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如何理解教学关系

Leave a comment

弗雷勒在《十封信:写给胆敢教书的人》中谈及教学关系时十分清醒地告诉我们,教育工作者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成为“圣人”。“他们应该是人,既有美德,又有缺点,他们将带着这些特点,为严谨、自由而奋斗,为创造为学习不可或缺的纪律——由于学习者腰围自己创立纪律,教师必须为这一过程提供帮助——而奋斗”(P108)。也就是说,我们首先必须明白我们应该具有人作为人理当有的特质——既有美德,又有缺点;既有感性,又有理性。但是,由于我们的职业身份,我们就应当根据我们职业的特点为我们职业赋予我们的使命“严谨、自由”而奋斗,为营造适合学生学习的环境,创设良好的学习纪律提供有益的帮助而奋斗。许多时候,我们的感性是需要这样的理性来约束的。

正因为我们首先是人,我们才可能站在人的立场上来看教育教学,看我们的教育对象,以对待人的方式来组织实施教育教学过程,来帮助我们的学生在学习中学会学习,在学习中学会做人,在学习中学会生活。在于学生的活动中相互扶持,相互润泽,共同生长。所以我们不仅要意识到严谨的行事纪律、学习纪律对教育的意义,更要意识到关爱身体、关爱健康的对人的生命成长的意义。作为教师,我们必须明确“我们与学习者的关系是我们现实中对学生短期和长期干预的途径之一”(P106),师生关系要求教师尊重学生,要求我们认识到学生在他们的世界里塑造了属于他们生活的环境。我们要尽我们的努力去弄清楚这环境,不弄清楚,我们就无法干预。现实的教育中,我们总是很少去了解孩子的世界,所谓干预也就无从谈起。

这还不可怕,“最糟糕的是学生因为言行矛盾而不相信教师的话,无论教师说什么,学生都在等待他的下一个行动以便找出下一处矛盾。这摧毁了教育工作者为他们自己树立并且为学生展示的形象”(P102)。事实上,作者这样的描述并不夸张。许多时候,我们往往总是口头上的君子,行为上的小人。因为我们也是人,我们就难免有这样的缺陷——说是说的一套,做事做的一套。比如,我们要求学生学习要有纪律,态度要严谨。可是,我们就很少遵守备课与上课的纪律,备课马虎,上课草率时时可见。这样的情形下,寄希望学生还恪守学习纪律,以严谨的态度对待学习岂不荒唐?我以为,要想学生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严格遵守使用工具书之类的学习纪律。做教师的就得在这些方面给学生树立良好的榜样。就拿备课来说,我们固然要有团队意识,但是我们更要尊重教师劳动个性化的特点,养成独立专研教材、独立备课的习惯。这有我们恪守了独立专研、独立备课的纪律,我们才有资格干预学生形成独立阅读、独立作业的纪律。我们要明白,作为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教育人“在言行之间,行动更有力”。 千万不能用“照我说的做,别学我的行为”来我们的言行矛盾和不连贯。 

“在我们的教学关系中,另一种不容错过的誓言是我们对正义、自由、个人权利、以及在最弱小者遭受强者剥削时捍卫他们的献身精神的永恒承诺”(P103,“进步的教育工作者必须向自己证明,他们不仅仅是教师——这不存在问题——不仅仅是教学专家”。我们不仅要以清醒的头脑和相应的能力教授我们承担的相应的课程,更“要求我们投入战胜社会不公的战斗并为之做出贡献”(P107)。这是“对教育工作者完成其使命所必需的尊严、他们为其权利而斗争的希望、他们与专断看法坚持不懈斗争的证明”(P106)。教师“对正义、自由、个人权利、以及在最弱小者遭受剥削时捍卫他们的献身精神”,其实就是对学生当下和未来生活的重要干预——民主干预。作者认为“没有教育工作者的民主干预,就不会有进步的教育”(P107)。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来理解,没有进步的教育,也就不会有社会的进步。从这个角度来讲“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可不能只是嘴上功夫,纸上业绩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