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教育与修禅

Leave a comment

《教育的哲学基础》在谈及东方哲学:宗教与教育时,给我们提供了日本铃木俊隆的《禅宗,初学者的心》,打坐、心印、参禅是为了帮助个人达到顿悟,强调的是一生致力于全部能力的发挥,强调的是做中学,而不是接受式教育,更不会考虑一个人一定要多少书,教授多少知识或者沉思多少时间。禅宗强调的是一生又一生,生生世世。也就是说,教育的目的性不要太强,更不要功利化。铃木俊隆认为“你刻意的努力去达到某种目的时就会产生一些多余的特征,同时也会出现一些多余的东西”,细想想很有道理的,打造名校,打造高效课堂,除了“名”,更多的不就是利吗?只不过这“利”,披上了华丽的外衣,变得道貌岸然了而已。

“通常,当你做一些事情时,你总要实现点什么,产生一定的结果。从有为到无为意味着去除一些在这种无为中会产生不必要的,不好结果的努力。如果你为追求无为的东西而去做一些事情时,就会有高品质的东西产生”,也就是说“用心在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从事教育的人一定要淡定,不要总是眼睛盯在某个目标上,许多时候,我们所做的,往往与我们期待的结果是不一致的。教育,并不完全是下什么种纠结什么果的。“当一些事物附加上某些东西”,“它就是不干净的”。身为教师,不要刻意的看那些身外之物,有则有,无则无,许多时候是要随缘的。你将某些东西看重了,你也就被这些东西套牢了。很多情形下,不是别人要套你,而是你要往套里钻的,怪不得别人的。

所以,铃木俊隆提醒我们:“你了解自己的思维方式和思想状态,所以不要负担太多”,也就是说,通常情况下决定我们的教育生活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其他什么原因,“如果你的思想一直处于忙乱状态,就不会有时间去积累,也就不会成功,无论你付出多少都是白费”。静下心来,心无旁骛,个性修为“就像做面包,你要一点一点地掺和,一步一步的做,同时还要适当的温度”。个性修为不是一朝一夕的,也不是可以一步登天的,教育教学同样如此,企图寻找一条捷径,一步登天和气荒唐。一个人要成为自己想成的那个人,除了自己的修炼,还要有适度的环境,合适的方式。“如果你太兴奋,你将忘记温度多高对自己来说是合适的”,“你将迷失自己的道路,这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无论做什么,不要急,慢慢来,面包会有的。

作为教师“我们每个人创造自己的真正的方法”,也就是说“没有某一种方式是永远存在的,没有某种方式是为我们创立”,“他人创立的完美的方法,并不是真正地适合我们的方法”。由此看来将人家的模式与方法视为灵丹妙药是多么的可笑,一所学校、一个区域推行一种统一的模式是多么的荒唐。但由于“所有的人都在做同样的事情,犯同样的错误,所以,我们意识不到它”,我们就只会跟风,甚至推波助澜。今天,我们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处境,不正常已经习以为常了。

但是,我们必须明白“当你努力去创造自己的方法时,你将会帮助别人,同时也会得到别人的帮助”。“当参禅时,你只管参禅就好,如果顿悟了,那是他该来了”,也就是说,做教师的,要恪守教师的本分,教育,是一个过程,在这过程中,要努力寻求属于我们自己的方式,“修佛的目的不是为了修佛,而是修自己”,教育不也一样吗?只有我们每个人在自己可能的情形下,努力改善我们的思路与方式,努力寻找适合自己的方式的成为一种风尚、一种生活的时候,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