院授匾)在内的著名高校合办的“总裁班”、“高级研修班”的课堂上,从此自封为“客座教授”、“特聘教授”,而这些高校对此不闻不问。“大师”们受到各地政府机构、党校(不排除其租用党校场地的可能,效果相同)的邀请,更如虎添翼,后者的作用,一如当年为“气功大师”题字并与其合影的“老干部”。 

大师们喜欢谈论科学,但通常并不做科学的论证。

大师们的顾客是最好的顾客——那些有钱但口味并不挑剔的中小企业主。

背书提供者总能轻易获得原谅。这个奇妙的民族,幻想长生,更善于遗忘。谁还记得如今改写“婚姻、情感”的作家柯云路曾借“神医”、“人体科学”大赚其钱呢?谁还记得钱学森曾“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呢?李一被揭露后,曾与李一在凤凰卫视“论道”的窦文涛、梁文道没有道歉,只有极力自辩。为李一写出《世上是不是有神仙》的樊馨蔓说:“即便所有针对于他(李一)的污蔑是真的,但是我不相信怎么了?”

她确实没有被“怎么”。即便是“大师”本人,也鲜有遭到彻底追究者。“气功大师”们携带钱财作鸟兽散,张悟本、李一均不了了之。2008年因涉嫌“精神传销”被取缔的“汇才人力技术有限公司”又于2010年更名“汇才国际”而重生,公司简介中并不讳言历史,且称“青出于蓝”,其网站首页高挂“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CETTIC核准”字样。

“我非常愤怒的是当局不管。”把“国学应用大师”翟鸿燊称作“文化的三聚氰胺”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说。“翟的‘教授’什么的全是假的,完全是诈骗。张悟本不外乎是搞不下去了,不义之财发就发了,中介公司,那些包装炒作他的托儿,毫无法律责任。”

追究“大师”们的法律责任可能比较困难,让“大师”们“修身养性”大概也是与虎谋皮。那么,我们赞同方舟子博士的态度:“我本来就不想去改变他们,我想改变的是观众。

“翟教授”

只是在最近,翟鸿燊高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DVD才在首都机场停止了播放。 

2010年某次演讲中,翟仿佛随意地提道:“我那个碟在机场,他们告诉我连续六年是销售排行榜冠军。”

中智信达国际科技有限公司是翟的“碟”的出版商之一。这是一家以组织培训及制作相关音像书籍制品为主的公司。这家公司代理过余世维、曾仕强等“大师”的音像制品,曾邀请李一为企业家培训并制作《李一养生智慧》光碟。中智信达副董事长谭志文坚持说,翟鸿燊是2008年与该公司签约后才“火”起来的,“火了3年了。”而且,他认为,在机场播放DVD是中智信达首创的。

无论如何,翟的《大智慧》DVD销售成绩非凡,至今卖了“10万套”。“这是一个纪录,”谭志文说,“经管类单套产品没有超过它的。一般老师一年卖三五千盒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谭表示,“稍微有名的老师,身家都是上千万。一般老师一年百八十万收入是正常的。”他称中智信达在培训音像市场所占份额为60-70%。

“老师都是各领风骚二三年,”谭说,“歌星(就凭)一首歌,火就火了,老师讲课内容的积累也一样,最精华的也就是那些东西,如果想更新,只是在这个基础上略微调整,主体结构是不变的。”因此,中智信达与讲师所签现场讲课的合同一般是1到3年。 

翟的周期还没有过去。翟仍然受到各地政府机构(如宣传部)、党校、培训机构的邀请,日程排得很紧。

在各种场合,翟被介绍为“国学应用大师,我国当代传统文化的倡导者和传播者,经济与文化学者,中国国际人才工程学院院长,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美国国家大学客座教授”。 

4月30日,翟在昆明讲课遇到了麻烦。一位网名“左丘失明”的当地年轻人和他的朋友们在开场前来到现场,散发传单。传单写道:“此人的所谓头衔,皆欺世盗名,来历可疑!此人的所谓理论,皆硬伤遍体,生搬硬套!此人的所谓价值,皆厚黑无耻,败坏人格!此人的所谓成功,皆手法邪恶,行事极端!这样的江湖传销骗子翟鸿燊,您想跟他学什么呢?”

传单并附有“怎样识别江湖骗子”,摘录如下:

“1、对所谓的牛人、大师,头衔一定要仔细考证。2、自己履历都说不清楚的,面对质疑用什么“清者自清”拒绝回应的,千万要小心。3、介绍一个常识,美国的学校可以随便注册,什么野鸡大学都可以发文凭,非常简单。唐骏的西太平洋大学就是一个典型,翟鸿燊的美国国家大学,也是这样一个野鸡大学。4、凡是只会自说自话拒绝辩论的人,总是说正确的废话的,千万要小心。” 

同时,左丘失明与主办方人员进行了对话,并将该视频上传网络。左丘失明要求主办方核实翟的身份。在无法脱身且阻止对方摄像未果的情况下,主办方人员问:“你今天是要玩儿黑社会还是要……意思是你今天不给我面子了……意思是这趟浑水你必须要趟了?”“你对黑社会的定义太可怕了,”左丘失明回答,“如果这是黑社会,那些记者还干不干?”

在以“翟鸿燊”命名的百度贴吧里,翟的拥护者们使用的语言要比“主办方”粗俗恶劣得多。 

“没有见到翟本人,”左丘失明对《创业家》说。“不可能见到的。”

在左丘失明之前,2010年8月,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已经写文章批驳翟的头衔和演讲内容(见赵士林博客“文化打假系列之三:‘国学应用大师’翟鸿燊”),但影响未著。赵是李泽厚指导的第一个博士生,也在为企业家们讲授国学。更早,2009年3月,《中国文化报》在《且看又一位“国学大师”的表演》报道中核实了翟的头衔全部虚假及美国国家大学(即内申大学)的非正式性质。

网络上流传着关于翟的另一个介绍,同样来源不明:原名翟小德,翟敬华。吉林人……1997年曾因参加传销被警方追捕逃到北京 ,故改名翟鸿燊。第三种说法是,翟原名周鸿林。

