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师的职业使命

Leave a comment

《教育的价值》中有这样一个表述:“教师不仅仅一名老师或是一种职业,或者说主要是一名讲授学科知识的老师,而是一门艺术,要用自身的影响力去说服你所照顾的学生,要让你的学生感受到学习的魅力,使其对学习着迷”(P77)。作为艺术的教师,他不决不应当是教材与教参的传声筒,也不是留声机,而应当努力使自己成为教材教参与学生社会之间的媒介——调停者、中介这、传递者。要成为这样的媒介,如果不花气力恐怕是不可能的。作为艺术的教师,他不仅应当具备相关学科的丰富知识,更应当具备与学生交往的高超的艺术(作为教师特有的人格魅力、亲和力、以及娴熟的沟通能力),更要具备在学科知识教学进程中独特的艺术(讲授的深入浅出,生动活泼,令人着迷),同时还包括教学活动的丰富多彩。可见我们要成就这样的艺术并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是花气力与耐心慢慢的修炼的,是需要一定的实践积累的,更是要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不断丰富与完善的。

教师要成为艺术还有一个要的素养就是仁爱之心了,要在大爱之下呵护每一个孩子,平等地对待每一位学生,这就是我理解的所谓说服与照顾,而不是灌输和训斥。要心怀大爱,我们就“必须清除我们自己园子中的杂草,以防各种杂草和野草吸走我们根部的养分”(P122),也就是说身为教师,更应当一点一点地挤掉自己骨子里的毒素和奴性,一点一点地完善自己的人格,慢慢的丰富自己的情感世界,冷静地看待我们生活的世界和教育生态,唯有如此我们才有可能以欣赏的目光看待我们的学生,视他们为各具风格的艺术品。

作为艺术的教师,我们要明白艺术的特征就是个性化,就是独一无二。作为艺术的教师应重要素养是要拥有独立思考的习惯、具备批判性思维的特质,如若不然,我们自然就会成为传声筒和留声机了。“学习者身上尤为强劲的驱动力是:提问的能力和感到好奇或质疑的能力,没有这两样能力,你永远不会真正知道什么东西,而只会人云亦云”(P103),我们要让我们的学生保持和增长这两样能力,首要的是我们自己要保持和增长这样的能力。当我们清醒的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有可能在我们的工作中避免废话连篇,也有可能遇事多想一下为什么,在自己的思考和分析中发现事情背后隐藏的某些东西,进而看清楚光鲜背后的伪善、保守与激进,形成自己的价值判断,用我们经过思考判断形成的判断去影响我们的学生,助长他们的提问能力,质疑能力,激发他们的好奇感,这就是艺术的魅力。

我们要认识到“孩子们的创造性主要体现在他们的同化或吸收能力中,教育自身是天性的或固有的,不要忘了,最好的老师所能做的也只是教,真正学习的伟大主人是孩子们”(P66)。作为艺术的教师应当明白的是,教育不可以包办代替,教育在许多时候必须顺其自然,必须激发学生的生命活力和学习的兴趣,学生的生命活力和学习兴趣一旦被真正地激发起来了,作为学习主人的意识就会苏醒。这过程就是艺术的过程。这就是每个学生都有自己喜欢的老师的原因,所以作为艺术的教师激发和唤醒学生的生命活力与学习兴趣就是教师职业赋予我们的重要使命了。

用费尔南多 • 撒瓦特尔的话来说:“教育就是一种塑造人类的集体工作艺术,而不是写在纸上或者刻在大理石上。就像任何一种艺术一样,教育中也含有非常多的利他主义的自恋成分在内”(P60),也就是说教育工作者必须尊重学生的利益,守护学生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我们的利益而置学生的利益所不顾。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