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不合适”的校长,在争议中行走

Leave a comment

我做过13年的高中副校长,“知天命”那年才通过笔试、面试、测评、考察,担任了金沙中学校长。区政府领导找我谈话时说,你是个有个性,想做事,有争议的人,要是没有公开竞聘,还真就做不到校长,不过按你的思路去干过三年五年,我相信,是会有成效的。

他们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就我的学历、性格和处事风格,是不适宜做校长的:中师毕业,风风火火,口无遮拦,干干脆脆。尽管13年来在四所学校任职,与多位校长共事,见识了各式的管理风格及成效,但由于自己个性等方方面面的缘故,还是没领会当“一把手”的“要义”,做了10个月的校长,就因“工作需要”下岗了。过了半年,因为二甲中学校长何明先生退居二线,区里领导想到我还是能做事的,可有人说凌宗伟是不适合做校长的,区里还是在争议声中起用了我,让我来到现在的二甲中学。

求新,量体裁衣找理念        

在我接手金沙中学时,已经在那里做了两年多的副校长,我的前任校长工作勤奋,思路清晰,为人忠厚,我们的合作很是愉快,因为学校连续发生了几起校园事故,中途调离了,尽管很为这样的调离而伤感,但也只能无奈的面对眼前的困难了。

从何处下手?我悉心研究了学校80年来的发展沿革,将几近被人遗忘的历史重新整理,发现如此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必将在某种程度上增强办学自信。比如,清末状元张謇当年题写的校训是“以学愈愚”这不就是我所向往的“开启智慧,润泽生命”的教育吗?于是我将这四个字放大装帧在学校大门屏风墙面上,请张謇的孙子张绪武先生为学校题写了校名。在此基础上,经过充分酝酿,我们提出了“秉承传统,彰显个性,提升品位”的管理理念和“让家长放心,让社会满意,让同行认可,让学生向往”的办学思路。好想风风火火干一下。没想几乎落得一个“出师未捷身先死”,人封“袁世凯”,光荣转岗了。

20089月,我调到二甲中学担任校长。我就想,这一次可要把握好自己,在这里尝试一下我所向往的“生命化教育”。我觉得作为一个后任者,对学校传统文化要有一个妥协的心理,必须在继承中发展。我发现这里没校训。我就跟几个副校长讨论,是不是定个具有个性的、我们独有的校训?于是,我们在《礼记·大学》:“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几句话中得到启示,将“行于天地、止于至善”立作校训,目的是昭示学生“做诚实人、行阳光道、求真善美、立天地间”。

同时,我们对学校原有的办学理念、办学目标,都重新作了诠释。比如办学目标,我把原先“办有灵魂的教育,育有底气的人才”,变为“办有灵气的教育,育有个性的人才”。不久,对校训、校风之类的解释也全部上了墙,在学校的中心大道,我们用“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对校风进行了诠释,希望全体师生用中华美德来约束自己的言行,也希望我们每个人能修身立德,做一个有真才实学、追求诚真、崇尚美丽的人。

在此背景下,我提出了“人文关怀,文化立校,效益优先,质量第一”的学校管理理念。另一方面我又发现学校的现状充满着“老二”哲学:凡事得过且过,不事张扬,囿于一隅,习惯于“稳”和“慢”。如何改善这种精神状态?还是要在“第二”上做文章呀,“第二”永远是第一的威胁,因为它紧紧咬住第一;同时,第二如果不努力,就可能成为第三、第四,甚至老末。于是我们又明确提出办学追求应该是什么的问题:“二甲中学,今天第二,那么明天呢……”藉此引发全校师生去思考、去分析,最终使大家认识到:所谓的“老二哲学”,应该是时时提醒我们具有“前有目标,后有追兵”的忧患意识,葆有永远前行的精神状态,于是“今天第二”的办学追求也就明晰了。

改变,找准命门和死穴      

理念澄清了,想要变成现实,就要靠找准践行理念的命门和死穴了。

金沙中学属于我们常说的“县城二中”,生源状况可想而知。要重塑形象,的确有点难。比如,放学时,学生的自行车会在机动车道上横冲直撞,让过往行人心惊肉跳。于是我们在全校组织开展了“关注生命,各行其道”的教育活动,我和导护老师天天在学校周边维持上学、放学时的交通秩序。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学生走路,骑车就渐渐守规矩了,群众对学校的看法也随之慢慢改观了。

由于地域原因,金沙中学的家长对孩子的教育投资非常重视,包括在艺术,体育等专长方面。为此,我们对高中部的办学思路进行了一定的调整,扩大了艺术班的办学规模,让那些有艺术专长的孩子专心攻读艺考方向,有效的提高了学校的高考升学率,学校不久就被评为“南通市艺术教育特色学校”。