《创业家》记者请翟“讲讲经历”,翟在电话中回答:“说什么过去,没意义。”他对我们称其为“翟教授”未表异议。

翟曾在课堂及演讲中多次提到自己“在部队长大”,并从小会背《论语》等典籍。在《大智慧》中,翟自称从小在长春长大,在长春人民公园里,“我就看见有一个老者经常出现在那儿,这个人头发花白,一看他的举止言行跟常人就不一样,我一看,这肯定是个什么人?高人。另外他打太极拳打得才漂亮呢,他看的书都是竖着写的。我就想接近他。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那天下雨,他走得非常急,打完拳把挂在树权上的手表就落在那儿了。我就爬到树上把表拿下来。第二天早晨他来的时候,我说老爷爷,你的手表还给你。那个时候我还没上小学。没想到他蹲下之后就跟我聊天,还摸摸我的头,跟我聊了一会儿。他说你这个孩子慧根很好,我想收你为徒……儒释道文化的经典我那时候只是会背,遇到他之后他才把这些东西给我贯穿起来。然后他不但引导你去追求出世的真理,还不断给你讲入世的方法。那时候还没有什么marketing啊什么营销啊这些概念,他就告诉我赚钱的方法,告诉我货币是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用来交换怎么回事儿……我在小学五年级最后一个学期,我记得我领一帮小兄弟,一个假期我们赚完钱,我们几个人一分,一个人能分三千多块钱,那时候我父亲已经当军党委办公室主任了,他一个月工资才72块钱。所以说我上初中的时候就是万元户了……

只要有土壤,机场里的“大师”不会消失。

翟所述经历符合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某类故事原型,众多“大师”也都曾有“遭遇异人”的经历,但是翟的勇气和听众的虔诚仍然值得称赞。很难相信,我们已经进入了21世纪。

“英雄不问出处嘛。”谭志文表示不清楚翟的履历。“任何一个人在成名之前,做的事情都肯定会有些不好的东西嘛,成名后,别人就把它无限度放大了。”问及翟的头衔,谭说:“(翟)确实是在北大、清华总裁班讲过课。客座教授,看你怎么理解嘛,本身名字就是虚的嘛。人家学校方面都没追究我们,作为其他人追究干嘛呢?只要他讲的课对你有用就行了,管他什么头衔呢?人为什么容易有烦恼,就是没事找事干。老是把注意力放在这方面。就像有个老师举个例子,有人不好好读书的内容,专门挑书里的错别字。不要管什么真与假,你就是知道它是真的假的,你又能得到什么?”谈到《李一养生智慧》,谭表示:“不谈这个。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提呢?”

谭所说的“有个老师”应该就是翟鸿燊。翟曾以此批评那些挑人毛病的人。类似地,翟经常演说的段落之一是:“毛泽东说,三天不学习撵不上刘少奇。所以我说不要看人家的过去评价一个人。我经常听一个人说,那个人我认识他,曾经几年前……你都多长时间没见到人家了?二十一天前你跟释迦摩尼一起托过钵,二十一天之后,人家菩提树下觉悟了,你再见着人,你说咱俩要饭的时候让狗给撵出来了,你跟人家说那些有意思吗?另外请你注意,一段时间不见一个人,一定要重新认识一个人。真的,就连武打小说里都有这样的场面,掉到哪个沟里了,或者进哪个洞里了,三天不见,出来西门吹雪、孤独求败,你知道这三天人家干什么了?”

除了将“独孤”说成“孤独”,翟的问题是混淆了“评价一个人的过去”与“以过去评价一个人”。我们对这个“军党委办公室主任”的儿子的过去充满好奇。

散发传单之后,左丘失明在网络上发帖批驳那些认为批评需要“资格”者及国人对欺骗过高的容忍度。之后他写道:“……缺乏逻辑和常识。慕容雪村的那本卧底传销的书取名为《中国缺少一味药》,那就是常识。我悲哀地看到,我们身边的人实在太缺乏常识了。比如我们这次行动的报道中有这么一段话:‘采访中,记者问观众们是否怀疑过翟鸿燊的头衔,大部分观众的观点是:只要有能力,学历不重要。’对唐骏的质疑中,我也看到大量的支持者这么表述,学历不重要。是的,学历确实不重要。你见过我去质疑罗永浩没学历吗?见过我去质疑韩寒没学历吗?恰恰相反,是唐骏、翟鸿燊这样的人认为学历重要。否则,他为何要伪造学历呢?这么显而易见的逻辑错误,却不断地看到糊涂虫们使用,非常让人悲哀。 

“……我看到接到传单的那一张张麻木的脸,我看到报道里边那些觉得欺骗不重要,事实不重要,逻辑则完全没有的听众,我觉得恐惧。我们的社会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受到这么多年教育的毒害,其实很多人已经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已经缺少基本的辨别是非的能力。但我们依然应该坚持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们也要努力去改变我们身边的人。”

“国学应用大师”

“国学”特与“西学”对举,其典籍包括经史子集四部,按照现代分类法,涵哲学、宗教、历史、地理、军事、农业、医学、数学、文学、艺术、语言文字学等学科。收书远不完备的《四库全书》,收录清朝中期以前书籍3400多种,存目近7000种(其中子部“释家类”不收佛教经、律、论,日人所编《大正新修大藏经》收录佛教典籍3000多种)。翟鸿燊自称“国学应用大师”,“儒释道贯通”,但就其频繁背诵的语句看,限于《老子》、《论语》、《大学》、《心经》(以引用频率排序)的固定段落(这些经典的总字数不超过3万字)。

我们通常不把仅仅熟悉甚至精通国学典籍的人称作国学大师,就像我们不会把数学教师称为数学家。就翟鸿燊常用的国学“段落”的数量看,离“熟悉国学典籍”还异常遥远,所以,我们也不能同意把他称作“国学教师”。

而且,翟对这些仅有“段落”的理解也存在很大问题(虽然他几乎从不解释自己背诵的“段落”的意思)。比如,他背诵《老子》的“夫佳兵者,不祥之器”说明“中国人最关爱和平”。“佳”,王念孙(与卢文弨同为乾嘉朴学大师)认为当作“隹”,即古“唯”字,卢文弨认为“之器”当删,总之,翟的读法不通。很显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翟非常喜欢背诵《论语》中的“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他说这句话在《论语》中两次出现,“第二次,在河边那次指的就不仅仅是男女之色了。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子曰: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它包括一切物质,就是《心经》里边讲的‘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包括一切物质,当然包括功名利禄了……小时候我就会背《论语》,大了之后,再一看我就很震撼。孔子在那个时代,就提出了一个命题,不但要创造物质财富,还要创造精神财富。不但要追求物质文明,还要追求精神文明。”其实,《论语》编纂出于众手,其章节重复处所在多有。翟所以今天还能看到,大概是“圣人”(这是翟喜用的词汇)之书无人敢删的缘故。“吾未见好德如好一切物质者也”,于逻辑不合,翟犯了他常厉色申斥的“侮圣人之言”之过。至于孔子之“色”何以能成为近千年之后的汉译佛典之“色”、又何以与现代的“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发生关系,只有问“翟大师”本人了。

