邝红军、凌宗伟:“批判教育学”的核心主题是什么

Leave a comment

我告诉邝红军博士我那篇《舍弃学习需要的不只是勇气》有朋友说,写得很精炼,简洁,有自己独道的见解,文字也很好。就是逻辑上有些断裂。举印地安人的例子说明要舍弃学习保存自我。后来又举学校教育为例子说明要舍弃原来学习掌握的知识。那么究竟要不要舍弃旧的东西?这在逻辑上前后文似乎不能自圆其说。

邝博士说,看了两遍。你的借题发挥,重点不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背后的权力关系。我以为,批判教育学的重点是在“学习”和“讲学习”背后的权力意涵。你讲的两个方面,一是舍弃那种丢掉自我并体现他者权力的学习,一是舍弃自己之前的学习结果。你的重心在“保护和更新自我”。

我说,是的穷·温克所说的,其实是政府用全力强迫所有人学习他们设定的那一套。

邝博士说,批判教育学核心的主题,就是教育与权力的关系,或者叫“权力批判”。温克也不例外。

我说,是的,穷·温克开篇就谈规定课程,其实就是对权力的批判,她认为,规定课程是对语言的控制,对语言的控制就是对思想的控制

邝博士说,你自己心里明白,但外人通过你的文字,未必清楚你的逻辑。如果你明确表达的是我们这代人,这代中国人要舍弃原来学习的那些东西,因为那些东西就是他者权力的产物,就跟你说的第一个意思承接在一起了,也符合你引用的温克的文字的意思。但显然你第二层意思,不全是我刚说的这个意思。你的核心思想,似乎是讲“自我的形成”。

我觉得邝博士说得有道理,这就是我写的是我自己,读者读的是世界,他的世界。我第二层说的是自我更新。我这文字的构思的是拒绝成为“好人”,不断更新自我。

邝博士说,是的,而且是他人定义的“好人”。“舍弃学习”,这个命题非常深刻。包括拒斥普世价值,也是一种舍弃学习,背后是要维护自己的权力,怕失去自己的权力。我估计,台湾那边,可能不是翻译成“舍弃学习”。我回去查一下台湾版的,可能有别的译法。

我说,好。那我在衔接上改一下。

邝博士说,你读的东西和写的东西,已经开始让很多人看不懂了。因为你已经“很哲学”,而一般人,还是欠缺眼光的。须不知,你已经把很多人甩在后面老远了。另外,你已经有了一种我称之为“理论叙事”的写作风格,让自己的思想通过文字自然流淌,不再是一、二、三地纲要式的截断来阐述,很多编辑和读者都未必能适应。这里有个“意识流”的概念,属于你的,别人可能进不来。

我告诉他,让自己的思想用过文字自然流淌,不再是一、二、三地纲要式的截断来阐述,我自己倒是意识到的。至于“很哲学”,我倒真的不清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