而二甲中学地处南通市东南一隅,学校本身的存在方式、行为方式和发展方式都深陷在竞争激烈的土壤里,面临着诸如师资、生源、区域规划调整等不可回避的缺陷,士气始终是关乎存亡的重要因素。怎样将教师的情绪调动起来?我首先想到的是网络。新班子组成没几天,就提出了“让每个青年建一个博客”的要求,我还给全体教师发了一条有关建博和加入学校博客圈的短信。到如今,“教育行者”博客已是一个拥有216人的团队了。

通过建博,写博,不少教师不仅精神面貌发生了变化,对教育的认识和思考也大不一样了。在首届南通教育博客评选活动中,学校得了一个一等奖,两个二等奖,把大家那个乐的呀。在“1+1”教育的“教育写作优培计划”的首批24个培养对象中,学校一下子进了四位老师,惹得社区里那些网友好是一阵嫉妒。

如今的二甲中学,在网络上除了“教育行者”、“张文质读书之友”、还有“心智家园”、“三人行”班主任工作博客圈等。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还建有“教育行者”校内办公QQ群,邀请了校外的教育专家,优秀教师,教育报刊编辑作为学校的“专家组”,有了他们的引领,老师们的视野大不一样了。

在二甲中学这两年,我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校本培训。培训坚持围绕在生命化教育理念下的“学校行为文化建设”来展开,通过读书活动,专家讲座,学术沙龙,课堂诊断等校本研修活动,以及走出去参观学习等多样形式,改变了教职工的教育理念和行走方式。我们的行为文化建设,不仅有行动,更有自己的理论建树。

两年多,学校前前后后邀请了60多名上百人次的教育专家前来指导,其中不乏孙绍振、张文质、成尚荣、刘铁芳、许锡良、陶继新、陈大伟等有影响的大家和名家、名师。学校还先后承办了“全国生命化教育课题研讨会”、生命化教育团队的“《中小学生命读本》审稿会”、全国语文教学比赛一等奖得主“语文教学精品展示课”,以及市一级的教育教学研讨活动。还有学校一以贯之的“生命化课堂建构研究”活动。这些活动,不仅推介了学校,更成全了教师。学校的面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学校的知晓度,美誉度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用人,还是豁达一点好

学校的管理,难就难在对人事物的管理上。应该感谢13年的副校长经历,让我明白了作为校长,最忌讳的是心胸狭窄,玩弄权术;最明智的就是用豁达的胸襟面对学校的人事物。

刚接手金沙中学时,我就告诫自己,一定要做到用制度管人,用制度理事;要让大家各行其是,各负其责,人尽其才,各尽其事。金沙中学有位副主任黄京宁,多数人认为他是个“刺儿头”。但是我发现,他有几个特别之处。一是非常孝顺。第二是工作能力强。怎样用好这个人,就成了我的一个心结。众所周知,管厕所是个大家不怎么愿意接手的活儿,我借了个机会,让他负责全校上下38个厕所。谁知仅用了一周时间,那些个原本臭烘烘,脏兮兮的厕所通通焕然一新。那是他穿着套鞋带着手套同清洁工一起干出来的。渐渐的,那些流言蜚语就消失了。我不久就宣布,黄主任除了要管理厕所,还要管理食堂。就这样,他成了学校的“进出口公司”总经理,最近他被推选为那里的工会主席了。

刚到二甲中学,每当我给学生做讲座的时候,教务处总要出个广告,于是在“教育行者”博客群建立之初,有人匿名在我的博客上留言:“我不得不说你放的屁都是香的”之类的话。有同仁建议我将这些评论给删了,我说,没事,留着,这些留言其实是对我的一种提醒呀,于是我这样提醒自己,感谢那些伤害你的人吧,因为有了这些明里暗里伤害你的人,你会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用心思考,谨慎行事,少犯乃至不犯错误。

到二甲中学之后,我听说有位姓郁的老教师也“很麻烦”,于是就注意观察。几个月下来,我发现这老教师工作认真,敢说敢为,在教师中也有一定的影响力。鉴于当时学校教学管理人手不足等情况,我就同校长们商量,可不可以让他进学校教研室参与管理。大家都觉得可以试试。

于是,郁老师“升任”至今,不仅认真负责的完成了学校交代的日常工作,还能天天早起到校与学生一起做早操,每天不定时的在校园巡视,发现问题及时提醒同事解决。其行其事真是令人感动。

对他的使用也是遇到不少阻力的,时常有人提醒我:他过去怎么怎么样。我的态度是,用人,不看过去,过去已成历史;也不想未来,未来难以预料;关键是当下。当下,只要他能为事业着想,对学校尽职,又何必要将人推到对立面上去呢?再说,谁能像他这样天天如此?就这样,对他的看法和评价也在慢慢的改变着。 

30多年前学太极的时候,师傅常常提醒的一句话:太极的要义在借力和化力,关键是化力。如何化力,30年了,我还没参透,今天想来,在用人的问题上,是不是也需要“化力”呢?