翟屡称“从小会背论语”,但是却将“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每每背作“中人以上可以上语,中人以下不可上语”。至于“语”当读去声、“以上以下”究竟何指,此处不作苛求。

翟解释易经中的“与时消息”说:“可能你们都听说过一件事:一个农民工买了个彩票,一下中了五百万,最后打水漂了。为什么呢?错过了领奖的时间,没有做到与时消息。”他把“消息”当成了“音信”。

再如,翟还喜欢谈论中医。他向听众介绍膻中穴说:“膻(音山)中穴,有人读膻(音坛)中穴,也对。”翟不知道,在这个重要的穴位中,他的两个发音都不对,正确的读音只有一个:膻,音旦。

翟经常背诵的还有《鬼谷子》第一篇中的数句。他介绍鬼谷子说:“鬼谷子有几个学生各位应该知道吧,很有名的,一个叫孙膑,一个叫庞涓,一个叫苏秦,一个叫张仪。”《鬼谷子》是否伪书还有争论,鬼谷子其人也有待考证,暂且不谈。说苏秦、张仪为鬼谷弟子尚有《史记》中的只言片语为证,而将孙膑与庞涓归为鬼谷门下则可谓厚诬古人,这一说法只是出自《孙庞斗志演义》之类的小说。

我们几乎观看了翟在网上的所有视频(内容实际大同小异),与“国学”有关的错误之多指不胜屈。有自称翟的学员者拍摄了翟的《论语》读本,“大师”使用的居然是汉语拼音注音版。 

字斟句酌讨论翟的“国学”有点儿滑稽,因为其与国学显然本非一个系统。

于是,翟的拥护者们在贴吧里称,翟是“国学应用大师”而不是“国学大师”。

“国学”已然如此,翟是如何“应用”它的呢?

翟的演说一直未脱离《大智慧》的模板:名言加故事(在《大智慧》中,“故事”主要来源于一部名为《亮剑》的电视连续剧)。由于场次繁多而翟掌握的名言故事有限,其演说内容大多雷同。诚如谭志文所说:“(老师)最精华的也就是那些东西,如果想更新,只是在这个基础上略微调整,主体结构是不变的。”而翟显然没有再“掉到哪个沟里或者进哪个洞里”。

翟背诵的名言不外忠孝节义、修身参道一类,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中国文化”。修身向善的陈词滥调无论怎么讲都符合大多数人的道德原则(且不论这个话题的智力成分),问题在于翟的“应用”。其所述故事通常荒诞不经,“圣人之言”经过翟的发挥往往令人瞠目。略举数例如下(如前述,大多在不同场合重复)。

翟讲“用人”:“西方人很崇拜乾隆的用人,说乾隆是个好领导,非常会用人。但是乾隆皇帝有一句话,你们在座的董事长想不想知道?想,一起跟我说:不聋不瞎,不配当家。有的人容不下事儿,像和珅那样的人,皇帝发现这个人的价值是不可替代的,皇帝不好说的话他给说了,皇帝不好办的事他给办了,皇帝的心态他理解得非常好……我到山东讲课,一个老总讲一个故事,说某市长和一个局长带着他的秘书坐电梯,结果那个市长有可能憋不住了出了个动静,他就看着旁边那个秘书,然后那个局长也看那个秘书,这个秘书马上就辩解:‘不是我放的’,然后他就看了看市长,意思声音从那边传过来的。回去他就被调走了。人家跟他谈话,调走他的原因很简单:你连屁大点儿事都承担不了,还能在领导跟前工作?” 

翟的拥护者们在贴吧里称,翟是“国学应用大师”而不是“国学大师”。 

翟自称曾与被学者李辉质疑的另一“国学大师”文怀沙同台演讲。翟为文怀沙“伪造年龄、无才且好色”辩护,首先举出“连战到北京向文怀沙求字”这一完全出自文本人自述的故事说明文有才华,然后说:“我说(文)年轻时候好色,学不学是你的事儿了,但是到了98岁还能好色,那可够你学的了。我说你到那个岁数啥也不是了。再说你这种心态,能活那么大岁数吗?” 

无所不在的庸俗气息与那些铿锵有力背诵的格言构成了翟的特色。今年5月,在深圳的一次演讲中,翟在讲完“文怀沙”后说:“今天有的人就以揭别人伤疤为乐,谁成企业家了就研究人家过去做过什么,研究那玩意儿有啥用……我提醒各位,你不要老去埋仇恨的因,你埋仇恨的因将来一定结仇恨的果。你整谁都不会白整。这是个常识,佛教叫报应,道家叫反应,善恶之报如影随形,祸福无门惟人自召,报的快的叫现世报,报的慢的叫来世报,你逃不掉的。你埋下仇恨的因一定结仇恨的果,整谁也不会白整。” 

“中国文化”熏陶出的“大师”的话令人不寒而栗,给我们是否要写这篇文章造成了困扰。不过,看到动辄言佛的“大师”竟不惮谤佛,我们也就释然了:“有人问我吃肉跟修佛有关系吗?没关系。佛讲的是明心见性,跟吃不吃肉喝不喝酒没有绝对的关系。其实你吃黄瓜,黄瓜也有生命。有的时候,那个猪长到一定程度,你确实要早点杀掉它,因为你早杀掉它,它早托生,它愿意当猪吗?……杀生也是为了放生,杀日本鬼子,就是给中国人放生,有的时候吃点动物,就是给植物放生。”

能给植物放生的翟经常使用的论“好色”的段子还有:“我觉得好色没什么错,经文里说得好:好德如好色,你追求德行如好色那样不就平衡了吗?”“有个老总”请翟“写幅字”:“他说写‘好德如好色’。我说你怎么理解这句话?他说我上夜总会玩俩小时,回来读《道德经》读仨小时。我说这不是圣人的本意,但你能做到这样也是进步。跟你旁边的人说一句话:我知道你好色,但你要好德如好色。”观众如其所命。

