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该松手时要松手

Leave a comment

《教育的哲学基础》认为柏拉图的《理想国》是将教育作为他的理想国的核心的。《理想国》中这样的描述很有意思:“在可知的世界中最后看见的,而且是要花很大的努力才能最后看见的东西乃是善的理念。我们一旦看见了它,就必定能得出下述结论:它的确就是一切事物中一起正确者和美者的原因,就是可见世界中创造光和光源者,在可理知世界中,它本身就是真理和理性的决定性源泉;任何凡人能在私生活或公共生活中行事合乎理性的,必定是看见了善念的。”我的理解是,在这个意思上说,教育其实就是劝人为善的,至少是帮助人去寻找和发现所谓的善的。当我们有了善念,我们就有可能在为人处事的时候轻松自如,游刃有余了。

做人、做事总是像个斗士,是要出问题的,该松手的时候,一定要松手。当然,总是摊开五指也是会出问题的。我们的问题就在于总是各执一端,忘记了松弛有度。目有张合,手有松握。张合之间有变化,松握之间有乾坤。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该松手的时候,一定要松手。松手,其实是为了更好的握拳。我还是相信当我们明白了紧握与松开是一样的重要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是一定会变得更美好,更有情趣的。

为什么在今天,我们依然疯行将学生的学习实践安排得紧紧的,总以为抓紧了就一定会出成绩的呢?恐怕这与我们的所谓哲学观念有着千丝万缕的渊源吧。一直以来,我们奉信的不就是“多快好省”、“勇争第一”、“敢为人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些哲学命题命题吗。在这样的“哲学意识”中,我们坚信人是可以胜天的,要“胜天”那可不是一件马虎的事,是要握紧,再握紧的,不是说“阶级斗争松一松,阶级敌人功一功”吗?我们一松手的话,天不就要掉下来?可是,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总是握着个拳头不放松的话,我们的手臂会怎样,我们的身心又会怎样呢。

理念论者的意识中,所有的教育都是“自我教育”。所以,霍恩主张,“教育应该鼓励学生具有‘不断完善的愿望’,个体在教育活动中朝着理想的典范进行自我塑造——这是一项需要毕生的努力才能完成的任务”。所以,身为教师,在许多时候是要学会松手的,松手的目的就在于,要让我们的学生一旦离开了我们和学校,能很好的独立学习与思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