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言语学习,成人的基础

Leave a comment

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第十一章:通过语言传承而成为人中说“要成为人,须靠语言的传承方能到达,因为精神遗产只有通过语言才能传给我们”。(P84)“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我的理解是从这个角度看,关于工具还是人文的纠缠就显得相当无趣了。他说,“学习语言可以在无形中扩大个人的精神财富”,因为“语言替我而思”。“要想增广我们的精神领域,就必须研读独具创见的思想家所呕心沥血写成的充满智慧火花的著作”。

“一个人要精通一门学科就需要付出毕生的经历,在语言方面,则是母语。尽管历史是人存在的基础,但如果缺乏开放性和学习的准备,这种历史性就会变得狭窄起来。”

“人的多层次生活形态只能在这种生命一次性(时间之维)中展开,存在的多元性也只有通过对时间一维性的解悟而达到自身各层面的相互理解,并以与宇宙终极之“一”的交往为中介,转化为现实的人的存在”。然而,“人只能出于其自身的规定性地生活于一种语言中。正是根据人的历史规定性并通过它,人才踏上了通向宇宙终极之‘一’的道路”。

也就是说,学好母语的意义就在于使有限的个体生命更具丰富性,而不只是苟延残喘。

所以他告诉我们,“真正的教育应先获得自身的本质”,也就是说,“教育的目的在于让自己清楚当下的教育本质和自己的意志,除此之外,是找不到教育的宗旨的。因此我们常听到一些教育口号并没能把握到教育的真正本质,诸如学习一技之长、增长能力、增广见闻、培养气质和爱国意识、独立的能力、表达能力、塑造个性、创造一个共同的文化意识等等”。“教育是极其严肃的伟大事业,通过培养不断地将新的一代带入人类优秀文化精神之中,让他们在完整的精神中生活、工作和交往。在这种教育中,教师个人的成就几乎没有人会注意到,教师不是抱着投机的态度敷衍了事。而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为人生成——一个稳定而且持续不断的工作而服务”。

所以,“教育必须有信仰,没有信仰就不成其为教育,而只是教学的技术而已。教育的目的在于让自己清楚当下的教育本质和自己的意志,除此之外,是找不到教育的宗旨的”。

我理解的信仰就是教育是为人的教育,绝不仅是知识与技术的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如果我们只是死死的钉在为应试的效益上,去追寻所谓的“有效”与“高效”,这样的教育不要也许对于个体的精神生命的成长与丰富会更有益一些。遗憾的是,现实世界中我们几乎无法摆脱分数的纠缠。

执教《散步》,我进一步体会到,“只有当我们不是故意遣词造句时,语言才是真实的”,课堂上的情况,充分说明了我们只有“对事物的了解愈深入,其语言表达的水准亦愈高”。教师是这样,学生也是这样。

陆志平先生在评课的时候,反复强调语文课,要慢一点,再慢一点。我的理解就是“要有纯熟的语言,我们就必须不断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训练自己的语言,最有力的、最真实的、最坦白的语言是我们完全成为自己且熟悉事物时,自然流露出来的语言”,而不是靠做题做出来的。

作为语文教师,我们在教学中还必须明确:“起初人们苦心竭虑地创造出来的语言,却在后人口中变成了惯用语而不知其意,那些深邃的表达方式也变成了实用性语言。结果一大堆空洞无物、歪曲原意的语言控制住人类:人就让这种语言操纵着,而忘记真正的自我和周围实在的世界。因此他们的教育只是为了语言能力的获得而非对事物认识能力的提高;只是习得一堆惯用语,而没有去探究事物的本质。实存的、粗糙的、未被照亮的种种现实性就遮蔽在习惯用语之下,而没有自我构造。”语文教师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引领学生将那些被有意无意遮蔽的语言照亮起来,让学生在自主阅读中得到共鸣,读出自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