与南怀瑾、曾仕强等“大师”一样(事实上这二位也是翟的主要理论来源),“应用大师”也经常说“中国文化最好”:“我研究西方文化(有时是‘哲学’)多年,可是最后发现最好的文化在中国。”翟百举不厌的例子是:“澳大利亚叫我们去讲课(或者‘最近澳大利亚给我来了三个邀请函邀我讲课’),为什么我去不了呢?派来的三个翻译根本翻译不了。‘胸有成竹’给翻译成‘胸中有个棍儿’,‘两个黄鹂鸣翠柳’,他使个大劲儿给翻译成‘两个小鸟儿在唱歌’。我一讲《道德经》的课,他们领导的耳机里全都没声儿,因为他派来的同步翻译根本翻译不了。”“有一次我在北京九华山庄讲课,一个外国的重要领导坐在那儿听课,听着听着课站起来指指他的耳机和翻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的耳机里没声儿了,他自己带来的同步翻译。下课之后他的翻译过来给我鞠个躬,给领导鞠躬,说这个教授讲的课确实翻译不过来。因为我那天讲的是《道德经》,‘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我在这儿一恍惚他就迷糊了。”

在翟的这些演说中,“外国”有时变成“东南亚国家”(有一次竟然有“内蒙古国”)、“领导”有时不“自己带同步翻译”、“《道德经》”有时换成“《鬼谷子》”。一次,大概说得高兴,翟这一故事的结束语改为“我在这儿一恍惚他就迷糊了个屁”。 

类似地,“我见过很多西方学者,和他们交流说,你们有没有这样的词汇能形容这样一种意境,比如说‘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豁然开朗、恍然大悟’?他说我们找不着。”

“‘道’字上面是阴爻阳爻,一阴一阳谓之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为什么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共和多厉害,就是什么文化来了全都包容……中华民族最厉害的一点就是什么文化到我们这里最后都共和了。一个德国人,叫莱布尼茨,他看完了这两个符号,读完了道德经,研究完了《易经》之后,他把他原来手稿扔到纸篓里,然后把二进制就给注册了……最后各位知道,二进制用在了电脑上,电脑现在又变成了互联网,全世界一网打尽,那么网络的概念,最早是谁提出来的呢?还是老子,叫天网恢恢,疏而不失……所以这些文化啊,我们应该骄傲一下,但是每当我谈到这的时候,总有个别人,在那块儿还不服气,《道德经》这玩意儿就能发明二进制?那一脸的奴才相就出来了。” 

除了“共和”的说法来历不明,“二进制”之类故事与翟使用的众多段子一样,均非其首创。与“二进制”相关的被翟“引证”的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发宣言号召人类到孔子处“寻找生存智慧”、“牛顿当了一辈子科学家,最后改信神学”、“美国一些大学学雷锋达不到一定次数不准许毕业”、“《亮剑》成了500强公司及国外大学的教材”之类人云亦云异想天开的笑话。翟的知识可能需要更新:早有中国人提出,64个遗传密码来自六十四卦。

翟有时还会化身为“外国人”:“现在外国人不得不承认说中国汉字就是古代高科技,仓颉造字的时候惊天地、泣鬼神,所以我们的汉字都是观天地之相、真修实证拿出来的符号,跟拼音文字、拉丁文字不是一个概念。外国人过去不承认中医现在使劲学,过去说我们的中医是伪科学,现在发现中医早已超过了哲学宗教的范畴,甚至能说是人的终极关怀。还伪科学?你能说凤凰是伪鸡吗?” 

“大师”偶尔也以回忆的方式谈一下经济问题:“我5年前在清华大学讲课的时候,我提到华尔街金融危机,他们说我危言耸听。明眼人就可以看到,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这是“异人”所授之经济学)是用来交换的,今天我们的货币金融早已经偏离了它的本质。”

有时候,“大师”也“应用”一下“西方文化”来证明东方真理:“毛泽东讲很多话人听不懂,人需要一点儿精神,甚至说精神一到,何事不成。所以说E=MC2,质能是可以互相转换的。”

有照片显示,翟的《论语》读本竟然是汉语拼音注音版。

的确连篇累牍。不如此,不足见“大师”风采,即如此,亦是挂一漏万。翟的“学说”是一个由谎言、无知、吹牛、名人名言、道听途说构成的奇妙的混合物,赵士林的描述相当贴切:“北京的夏天,您会经常看到光着膀子坐在胡同里的侃爷,他们东拉西扯,云山雾罩,不着边际,这位所谓的‘国学应用大师’原来就是这样一位侃爷。”

以翟今年5月在深圳“第三届全球酒店业文化产业高峰论坛”(翟去年亦参加此论坛,两次皆数小时的演讲内容几乎一模一样,连开场白都未改动。翟真的没再“掉进哪个洞里”)的演讲中的一段结束我们的奇妙之旅:“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建成之后领导人剪彩的时候,天上出现了满天的霞光,这不是迷信。毛泽东铜像安放好之后,日月腾辉,杜鹃花在不该开放的季节满山遍地开放了,这不是迷信。另外一些大的道场举行法事的时候,天上出现天象变化,这不是迷信。在河南的函谷关老子写《道德经》那个地方,当几千个人诵读道德经的时候,那时候也让我去做演讲,天上出现大光环,50多家媒体做了见证,有关媒体做了报道《函谷关论道,紫气东来》。当领导人、媒体工作人员和企业家看到这种天象的时候他们震撼了,震撼人心的力量是多么地强大。所以国是放大了的家,家是缩小的国。人身即是天地,天地即是人身,吾心即是宇宙,宇宙即是吾心,用一人之身体验天下之相,用一人之心追求宇宙真理,这才是文化最本原的部分。”

对话

何以翟的“应用”表现出的猥琐、浅陋与其背诵的“圣人”之言悬殊乃尔?大概可用翟经常教训观众的话解释:“一个境界低的人,讲不出高远的话;一个没有使命感的人,讲不出有责任感的话;一个格局小的人,讲不出大气的话。”

