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假如我们真的想“不让一个孩子掉队”

Leave a comment

“不让一个孩子掉队”“一个都不能少”“为了一切的孩子”这样的冠冕堂皇的口号,似乎不仅中国有,美国一样有。据《收获教育的幸福》的注释说,2002年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国会就曾通过了有关公立学校孩子教育的一个法案。这个法案提出,基于标准化教育的改革,认为建立高标准的、可测量的目标,就能就能提高每一个体的教育成果。同时,要求各州对烦接受国家津贴的学校进行学生基本能力的评估,并达到各州自设定的成绩标准(P31).。因为“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旗帜高高矗立在教育的视野里,“高额赌注般”的考试也就名正言顺地成了基础教育的主流了。中国如此,美国也是如此。

而相对于美国的公立学校而言,我们的公立学校面对的验收评估似乎更多,而每一个评估验收,教学质量的权重总是相对比较高的,大家感兴趣的话不妨百度一下这类评估验收的条款看看关于教学质量的条目,看上去也总是与考试成绩升学率无关的,但接受过验收的有都清楚,这教学质量实际指向在哪里,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些数据是铁炮轰不掉的,是有案可稽的,验收评估要的就是数据。于是,学校为了生存,为了通过验收往往就只有在一考定终生上下赌注了。于是我们有了亚洲恐怕也是全球最大的考试工厂,有了高考吊瓶班,更有了许许多多的超级学校。当然,这些只是形式,更要命的恐怕还是所谓的军事化管理,精致化管理,计划订到每一天、每一课,还有这样那样的唯分数的“高效课堂”模式。

一考定终生,带来的就是不考的不教,分值低的少教。艺术课被减少,体育课被裁减,实践可被排挤。尤其是江苏的高考模式,高中教育几乎就是语数外的“教育”了,许多学校语数外三科一周分别是要开到八九课时,甚至十几课时的,选修学科因为只要等级,一周有一两课时就这样忽悠过去了。为考试的语数外对孩子未来的发展究竟有多少帮助,我们谁也不会去想,当然也容不得你去想。这样的学校生活,就如戴维•布鲁克斯所说的那样,是容不得孩子“沉迷或热衷于那些不在考试范围里的任何一个课题”的。在这样一种考试选拔体制下,人们唯一能选择的就是规避风险——谁也不愿意输在考考场上。尤其是做父母的,当然也有当校长的、做教师的,更有与考试成绩息息相关的官员们。

这样的情形下,孩子们探究的热情被抽干,奇妙的想象被扼杀,求异的思维被同质化。学校就这样“把我们的孩子修剪成平庸而又自满的造分机器”(戴维•布鲁克斯)。开明学校的难能可贵就在于,它不仅清楚地认识到“人的社会化过程不在考试之列”,当然,在目前情况下它也无法考试,然而学校教育的目的主要就在于促进人的社会化,所以在它们的五个个办学目标中,有三个是关乎社会的:适应时下社会;迎候或然社会;创建合理社会。它们清清楚楚地认识到帮助孩子学会建立有意义的社会关系才是学校教育的重点所在,因为只有学生的“个人素养、社会交往和智能学识发展好了”,他们的未来才能“像抽枝的小树快速发展”。所以,它们致力于建设的是一所培育多种关系的学校,要的是帮助孩子知道如何建立各种人际关系、社会关系,倡导的是将心比心、如何让自己成为健康关系的榜样、如何直面冲突与化解纷争、怎样学会担当与分享、怎样悦纳自己与他人、怎样从父辈手中接替与传承、如何善待婚姻与家庭、如何置身于当下和未来的世界等等。试想一下,从这样的学校走出来的学生,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

如果我们真的是从我们这个民族与人类的未来思考我们教育的“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愿望的话,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