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学校读书会的运作

Leave a comment

学校读书会读什么、怎么读

凌宗伟

读书会读什么,这是大家比较关心的问题。我的体会是,如果我们读书会的成员是从经典阅读入手的,如何选书就不是问题,想一想你都同古今中外最具智慧的人对上话了,时下那些聪明人出的书有没有智慧,你还不能辨别吗?

当我们读了基本经典,许多书拿到手上一翻就知道有没有智慧,是不是你想读的。我们的问题出在我们平时所读的已经不只是二手货了,译本不就是二手货吗?我们更多的同仁,一本译本都没有读过,读的只是三手货、四手货。在咨询发达的今天,尤其是在互联网世界,博客、微博、微信信息泛滥,尤其是那些大佬们的文字,更是让人眼花缭乱,教你静不下心来。殊不知那些其实早已经搞不清是几手货了。更为迷惑人的就是当下那些聪明人转手人家的东西变为自己的著作成为这个时代的经典的东西了。

具体的说来,选书首先要选出版社,那些老牌的出版社出书是很挑剔的,因为它们知道爱惜自己的羽毛,译本还要看译者,比如胡适、梁启超、梁实秋、周作人、徐迟、资中筠等大家翻译的就比较靠谱;其次,就要看目录、内容提要和前言、后记了,同时还要关注一下相关的书评和名家的推荐语,从这里我们可以了解到一本书的主要内容与观点。再厚的书、再经典的书,基本的观点就那么些,当你了解了一本书的基本观点后,也就大致可以判断这是不是你想要读的输了。

如何阅读一本书,也是有考究的,建议各位不妨读一读莫提默·J·艾德勒、 查尔斯·范多伦的《如何阅读一本书》,这本书是一本指导人们如何阅读的名作。介绍了阅读的方法、技巧,阅读所应具备的广阔视野。我以为郝明义、朱衣的译本相对好一点,大家感兴趣的话,不妨买一本来读一读。

同时可以买一本《快思慢想》翻一翻,这本书指出了我们每个人内心都有两个不同的人格特质,一个是系统一,一个是系统二。系统与是冲动和直觉,系统二是理性和小心。只有两个系统相互作用的时候,人才可能少犯错误,不犯错误。许多聪明人的第一系统是相当厉害的,但是这些聪明人不见得会使我们避免偏见,理性应该和智力分开。这就提醒我们,我们在阅读那些上榜书书的时候,不能凭热情和冲动,还要有理智和小心紧跟其后,也就是我们要有我们自己的思考力和判断力。否则,我们就难免被忽悠。

我们的学校读书活动究竟如何,不是看报道,听介绍就可以判断的,我们还要亲历其中,亲身感受,发动系统二来考量。

我应邀参加一个三所学校的读书联盟活动,直觉告诉我,在今天居然有三所乡村小学有一班人组织起了读书联盟,真是件很好的事情。但是究竟好到什么程度,我必须在在现场看了、听了他们的活动和介绍才能有个相对靠谱的判断,这就要动用第二系统。

你比如说A小学我更多看到的是学生层面的,反复强调的是学生的读书图书漂流活动,很少有教师层面的活动,我就想,没有教师和学校领导的阅读,学生的阅读活动会扎实吗?我的想法就是,教师不读书凭什么叫学生读书,校长不读书凭什么让教师读书。B学校起步比较晚,更多的考虑的是规范,但如何将任务驱动它变成教师个人的事情,变成教师的需要,变成他们生活的一个部分,还不是太明确。C小学起步很早,但是曲曲折折、断断续续,所选的书档次不高。如果没有系统二的跟进,就有可能只是停留在唱赞歌的层面,不会想到如何将这样的活动推向更高一个层次。
类似的问题就是我们在推动阅读和组织读书会的时候必须改变的。阅读首先要学校领导,尤其是校长开始,只有学校领导和教师喜欢上了阅读,学生的阅读才可能落地生根,才可能提升,因为学生相对与老师来讲是缺乏判断力和持久力的,他们的阅读是要在我们的指导下进行的,我们不读如何去指导学生去读?

前面说了阅读,还是要从经典入手。当我们阅读了教育经典,我们就有可能回到教育的元典和教学的元点。教育本是关乎道德的事业,也是关注人的生命的事业,用杜威的话来讲就是“教育既生长”,所为生长,就是人的生长。如果我们回到这样的元点,我们就会反思越演越烈的应试教育究竟是领导让我们搞的,还是家长让我们搞的,还是我们自觉自愿参乎期间的。我们不否认现行的教育体制的管理体制几乎到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这样的境界,但它还是有缝隙,有网眼的。这缝隙和网眼就是我们可为的地方,可改善的地方。如何改善,读点相关的书啊。

当我们认认真真读了几本关于教育、哲学、人类学、社会学经典以后,我们就有可能自觉不自觉地在疯狂的不顾学生身心健康,一味地抓分数的时候,多一点对学生生命的关爱和呵护。如果没有深入的阅读和思考,我们是不可能有这种意识的。

在当下的情形下,读书会的操作,我个人认为一定是要有一定的任务驱动的,可以在一定的时间段大家共读一本书,并且要将阅读同具体的教育教学工作结合起来,具体的路径是,以读促思,意思促改,以改促写,边写边读。读的时候没有自己的思考,没有筛选,没有判断,没有问题,你就变成了一个海绵,你就只有吸收,管不好还要漏掉。读了想了,不付诸行动,最多只可能成为理论的巨人,当你付诸行动了,理论才可能成为你的认知和经验,有了自己的经验,记录下来,不仅可以与人分享,还可以帮助自己对问题的再思考,再认识,写的过程会促使我们回过头来再读,甚至驱使我们去读更多的书籍。

读书会要有活力,一定要重视发挥“鲶鱼效应”。这鲶鱼,可以是外聘的专家,也可以是读书会的成员,当然作为读书会的组织者更应该义不容辞。鲶鱼,不仅要先读一步,还要不断地搅动,要将同伴的情绪激发出来。要不断地舍弃我们已有的认知,只有死去才可能活来,我们只有每天每刻都让自己原有的思想死去,我们才可能有活路,才可能有所改变和创新。

回过头来说,读书会只是一个抓手而已,它的最终目标我以为是要帮助每个成员建立起自己的书柜和书目,当读书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成为一个人生命的需要的时候,就不在乎有没有任务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