而且,把道德教训当作国学,原本就是唬人的勾当。章太炎同意章学诚“六经皆史”的意见,认为“若把经典当作修身的书,便只看了小小一角,本意差得远了……可笑现在一班讲今文学的,把经典看成奇怪的书,把孔子看成耶稣、摩(今译穆)罕默德,真是丧心病狂。”至于翟喜欢引用的《大学》,“若说实话,《大学》、《中庸》,只是《礼记》中间的两篇,也只是寻常话,并没有什么高深玄妙的道理,又不能当作切实的修身书。”不知道翟“大师”看到黑格尔的话会不会刺激更深:“(《论语》)里面所讲的是一种常识道德,这种常识道德我们在哪里都找得到,在哪一个民族里都找得到,可能还要好些,这是毫无出色之点的东西。孔子只是一个实际的世间智者,在他那里思辨的哲学是一点也没有的——只有一些善良的、老练的、道德的教训,从里面我们不能获得什么特殊的东西。 

如此严肃地讨论翟的“应用”也有点儿滑稽,它们本不值一驳。一个津津有味听着此类“东拉西扯”梦想“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的民族,频频接受“翟大师”们的洗礼,理所必然。 

“我跟翟鸿燊很熟。”学习型中国促进会执行主席、北京人间远景文化教育集团董事长、金口财总教练刘景斓对《创业家》说。刘从2000年开始举办“学习型中国世纪成功论坛”,迄今已11届。大约从2006年始,翟与下面要写到的刘一秒成为该论坛的固定邀请对象。“他很有演讲功底,讨人喜欢,市场(表现)本身就有说服力。那些企业家身家过千万过亿,脑子一定不差,能在下面听得很入迷,(说明)本身就很有价值。(翟)声音有穿透力,在舞台上有幽默,自己那套东西讲得非常熟,国学应用的东西能触到老板的需求,所以比较受欢迎。”除此,刘不愿多说。“他讲的东西不多,老讲那一块儿。其他的我们不了解。”

我们与翟鸿燊通过三次电话,最终翟拒绝了我们的采访。在其中一次十几分钟的通话中,翟回答了我们的一些问题。 

《创业家》:翟教授,请教国学的范围包括哪些?

翟鸿燊:谈这个没意义,网上都能查到。要真聊,就聊点儿四书五经、《道德经》、佛法。你要是真对《金刚经》、《心经》有一定兴趣,我给你找几个象样儿的法师、找几个象样儿的领导坐一坐,谈一谈。 

《创业家》:给我们聊聊这个行业。

翟鸿燊:聊行业,教育部都不管,我们扯这个淡干啥?聊这个好那个坏,不扯那个淡。干这行儿的人水都挺深的。我接触的大牌记者太多了,弄个录音笔放桌子底下,有什么意思?

《创业家》:您给我们的感觉好像横空出世。

翟鸿燊:没有横空出世的。台上辉煌,你知道人家背后经过多少努力?都说赵本山怎么怎么火,不知道人家赵本山积累多少人脉,跟中央领导啥关系。

《创业家》:讲讲您的经历。

翟鸿燊:说什么过去,没意义。

《创业家》:您对史学也有研究吗? 

翟鸿燊:当然得研究,由经入史嘛。 

《创业家》:陈垣、陈寅恪他们的著作看不看? 

翟鸿燊:谁?干啥的? 

《创业家》:都是历史学家吧。 

翟鸿燊:会学习的人都是书越读越薄,哪有越读越厚的?纪晓岚编完《四库全书》,说前人都把道理讲完了,还写什么?孔子也是述而不作。(学问)分科就不究竟,孔子、释迦牟尼都是跨时空的。 

《创业家》:现代企业组织来自西方,中国古典文化真的能跟它结合?

翟鸿燊:中国古典文化没有西方东方、国外国内之分,是宇宙观。人类最大的悲哀就是分东西方,四海之内皆兄弟也。人类有争执就是对宇宙的真相没有认识,道是跨时空的。 

《创业家》:还是希望跟您当面聊聊。 

翟鸿燊:看缘份吧,真有缘碰到一起,不带任何目的,大家“场”对,就谈一谈。不要做“破场”的事儿,心怀鬼胎,结些仇恨。整谁都不白整,你整这个一下整那个一下,都不白整。 

在这篇文章的采访过程中,一位在京读书的研究生告诉《创业家》,她在湖南的母亲今年初参加了一个名为“华之富万人互助创业大联盟”的传销组织,有众多头衔的翟鸿燊被该组织作为号召。这位研究生在网上搜索翟的资料,看到民族大学教授赵士林对翟的“揭露”,劝其母脱离了该组织。《创业家》记者在网上找到关于这一“联盟”的介绍,翟被冠以“华之富理论导师”。我们通过手机短信向翟鸿燊询问,翟短信回复:“网上很多资讯是虚拟的!不知情!抱歉”。

刘一秒

一个培训界人士对《创业家》说。“(一个人)讲课一年讲几个亿(净利润),历史上没有见过。”据他估计,翟鸿燊目前一年的讲课收入大概几百万元。

刘来自东北。一个事实是,众多气功大师(如张小平、张宏堡等)都出自东北,如果考虑其表演才能,则必须提到那里也盛产小品明星(如翟在电话中提到的赵本山)。只是一个事实。

与翟相较,刘一秒的履历要详细得多。但也仅仅是与翟鸿燊相比。网上公开资料显示,刘今年38岁,1993年考入哈尔滨艺术学校(似应为哈尔滨某艺术学校),1998年到深圳,由推销“成功学大师”陈安之的课程逐渐成为如今规模远胜陈的培训机构思八达集团董事局主席。思八达自称旗下有数十家企业,涉及汽车销售、建筑工程、酒类销售、贸易、文化传播等行业,其中,数量最多的是从事“文化传播”的培训公司。集团据说超过6000人。

2011年6月,一个小伙子出现在天津卫视的现场求职节目《非你莫属》中。“求名当求万古名,计利当计天下利,山川在我脚下,大地在我怀中。我是这原野山川之主,我是这天地万物之灵。天下我有,唯我独尊……我就是要将天下所有人都当成亲人的人。我叫杨天下。”杨天下原名杨波,贵州人,经过四次高考于2007年考入海南大学,距离毕业3个月的时候学习了“‘秒哥’的智慧课程”,遂更改名字,退学,进入思八达销售刘一秒的课程,上电视时已离职。

像“大师”们一样改了本名的杨天下深受刘一秒影响。电视上,他挥舞着比刘一秒幅度更大的手势背诵刘的“名言”:“智慧是什么意思,这个词人类有史以来没有人讲清楚。如何获得智慧?就是进入无关和局外,无关生智,局外生慧……”其有语录云:“有人问我为什么成长得这么快?答:你每天在想自己该怎么走,而我每天在想人类该怎么走。”“把陌生人当亲人,把亲人当陌生人。”当现场有人指出杨所讲的是“成功学”、“传销”的时候,杨答:我学的是智慧。

