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为什么说我们的孩子没有真正的自我

1 Comment

近来阅读卡尔的《积极心理学》,许多问题以往有些思考,也有些感觉但总是表达不够清楚,不够准确,这一读常常会感到眼前一亮,心理砰然一动。

我们总是为幸福而纠结,我也曾经在一篇短文中说过,其实幸福很简单:父母健康,子女懂事,工作平稳,有一定收入。有父母唠叨,有子女撒娇的人生是多么的幸福,然而许多时候我们却总是感受不到。今天都卡尔的《积极心理学》你会忽然赶到人生的幸福与否其实就是人的一种情绪,一种态度,或者说就是一种感受。

当我们在积极的情绪中生活和工作的时候,我们必然会感受到某种生活的、工作的、人际交往的乐趣。尽管人的情绪会受到人所在的社会文化的浸润与影响,有人质疑过我关于首先是爱自己,然后才可以爱他人的观点,我也常常貌似无语以对,卡尔的“在个人主义文化背景人们体验到的主观幸福感比在集体主义文化背景下更强”更坚定了我这样的认识,我们之所以总是感受不到我们的幸福,不就是因为我们长期以来在某种教育观念的灌输下失去了自我的缘故吗?

当然有人也许会问在当下的独生子女文化背景下,孩子们的自我中心主义如此泛滥,你还强调要爱自己,这不是一种误导吗?其实,在独生子女文化中,我们的孩子往往是丧失了自我的,他们身上背负的更多的却是父辈乃至祖辈的压力与负担,当他们这这种负担的压抑下,所谓的“自我中心”也就慢慢形成了,于是他们在许多不当自我的时候,往往显得过度自我,而在应当自我的时候,却没了自我。也就是说,许多独生子女看起来很自我,其实是没自我的,他们的所谓自我,其实是父辈乃至祖辈,甚或是某种社会文化操纵下的自我。这养的自我是毫无幸福可言的。其实扒皮想说的是,独生子女家庭,我们总是希望我们能给孩子以幸福,而事实却往往事与愿违的。

作为网民常常会有网友请扒皮给他们修改改文字,扒皮往往又总是不会给他们具体的意见,一方面因为我本就不是高明的写手,另一方面更因为扒皮始终认为率性,真实的文字才是好文字,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和认识,他对生活的再现与认识的文字,本就当是自由流淌的,许多时候不要苛求,自我流淌的,才是真实的,矫揉造作的东西没看头,为修饰而修饰,就是伪饰,伪饰下,你是看不到人的真实的,所以,扒皮对一些高人的文字常常怀疑。再说,写作,尤其是成人的写作是慢慢来的,急不得的。你一急,就毫无写作的乐趣了。当写作不是乐趣而是痛苦的时候,不写也罢。

其实我更想对某网友说的是,多读点经典和原著吧,总是读人家解读了又解读的文字,你如何有你的解读和认识。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我为什么说我们的孩子没有真正的自我”

  1. 刘德华

    这是一篇有意思想高度的信件,三个学生没有冒犯教师,却被一个具有7年教龄的优秀教师扇了三个耳光,最后在“为了学生好”的话语下被优秀的校长和谐了,结局似乎皆大欢喜,但是这个处理的过程和方法值得深思。教师打学生的冲动似乎具有偶然性,但是偶然性中有必然性。可以设想一下,这位老师会在冲动之下去打同事、校长、警察、政府官员吗?教师之所以冲动性地打学生并非完全是冲动,而是有无意识的理性。这种教育行为其实反映出教育场景中师生的真实关系,在某种意外因素的刺激下,一切原形毕露。这里不是强调对教师的谴责,但是作为校长、作为当事教师确实需要向学生道歉、向家长道歉,最好是书面道歉和口头道歉都有。做错了事情向当事人道歉是一个文明社会最起码的要求国家之间的交往如此,个人之间的交往也是如此。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