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的“小”“大”之德

Leave a comment

杰克森的《什么是教育》中的主要结论是“教育是一项道德事业”,教育就是“促进社会文化传播的过程”。

当然,他所说的道德,并非我们固有意识中的道德,更不是我们为了达成某种目的所宣扬的道德。我们的所谓“道德”强调的是忘我,是服从,是所谓的集体意识。身为教育者,我们最大的问题恐怕就是要重新认识道德的含义所在了。

在作者看来作为道德事业的教育首要的是彼此承认和人格。他认为“彼此承认和人格”提醒我们的是,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别人对他的方式的结果。这就告诫我们,在教育关系中,我们这些身为教育者的父母、教师不仅要让我们的教育对象明白现实生活中别人的存在是多么重要,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必须明白他人的存在对我们的重要,而不是一味的教训我们的教育对象觉得我们对他们如何的重要。我们只觉得我们自己的重要,而忽视了别人的存在。这别人不只是我们的教育对象,还有我们身边的其他人。

作为道德事业的教育就是要让每一个人认识到彼此承认和人格的重要,而不只是一味的忘我、服从,这种“彼此承认和人格”强调的是无论是受教育者还是教育者,我们首先需要的是对他者的尊重和了解,尊重他者的人格尊严,而不只是简单地承认他者存在,重要的是要努力发现他者的优点,发现他者的特长,从他者身上汲取自己所缺乏的种种

需要提醒的是,作为教育者的我们必须抛却我们固有认知中的学校和教师就是学生的裁判的意识,更要明白我们不可能是心理医生,“我们的首要任务是让学生掌握技能,并且了解掌握这些技能会让他们在整个世界上发挥有效的作用”。我以为作为到的事业的教育对教育者的要求还在于用我们自己的言行举止去影响我们的教育对象。比如要让受教育者掌握技能并明确这些技能在他们的世界中发挥有效的作用,我们自己就得有与之相应的技能,否则我们何以影响我们的学生,就如杰克森解读的克罗尔大学的一块牌子上的两句话“大,足以服务你”,“小,足以认识你”。“大,足以服务你”,强调的是在大学环境下,“意味着有足够的物质设施,充足的、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和教师,丰富的课程设置,而且能够为学生提供广泛的、发挥智慧才能的选择机会”。“小,足以认识你”,说的是在这所大学里“学生不会没人管,他们不会在人群中迷失自己”,因为“教师和管理人员将学生视为个体对待,而不是将他们当做无名成员的聚合即‘学生团体来对待’”。

杰克森认为,作为道德事业的教育“我们的老师在正式的意义上构成了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群体。当我们回忆起自己的学生时代时,他们是我们最怀念的人。那些教过我们的人对我们产生的影响是永远不可抹杀的”。遗憾的是,我们现实的教育中,教师往往成了学生仇视凶杀的对象,其原因恐怕就在于我们对“道德”的认知的偏差所致吧。如果我们每一位教师都能认识到杰克森所说的“一个人受教师的影响方式不仅仅在于老师是否是一本书的作者或者老师是否健在,也不是被老师认识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逐渐跟一些老师变得一样了”,学生们总是“想在某些方面跟他们一样”,就如许多人一直引用的“雅思贝尔斯所说的”(因为我一直没找到出处)那句教育“就是一颗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那样。可是,引用归引用,但在实际的教育生活中,我们有多少人真正地认识到这些的呢?当然更不要说践行了。

教育作为“促进社会文化传播的过程”杰克森强调的是“教育是一种促进文化传播的社会活动,其明确目标是让受教育者的性格和精神福祉(人格)产生持久的好的转变,间接地,让更广泛的社会环境发生好的变化,最终延伸至整个世界”。也就是说作为“促进社会文化传播”的教育,其意义就在于通过对人的影响(扬善抑恶),进而促进社会变革,使得世界变得更为美好。也就是说教育是一种代代相传的事业,这传承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需要的是耐心和勇气,这是需要身在其中的每一个人都尽己所能付出自己的努力的。

我们要认识到的是,尽管文化传播的过程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的,但这中间关乎人的共识是却是永恒不变的,其特征就如杜威所言,每一代新人都可以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调整和扩张。回想这几年我们所主张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就是想通过学校可能做到的某些着眼于扬善抑恶的改善,推进师生行为、精神(人格)朝着持久的好的转变,进而影响我们的学校和师生朝着更为美好的境地努力的文化传播策略。

当我这样来回望我们这些年的努力的时候,我们对杰克森下面的这番言说就不难理解了,“教育从根本上说是一项道德事业,其目标是对人类产生有益的变化,不仅仅是人们知道的可以做的事情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会完善人们未来的性格和个性。另外,这一过程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受教育的个人,而且还有整个社会。最终,整个世界都可能从这项事业中收益”。

我想,当我们的教育能够时时刻刻致力于细小的改善的时候,我们的道德也就在其中了,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也就有可能通过我们的坚持和努力无愧于“促进社会文化传播的过程”了。也许作为教育的“小”“大”之德就在这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