杨学的只是“秒哥”的皮毛。时常披着袈裟授课的“秒哥”已经开始传授“三弦智慧”,那是杨天下不能与闻的,价值30万元。据那位评论翟鸿燊“小儿科”的总裁说,“秒哥”的弟子对其“崇拜得不得了,现场下跪”。 

思八达集团网站上列出的课程有智慧系统工程、领袖演说智慧、影响智慧、运营智慧、宗教智慧和三弦智慧。“秒哥”已经放弃他早期的“攻心销售”等传统课程进入了“智慧”领域,从而与竞争者们拉开了距离。

和那些在“国学”、“易经”、“孙子兵法”中挖掘“管理宝藏”者不同,刘一秒从不引经据典。他显然没有像翟鸿燊一样下过背诵格言的工夫。刘甩开了他的同行们使用的雷同的道具,以自己的一口东北土话为那些“企业家”们打开了通往“智慧”的大门。 

这的确令人惊异。它在显示出刘一秒强大的自信的同时证明了刘的洞察力:培训市场上,那些对成功或更大的成功如饥似渴者跟自己一样所受教育有限,除一小部分对主流文化(如商学院、大学)心怀敬畏从而进入以翟鸿燊为代表的伪主流文化传播者彀中外,大多数人在被主流文化排斥的同时也不自觉地排斥甚至仇视主流文化,他们渴望被塑造,但根本无力挑剔塑造者,一个坚定的声称掌握了真理的人可以轻易掌握他们的精神。

刘一秒应运而生。

在早期讲销售的课程中,刘以自己为例讲解“相信自己”的重要。他自称推销产品时名片曾被客户撕碎、在“11个省”讲课均多次被轰下台。无论这些故事是否虚构,我们看到的刘一秒已经初具睥睨众生的气质:“……我再讲一句让很多人直接晕倒的话,因为到现在很多人还认为还相信说必须有高品质才能成功……那只是一个基础……所有人想未来生活好、要事业成功必须学的两个字就是‘销售’。”“你只要照我说的做,学百分之十已经够你用了。所以早就有人说过,你不能把我一天讲的全用会,全用会以后成功太快,真适应不了,你会怀疑自己,真不适应啊,非常难受啊。”刘可能在早期就已经掌握了“成功学”之类法术的秘诀:听众并不在意逻辑错误,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比自己坚定、有力量的声音。这也可以解释当“成功学大师”们纷纷仿效港台声音说话时,在深圳十余年的刘一秒的东北口音丝毫未变。

当刘从“成功学”向“智慧”进军之后,这种“唯我独尊”的气势越发强大:“你们离当一个企业家的距离非常遥远也非常近,只要触摸到根本,你就会进入那个行列。”“过去你们很多困惑,是你们活在人的角度上,跟我学习有一个思路,必须把你们从人中解脱出来,想成事业,必须目中无人。”

刘从不掩饰自己的“草根”出身,这使他比“教授”更让人感觉亲近。同时,刘坚定的真理在握“目中无人”的态度又让听众们如仰高山。于是,那些嘲笑刘的人轻易地被刘所嘲笑:“所以很多人说我没啥文化,讲的全是大普通话,大实话,大白话。他说我没文化,你就知道,没文化都这么说话。”刘听到了听众们会心的大笑。 

刘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尽管混乱,但已足以惑人心神。刘改变了“代圣贤立言”的幼稚做法,给人以刘本人即是“圣贤”的印象。他虽然还以“佛法”为依托,但隐隐已有“成佛”的气概。在今年初的一部刘一秒宣传片《灵光乍现》中,刘俨然已成为人类的导师。这是翟鸿燊之类“大师”不能望其项背的。刘曾对《三弦智慧》的学员评论说:“就像咱们有人说的翟鸿燊似的,他还处于背书阶段呢,我们出于朋友可以这么说。讲两句,‘啪啪’背两段儿,那都是小意思嘛。”

如果说早期“秒哥”还在向“成功学”、彼得·圣吉《第五项修炼》学习,那么现在,他已经可以随心所欲了。

“什么叫文化呢?有本事把各种纹理痕迹化成一种结论和指导思想,这个就叫文化……我们去牛津剑桥,他们就弄不明白为什么派这么多留学生来我们英国学习,他说我们英国人去中国学习你们祖先怎么创造文明,不是学今天文化的结论……什么叫做智慧?智慧就是有本事把纹路痕迹化成结论,就是无中生有,有中生无,也就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老板自己给自己写句话,我是真正文化大师,不要再去迷恋或者向谁学习,某种专家,或者教授,这种学习是参照,他们能学习前人结论,我们老板能无中生有……” 

“智慧系统就是生出系统的系统,根据不同时期我们需要一个什么系统,就生出一个系统,这样才能变得真正强大……佛家讲最大的福报就是获得智慧,拥有智慧你们想要健康就会健康,想要快乐就会获得快乐……当老板怎么能获得自由?老板只有进入这个状态,才能真正实现自由,老板开企业,就是要获得人生自由,能获得自由的表现就是可以随时生,随时灭。”

“人世间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是从你出生之后你学了什么。一种是学会成功的智慧,一种是没有学会成功的学习。有人问马云,马云(说)我就感觉是那样。有人问索罗斯,他说是天眼,第六感。有人问比尔 . 盖茨,比尔 . 盖茨说是感觉。问黄光裕,黄光裕也说是靠感觉。这都是天眼……当你不知道你学到什么,无形的时候才会产生,随时随地露出来,天机自有妙用。”

刘讲解如何生一个聪明的孩子:“这事儿非常简单啊,就是必须精子、卵子最鲜活的时候结合,不就这么简单的事儿吗?最鲜活就是刚生成呗。你说排卵存活多长时间?假如刚排卵三分钟、五分钟就跟精子结合,那就最鲜活呗。卵子在你体内假如说存活了8小时,8小时它已经不行了,结合的时候肯定是不行了。那你说啥时候结合?那就等着呗,时刻准备着,实测呀,‘啪啪’测完了,‘啪啪’再5分钟排卵了,马上回去赶紧结合,完事儿了。为什么私生子容易聪明?就是不期而遇。”

