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们为什么要保持“初心”——读《乌合之众》

Leave a comment

勒庞认为“在所有的时代,尤其是在大革命时期,伟大的领袖头脑之狭隘令人瞠目;但影响力最大的,肯定也是头脑偏狭的人”。这样的情形,在一个崇拜英雄的民族,更是如此。我们时不时地总是要推出几位英雄的。英雄们也正是看中了民众的亲信、狂热、极端等情绪化的品质,也总是会时不时地弄出点动静来狂热的信众看到的只是英雄和领袖的高大伟岸,丝毫不会觉察他们偏狭与龌龊,这就为领袖和英雄收罗信众提供了可乘之机。教育界的野心家们有几个不是这样?

勒庞在考察“法国公民中最野蛮的成员”的时候,发现了这样一种现象他们“原来都是些谦和的公民”“在正常环境下他们会是一些平和的公证人或善良的官员,风暴过后,他们又恢复了平常的性格,成为安静而守法的公民。拿破仑在他们中间为自己找到了最恭顺的臣民。”这样的情况在教育圈子里似乎更为明显,看看那些拜倒在山门下的普通教师,原本何尝不是善类?狂热之下初心难保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的是要在任何时候保持初心的意义所在。当然,领袖们要的就是我们失去初心。

群体的无意识为领袖和英雄们提供了可乘之机,振臂一呼,拥者千万,所谓“抱团取暖”也就成了蛊惑人心最好的丹方了。这也就是我一直以来不主张“傍大款”,立山头的原因所在。好玩一起玩玩,不好玩就不玩了。就像深处QQ群之中一样,淡然,警醒你才可以避免将精力耗费在不必要的拌嘴上。

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我们完全不必去攀龙附凤,我们在群体中自有我们的作用,勒庞认为即便是最博学的学者,他们能做的也只是支配某种规律,但绝不可能创造规律。他们的伟大的思想尽管是由他们的独立头脑创造出来的,但群体的禀赋“提供了千百颗沙粒,形成了它们生长的土壤”。领袖和英雄的可怕就在于贪天之功为己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