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让我们成为学习者

Leave a comment

弗雷勒认为,教育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未完成性,学生和教师都永远在成长中。所以教者同时更应当是一个学者,一个终身的学习者。他在《十封信:写给胆敢教书的人》中很明确地对胆敢做教师的人提出了这样一个要求:让我们从学习开始。在他看来“学习既包括教员一方面的教授,也包括教员在此之前和过程中的学习,以及为将来育人做准备或为今日更好地教会再创造知识的学生的学习,或者人处于受教育之初的孩子的学习”(P33)。无论是因为我们所从事的教育事业的需要来看,还是从我们作为教师的职业特征来看,学习是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也是教师的基本素养之一。所以身为教师,我们应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的就是我们更应该是一个孜孜不倦的学习者,这不仅是职业的需要,更是育人的需要。很难想像一个不喜欢学习的教师,如何能让他的学生喜欢上学习。

如上所说,作为教者的学者,更是由我们的职业特征决定的。弗雷勒是这样诠释“教”与“学”的关系的:“没有学的教是匪夷所思的,这不光是指,教学活动的前提是教的人和学的人”。“教学是以教者亦学的方式进行的:一方面,教员认识到先前已经习得的知识;另一方面,当教员观察初学者如何好奇地领会教师传授的知识时,他们也能发现不确定性和正误”(P31)。也就是说,作为教师,对自己所教的学科以及与之相关的知识一定是要是烂熟于心的,否则我们就没有资格走上讲台;至于我们的所学,是不是正确的,会不会误导我们的学生,这就要在教学实践中,在与学生的互动交流与对话中才会得到验证。即所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一个合格的教师,必定是善于在学中教,又在教中学的人,或者说是一个深谙“教学相长”之道的人。

作为学习者的教员与其他学习者的差别在于,教员的学习是“根植于对学生求知欲的参与以及求知的全过程”的。作为教员,我们要明白“教员的学习并不一定发生在学生纠正他的错误时。当教员在教学中能经常谦虚而开放地反思和转换教与学位置时,他们的学习就开始了”(P31)。作为反思者的教员,最为重要的是他自始自终都明白这样的道理,讲台不只是教员的,更是学员的。他绝不能忘掉自己作为学习者的身份,在教学中他总是会不断地在教与学的角色中互换,更多地站在学的立场上来看待教学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与机会的。他十分清楚的是,“当他们教课时,他们不是思想官僚,而是求知过程的重构者”。所以,一个合格的教员首先要学习的是如何教,但他们关于的“如何教”的认识不单只是来自书本的,更是在“教的过程中重新习得”的。换句话说就是,一个善于在教学过程中反思与学习的教员,才可能“所学甚丰”。

作为教师的学习,如何教授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学习认识世界,也就是做教师的必须要“识世”:一方面要“教员的政治责任、道德责任和职业责任要求他们在从事教学活动之前,必须做好准备,具备相应的能力”即所谓的“了解此前人们对于世界的认识”;另一方面要从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出发来认识当下世界的现实问题,更要要明白的“教育的问题并不只是教育学的问题。它还可能是政治问题、伦理问题和经济问题”(P65),也就是说,只有站在当下的政治问题、伦理问题和经济问题上看教育的问题,我们才有可能真正地找到合适的教授法。

同时我们还必须明白,“学习是需要耐性的活动。我们在学习过程中将会遇到痛苦、乐趣、胜利、失败和快乐”(P50)。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有面对这些状况的心理准备或者说是勇气,惟其如是,我们才有可能胜不骄败不馁,才可能在淡定地看待各种各样的打击与诱惑,坚韧不拔地在我们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行走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