看上去,刘一定掌握了其所宣称的“智慧系统”:他无所不知。

刘的“智慧”体现出反智倾向。它究竟来自刘对那些受教育不多的听众的迎合还是刘本人的信念,不得而知。在刘的最高端课程《三弦智慧》中,这一倾向无处不在。

刘一秒解释说:“为什么叫‘三弦’?你看一个边一个线能不能成图形?能不能成有形物质?两个边能整成图形吗?三个线能成图形,变成有形世界,所以三生万物。‘三弦’就是三根线组成的图形之外的,三个弦以里的即为红尘,人类所知道的知识,弦外就是人类未知的事情,人类世界或者整个红尘(的)学问不知道的事情……这些未来都会成为中国教科书的指导思想,你就记住我今天说的话,真理就是这样的。” 

《三弦智慧》历时10天,需要在国外学习。每次学员数十人,均须经过刘的“审核”(我们猜想参加者必须心理承受能力强大且易于说服)。目前,刘已带着学员们去过迪拜、肯尼亚、夏威夷等地。与刘的其他课程不同,互联网上没有《三弦智慧》的视频只有数段音频,它可能是被要求保密的。但网上有“三弦”录音及笔记的售卖者。

“三弦智慧”大概可描述为:通过“删除过去法相”等方法让“智慧自然显现”。为什么要在国外学习呢?“删除”的“法门”首先是要“断”。“要断什么?断环境、断时间、断空间,这就是为什么‘三弦智慧’要在国外上,明白啥意思吗?而且尽量选在亚洲之外的国家,就是这个意思……你只要在中国,比如你在石家庄要去海南度假,能不能休息好?能不能有感觉?感觉不到。你到这儿就能感觉到。对不对?”刘在迪拜对学员们说。“断一段时间你会发现,原来我不存在也没多大影响,啥影响也没有,你就会发现,谁没了都没问题,你发现自己原来是这么简单一个东西,跟蚂蚁差不多,(以前)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你会发现,没你你家人活得也挺好啊。那么你就知道了,不执著了。把这些悟透之后,你就轻松放下了,智慧就显现,啥都看明白了。”

“你走过20个国家就差不多了嘛,明白啥意思吗?就是思维成型了,你见了20个高手,消化不就差不多了吗?智慧就是这么学会的,是看书学的吗?没本事的人才看书。” 

在“删除”了“烦恼、浮躁、法相”直至“大脑”之后,“你就会变成一种状态、能量、一种存在,而没有明确的目标、梦想、追求、意义、好坏、对错……此时将发生什么?来什么就装什么,能听懂吗?此时就来啥装啥……开悟、获得智慧的人,就是不去生活,让生活来填充他;他不去成就事业,让事业来填充他;他不去寻求快乐,让快乐来填充他;他没有梦想,直接让宇宙填充他;他从不想成为什么,也永远成为不了什么;他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是别人看他是什么;他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是别人来定义他那一段。”于是,“你们以后不会再问任何人什么产业好,你们到任何时候都知道哪个产业能好,哪个产业不好,哪个产业是未来趋势,就是你能照见到、能发现到,它就会显现出来,不用学、不用问。” 

与此相关,刘告诫学员们要做到“没有分别心”,“无关生智,局外生慧”。他回答“夫妻外遇”的问题说:“老公是谁的?(学员答‘社会的’)既然是社会的,就是谁的了?大家的。大家都有关系了,互相照顾不就完了吗?别人照顾你老公的未来,你就照顾照顾别人的老公不就完了吗?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你照顾别人的老公像照顾自己的老公一样,就开悟了,明白吗?爱情增长了,没有变化了,不是开玩笑的,就是这个事儿,就是这个方式。” 

刘一秒越来越像那位“灵性大师”奥修。 

“三弦智慧”的一个高级“法门”叫“干扰”,很可能,下列“法门”的宣讲会鼓动学员们现场采取某种实际行动:“老板就像地球的状态一样,参与自传,公转。老板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情干扰。我只能尽情干扰,我干扰出什么就是什么。干扰出光,我就是太阳,普照万物。干扰出快乐,我就是天使……干扰出痛苦,我就是魔鬼,即如此,我也只能尽情干扰。我只有在干扰中能使痛苦升华……我只管尽情干扰。我不再想学什么,会什么,只有我干扰出来的才能涌出来,也才是我的,才能有神有主。我所学最多是知识学问,只有我干扰出来的才是我的智慧,也只有此才能让我解脱……我只管尽情干扰,不再寻找名师,不再想悟道,能找到的永远不再是名师,名师也永远不会教你什么。他只会把你带进深深的宇宙红尘,让你从身边开始干扰,当你干扰完一般的人,优秀的人自会出现。当你干扰完优秀的人,高手自会出现,当你跟高手共同干扰,会直接进入天国,那里有所有的圣贤,直接进入实相。所以我只管一路干扰,不加分别地干扰……我只管尽情地干扰,我不再有目标梦想追求抱负,一有这些想法立刻成为设限。这是最大的障碍。更何况我永远成为不了什么,永远是别人看我是什么、像什么,我也永远不会知道我是谁,永远是别人说我是谁,当我觉得我是什么,立刻就不是什么。我只能尽情干扰……只要一停一慢,就会偏离……我只管尽情干扰,我不再有成功的想法,自然也就没有失败的恐惧,这让我尽情地释放,尽情地绽放,不执着于成功,不惧怕失败,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大成。我不再去探索生活,也不再去弄明白什么是生活,甚至我也不再去生活,我直接让生活进入我,填充我,我不再玉树临风,而是风临玉树……我只管尽情干扰,与什么干扰就与什么一体,我就是什么。与灯干扰与灯一体,与海干扰我就是海,与树干扰我就是树,与宇宙干扰我就是宇宙,与孩子干扰我就是孩子,一体存在,我心是一切,一切是我心……”

我们之所以猜想“三弦”的学员需要心理承受能力强,是因为刘的貌似“佛法”的说教颠覆一般人的观念包括伦理。刘曾在讲课中讲到一些学员上完“三弦”后回去不适应,一学员妻子“天天喊要拿菜刀砍我”,“第一期上完了很多人都这样,回去都变这样了,因为你听谁讲话都没有意思了。”刘说话的时候,那位学员的妻子已经坐在了“三弦”课堂上。