也许正是因为我的风风火火,口无遮拦,干干脆脆,才总是与其他校长们相左,似乎也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另类了。周边的同仁称我为“老卵”,也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意思。网络上,有人称我“凌扒皮”,呵呵,无所谓呀。

这些天,时不时会接到一些家长的电话,有强硬的,有温柔的。目的就是一个,反映某班某学科教师责任心不强,教学业绩不好。是的,作为家长将孩子送到我们这里来,他们就是将他们的希望托付给我们了。作为学校,作为教师我们承载的责任确实是大了一点。

不过细想起来家长们并不苛刻呀,不就是希望个别老师责任心强一点吗?如果我们的孩子遇上一个责任心不强的老师的话,我们又会是怎样的心态和言辞呢?我再一次想到的是,作为教师,首先得将自己的孩子带好,这样我们才能更好的体会家长的心情,家长的纠结。当我们体谅到家长的纠结的时候,也许我们的工作态度就会有所改变的。

将近五年的努力,学校行为文化建设确实推动了学校事业的发展,也确实提升了学校的知晓度与知名度。然而细细想来,改变,其实是很难很难的。行为文化建设,关键是要改变师生的行为方式。你想想看,一个人的行为方式已经几十年了,怎么会说改就改了呢?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改呢?这样看来就许多问题就复杂了。

看了关于“五道杠”少年的文字,参加香光寺的一个开光仪式,听到几个得道的僧人的一些议论,那个感慨呀,无以言表。

只是感觉当下的僧人政治意识和商业意识是大大超过我们的想象的;现在的家长望子成龙的心情更是无以复加的。僧人都已经如此了,我们还希望每一个教师能够静下心来读书,聚起神来教书岂不是过于天真了?

这样一想,个别同仁对学校行为文化建设,对学校工作缺乏热情也就可以理解了。 

不愿意被别人改变这是每一个人固有的心态,你是这样,他是这样,我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所以,我们不要总是想着去改变什么,更多的是我们要经常想想我们如何用我们的观念和行为去引导。人总是有自尊心的,凭什么一定就要听你的呢?你要让他感受到你的关心和帮助是出于真心的,他才会有所触动。所以,我在今天的班子会上反复强调,少讲大道理,多提供指导与提醒。当下教育的外部环境已经够恶劣的了,我们千万再不可以自己折腾自己了。

许多时候,作为管理者,按规矩处事,会得罪人,不按规矩处事会得罪更多的人。二难的呀!管理中想不得罪人,你就要本着帮助人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人。你的指导与提醒要的就是坚持了。你所做的也许今天他不理解,明天还不理解,甚至以后也不会理解。这就需要我们改变自己了,也许这就是我这些年为什么会尽可能的不用减法,用加法的原因了。

就好比我总是同语文教师讲,学生的作文需要很多方面的积累,要追溯到小学,。小学没弄好,就要等40岁以后了,我说的是中学作文是教不出我们期待的进步的,因为从小就不晓得写真话,就假大空了,不是我们一教就会改变的,要要扭转假大空,只有等他有了阅历,有了思考,有了认识才行。以此看来,改变是要有耐心的,只要我们有所期待就行。

行走的过程中更多的是曲折,是反复。反复是正常的,没反复相反倒是不正常的。比如说乱丢乱扔的现象吧,国人都扔了几千年了,你想通过几年的努力,大家就不扔了,岂不天真!再说历来就没看到也没听到在教室里养几尾金鱼的事,忽然就养上了,过不几天还一尾一尾的死掉了,这不是自寻麻烦吗。死了就将鱼缸守将起来,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可以省了许多麻烦的。可是对我们像曹丽芳老师,岑洁萍老师她们对班上金鱼缸出现以后那样去关注学生的微妙变化的时候,也许我们就会发现许许多多的美好了。

文质君说:“教育是慢的艺术”,管理也许更应该是慢的。

现在已经不再是校长了,但校长的经历帮助我慢慢的理解了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学校、以及我们这些教师面对的困境与挑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