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推动阅读乃教育人之本份

Leave a comment

在造纸术、印刷术、互联网日臻完美的今天,在知识由小众化的“精英专营”发展到唾手可得的大众时代,读书反而成了某种累赘物。更叫人诧异的是,学校和教师对读书的正常需求日渐萎缩,仅有的“需求”也只是游离于教材、教辅、作业这三本“书”上。如此尴尬的背景,让“推动读书”成为当下校园重构“启智生慧、润泽生命”的不二法门。

在当下这样一个快餐化时代,想要静下心来读一读书,确实已经成了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所以推动阅读要有这样一个心态:只要慢慢的有些人能够翻翻书就当心满意足了,慢慢的我们就可以将这些翻书的人组织起来一起阅读,一起分享阅读的喜悦。

推动阅读,让更多的教师成为教师。去年我们的“教育行者读书会”的朱建老师到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的东社学校当校长,我送他去报到的路上,给他的第一个建议就是要将教师组织起来读点书,努力让更多的教师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教师。他上任后的第一次教师培训,就是将我们读书会的邱磊老师请过去介绍他的教育阅读体会。邱磊老师在阅读《民主主义与教育》的同时还读孟子、老子、庄子,把老庄的思想跟杜威的思想有机地融合在一起。写了近十万字的读书笔记,并在与其他杜威阅读小组的成员共同分享的基础上,主编出版了一本《偷师杜威》。

不久,东社学校组织成立了一个“青榆读书社”,将一所原本十分凋敝的学校的老师们聚集起来了。朱建老师将我们当初在二甲中学坚持的“带着问题阅读”的原则带了过去,提出了“话题+读书+研讨”的“七步读书法”。目前他们的读书会成员正在读苏霍姆林斯基和陶行知的教育著作,并且已经有很多老师在有意无意地实践这两位教育家的教育思想了。

今年初,山东东营北宋实验学校的李志欣校长请我到他们学校同部分老师聊一聊读书的问题,比较有意思的是,附近几所学校的校长、老师、朋友听说我们在谈读书的事,也一起赶来交流了。东营市育才学校的马邦勇老师回到学校,将那天的交谈向学校领导汇报了,没想到他的校长居然让他也组织一个学校的读书会。目前,他们这个读书会已经聚集了10多位老师了。

推动阅读,让更多的教育人真的懂教育。教育这些年来可以说是最受人们诟病的行业之一。个中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有一个原因恐怕就是我们这些教育人,真的很少懂教育。要改变这样的现状,就得推动更多的教育人读一点关于教育、社会、人生的专业或非专业的书籍,让我们在阅读中慢慢的理解教育,进而懂得教育。

这些年,我不仅会在我的博客、个人网站、QQ空间,以及最近刚建的APP手机终端等自媒体平台介绍我们的读书会情况,推荐我们曾经读过的和正在阅读的书目,还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来推动阅读。比如在一些报刊开设读书栏目,利用外出做讲座的机会推荐书目,在组织全区教师培训中向受训者推介阅读等。

去年七月,山西太原某区在中北大学组织教育培训,原本是请我去谈学校文化建设的。当我到达那里,听说他们的局长在开班仪式上强调了校长读书的必要性,我就将原本准备好的话题给放弃了,连夜准备了一个《读书理解教育》的话题,没想到居然收到了意想之外的效果,一家出版社的几位编辑朋友听说改了这个话题,竟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到那里来听这个讲座。

今年,当我阅读了《收获幸福的教育》、《学校会伤人》、《教育与效率崇拜》等书籍的时候,我就在我加入的那些QQ群里吆喝,粘贴我的阅读笔记,没想到许多朋友在我的“怂恿”下,也买了这些书籍来阅读。前几天广西钦州市一所中职学校的老师给我留言:“宗叔好!在您的博客中看到推荐的《学校会伤人》一书,买回来刚看了30多页,就被我们的校长兼教育局长借去看了,真的盼望这位大领导看到您推荐的这本好书后会有所感悟。谢谢您的推荐!”

是的,教育人就应当是读书人,校长和教育管理者更应该成为读书人,成为师生乃至整个社会读书的引领者和推动者,学校合教师培训机构更应当担当起教师阅读推广的重任,当越来越多的教育人喜欢上阅读的时候,也许我们的教育改良就将成为可能了。

阅读推动,是慢功夫,需要的是浸润。推动阅读乃教育人之本份,绝不能以摘取一顶“书香校园”之类的桂冠为动机。阅读推动要想有所成效,起初的要求不要太高,因为曲高总是会和寡的。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努力营造一种读书的氛围。要想尽办法鼓励那些想读书、善读书的教师去阅读、研究、言说。要给他们搭建一个平台,推动阅读建立非官方或者官方的读书会,不失为一条可行的路径。

我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尤其是校长们每年能给老师发发书,当然发什么书,是需要选择的。比如说吴非、张文质、雷夫、帕尔默等当下有影响力的作家的作品。慢慢的可以读一点杜威、卢梭、弗莱雷、A.吉鲁、斯普林格这些教育大家的文字。他们的文字尽管读起来有困难,如果我们联系教育教学的实际问题来体会的时候,也许就有可能读懂了。

推动阅的关键,是要在推动中让教育人经历实实在在的阅读体验和思考,在体验和思考中改变我们的教育理念,进而改善我们的教育生态和教育方式。我给许多读书会的建议就是:教师的阅读,要围绕具体的教育教学问题来进行,因为教师不是理论研究者,而是教育实践者。研究理论是研究者的事,而作为实践者阅读的毛病就是泛泛而读,泛泛而读是读不下去的,是没有味道的。要想解决这样的问题,就需要一个抓手,即围绕具体的教育和教学问题来读,一方面要“六经注我”,另一方面更要“我注六经”。

 

我有位朋友曾有个妙解:读书,能读其厚,以增知识;能读其薄,以阅经典;能读其透,以明道理;能读其破,以悟得失。读人,能读其言,方察其学;能读其行,方察其力;能读其貌,方察其性;能读其友,方察其德。读茶,能读其浓,可知苦涩;能读其淡,可识轻香。能读其暖,可辨友谊;能读其冷,可体人情。这“三读”,我觉得很有道理,书是要慢慢品的,就如品茗,慢慢地你才能品出个中味道,你才能透过文字,看到那个人,在与那个人的心灵交汇中,慢慢地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