“三弦”里的刘一秒越来越像那位“灵性大师”奥修。刘也在自己的“理论”中加入了“意念”、“能量”、“宇宙”、“灵体”等概念。“大家在交往中,能量和意念直接过招,你们对员工什么感觉他们知道不知道?非常简单,就不用掩盖了,直接过招。所有的言行都无法掩饰,都无法代替……昨天还有人问我,你收了三个徒弟,还会再收几个?反正我就知道今年年底前肯定还会有两个人出现,他就一步一步向我走来,这个能量,走到哪儿他会犹豫,然后他的心稍微动了一下,都会非常感知到,然后他会沉静一下,然后再慢慢升起感觉、能量,然后再慢慢走近,然后到什么时候,会水到渠成地结合,这是一种能量对接,这不是说我想不想、我判不判断的事儿。当这种能量对接的时候它就会发生,能量不对接求也求不来,大家知道什么是注定的问题了吧?就这个意思。”

“本我是无形的,是一种能量,咱们的本来面目是一种能量,在未形成肉体之前,是存在的……人死了能量跑哪儿去了?你的肉体没了,这种能量又回到宇宙状态。宇宙状态存在不存在呢?需要继续进化吗?要继续进化,所以这种能量会继续附着在一种东西上,要么是植物,要么是人,这就称为转世,转世灵童就是这么来的。”有学员问为什么梦见的事情过一段时间会实现,刘答:“你们去很多地方都好像曾经见过一样。(其实)就是见过,你的灵体飘到那儿去了。你所梦的是人家做完的事,只不过你后来去做了一下而已。”紧接着,刘又换了说法:“能量会在不同阶段、三六九等不断飘,正能量、负能量、好能量、恶能量飘着。所以你是什么能量,你就会进入什么频道,进入那个频道就会看到那个时代的画面。这是非常简单的学问,初二物理都能解释完。所以你经常梦的事情终究会实现。你记着,你老梦见孤苦伶仃,你早晚老年会孤苦伶仃,非常简单,因为你的能量在那个频率,就往那儿走了。”

解释的随意性使刘的色彩丰富的魔幻世界矛盾重重。比如,宣扬“无分别心”的刘说:“为啥我说讲物理、化学、讲兵法的人他生活不幸福,都没开悟呢?一个讲《道德经》的人房子都买不起,讲《道德经》怎么连奔驰都开不上呢?不是可笑的事儿吗?很显然他没有通过《道德经》来获得智慧,创造财富啊。不是说都比富就好,但得有结果吧。怎么没通过《道德经》让你人际关系好、混上个院长什么的呢?”

很少有学员质疑刘的“学说”,他们即便有疑问,刘也能轻易化解。有学员问“如何生女儿”,刘答:“就你这形象生女孩干啥啊?不是开玩笑的啊,夫妻俩形象不好尽量不要生女儿,生完之后她的生存成本会非常高,她幸福的机率非常小,明白吗?因为学得好就不如长得好。就像你这样的,幸福吗?形象不行。像某某某(学员名)这样的,优哉游哉的,找个大顾客就完事儿了。认识她(即某某某)老公的举手。你看,这都认识,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伟大吧?都整成世界首富了,优哉游哉的。他金融危机损失16个亿都没啥问题,再多赚16亿呗,所以你看他非常潇洒,玩儿呗!多好,他要长成你这样能行吗?不是开玩笑,真事儿这是。你看权力、财力就围着形象转嘛,所以得生个男孩,不是谁都有权力生女孩的。”被剥夺了生女孩权利的学员争辩说:“不是没有分别心吗?”刘答:“那得进化成佛的时候没分别心。” 

翟鸿燊背诵格言却“应用”粗鄙,刘一秒虽然借用佛教术语以使学员“开悟”,但其本质中的实用主义使其“学说”不攻自破。刘在讲授“三弦”时经常指出这门课程的长期性。“必须定期‘断’,你算吧,至少百日得‘断’一次吧……明年(日期未详)我们要求至少年收入在1200万以上,就是每个月有120万收入的人,就是实现财务自由的人,然后这样来学习,每年能出来两次……所以说上‘三弦’是十年的事呢……后半生就‘断’,明白吗?在世界各地感受,在世界各地‘断’……你们跟任何人去旅游也不会有这感觉。你记住,不管怎么旅游,不管哪种方式,不会有这种感觉,你们跟任何人修禅,到哪个国家修禅跟高僧学习,也不会有这种感觉,因此他们都不会像咱们这样以最真实状态出现,没人敢那样来,他没有胆量来,至少在现阶段。” 

给“企业家”们传授“宗教智慧”的刘一秒并没有做出一个了不起的公司来,而按照他的理论,这本当轻而易举。他像奥修一样依靠着信徒们的“供养”。那些缴纳昂贵学费的“企业家”们或者认为这不是问题?

刘一秒陆续发展了一些“企业家”讲师,如“唐山光大银河工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军”,“河南新时代电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缘起”。他们应该是学员中的先知先觉者:没有什么行业比“秒哥”的“智慧”更赚钱。而前述思八达所号称的“文化传播”之外的“汽车销售、建筑工程、酒类销售、贸易”等业务,应该就来自这些“先觉者”。

针对少年儿童与女性,刘一秒分别有“我应为王”训练营和“财智丽”公司提供培训服务。

刘的“思八达”与“斯巴达”谐音双关,因而其6000员工号称“战士”。这是一群被“秒哥”激发出无穷斗志的年轻人,以大无畏的精神向选定客户推销刘的课程。我们接触到一位曾在1个多小时内被“战士”连打“179个”电话(手机静音后的“未接来电”数量)的人。据知情人介绍,刘一秒只收取学费的30%,其余皆由“战士”和各级代理分享。在百度“刘一秒”贴吧里,一个自称刚入职不久的“战士”为“电话骚扰”分辩说:“我们不是学不会尊重客户,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是希望我们的真诚可以让客户感觉到,而且我们也相信,如果我们的信息对客户是有帮助的,时间就不会是问题!而对于第一点(不要在中午和深夜的休息时间发送短信和拨打电话),我相信,是因为我们的信息对你没有帮助,或者你没有仔细看我们的信息,更或者是我们的真诚你没有看到,对此希望你可以换个角度和思维,相信厌烦会变成喜欢!”这名“新战士”接着说:“我知道的是在2010年的年会上,思八达战士的个人业绩第一名是818万元人民币,团队业绩第一名是2197万元人民币。”

来源:政商阅读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jEwNzE2NA==&mid=200051316&idx=2&sn=5be7429e8f149171743c4ebdd559b0a3&scene=3#r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