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面对“绑架”

1 Comment

有人说,当今的中国教育,实际上已经被某种力量所绑架。绑架的表现就是:教育,失去了自身的目标,听任某种力量挟持着,往死胡同走;学校,已经越来越不像学校,被某种力量,一天天演变成了名利场;教师,已经越来越不像教师,被某种力量操纵着,一步步转变成了木偶和机器;学生,也越来越不像学生,失去了自由生长的权力,被某种力量羁押成了一桩交易中的人质。这种绑架教育的力量,就是肆意扩张,没有边际的管理教育的权力,就是教育官员头顶上的那顶乌纱,就是与他们的乌纱密切相关的所谓“政绩”。因为“政绩”,学校实际上已经不是单纯的学校,已经不是单纯的培养人才的地方,它实际上已经异化成了另一种形式的官场。这种被绑架的教育,表现出一些明显的特点。其一,教育的话语权,不在学生身上,不在教师身上,而在校长、局长等教育官员身上(许多学校的校长都有行政级别,是地地道道的官员)。其二,教育的目标,不以人才培养为本,而以官员政绩为本。这样的教育,人才培养是次要的,有时候,甚至只是一种口号、一个幌子,而真正的目标,却是官员的政绩。其三,导致弄虚作假和许多反教育现象的存在。这种教育,眼睛是向上的,工作是做给上级官员看的,不是真心为人民服务,为国家发展,所以,许多学校,平时工作并不落到实处,不按国家的教育方针政策办,专好投机取巧,弄虚作假,做表面文章,迎合上意,以博取政绩。说得倒也不无道理。

我想说的是,绑架者可恶,也可恨,但是心甘情愿接受绑架就可悲了。其实,许许多多校长局长也是被绑架的(当然不排除心甘情愿的),你不被绑架行吗?天网恢恢啊!可是,我们内心要有自己的主张啊,强大的行政主导,社会压力,家长需要,就是要逼良为娼的。《二六七号牢房》,有这样的句子:手里要拿稳,心里也要拿稳啊。面对强大的行政力量,社会舆论,家长的需要,你想把持贞洁,你想以死相拼,是不可能的,你想手里要拿稳,心里拿稳,就要智慧了,要用你的智慧同绑架虚以委蛇。

这就是我常常要求我的同仁对上面要求的事情一定要应付好的缘故。你不应付好,你想做的就做不成了。你要相信,当你想做的做成了,也是能给领导贴金的。

这样一来老师们不是很苦吗?我说,怎么能够不苦呢?想想看,所有的学校都在那么干,你不那么干,你不就是怪物了?这个世界好玩的就在这里,怪物眼里一切正常的东西都是不正常的。你一旦成了怪物,你还有生存的可能吗。所以,你是要有见怪不怪的心理的。

不过,行政推动的东西其实很多时候,是容易应付的,你在应付的时候可以夹“私活”,可以在里面添加一些你想做的东西就是。你不应付,你就什么也别想做了。你就心甘情愿被绑架就是。我早年就写过一篇文字《砸碎镣铐,让舞姿更优美》,我们总是戴着镣铐跳舞的人,跳着跳着,说不定镣铐就被你挣脱了,你不跳,那就只有一条道了。

我常常对同仁们说,辛苦既然是我们的常态,为什么不开开心心去做呢?所谓“身心俱惫”是最可怕的,行政、社会、家长已经逼得你筋疲力尽了,为什么我们自己还要将自己弄得像个怨妇一样呢?哀莫大于心死,开开心心面对辛苦,痛苦的事情快乐的去做,也许你会看到一片蓝天。

面对“夹缝”的生存,心态最重要。但是作为中小学管理者和教师,我们能做的就是改善,在强大的体制力量下的改善,添加点什么,减少点什么。少一些一刀切的要求,给自己和他人一点自主的空间。



One Response to “凌宗伟:面对“绑架””

  1. 晴儿

    凌校文章说得很实在,既然绑架是必然的,那就运用我们的智慧努力去成全各方,既让上面满意,又让自己游刃有余。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