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孩子的创造力是怎么被扼杀的

Leave a comment

卡尔在谈及“天赋、创造力与智慧”的时候,有这样一个表述:“对儿童来说,在小学后期有个创造力的后退,即四年级后退现象”(P142)这个表述再一次证明我以往的一个认识,孩子的教育在小学三年级以前很重要。记得我的丫头在小学三年级以前,我们总是一再地希望她的老师们少给他们一些规定性的动作,比如做不完的书面作业与天天写日记之类。我们当初的认识就是,这个年龄的孩子,就是应该以玩耍为主的,而不是以做作业,编“日记”为主的。好在她的几位不被学校看好的老师比较好说话,多少还是认可我们的看法的。

我们总是责难我们的教育出不了创新人才,其实我们这些父母才是罪魁祸首,孩子上学了,我的眼里除了分数,还是分数,我们给孩子的总是不许这,不许那,这还不算,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我们就像疯子一样的给孩子买教辅资料,送他们上这个班,参加那个组,孩子的日子就这样被我们塞得满满的了,他们没有休闲,没有远游,没有了自己的爱好与兴趣,有的只是在父母们的攀比中攀比。这样的孩子还会有创造力吗?

昨天在上海黄欣雯女士的“故事妈妈”工作室闲聊,木春问及台湾某教授的游戏教学,感觉台湾某教授在讲学中总是会向大家介绍他的一些小游戏来激发听者的兴趣和创意,遗憾的是大陆的老师们总是玩不起来。欣雯女士介绍她们的绘本课上,也常常会穿插一些游戏,但绝不是为游戏而游戏,背后是一种体验教育的理念支撑着,为游戏的游戏与体验教育是两回事。我的感概就是我们的小学课堂的游戏就更低级了,不要谈创意,更不要谈体验,完完全全就是一些小把戏。

卡尔说6-12岁的孩子的主要社会心理危机就是勤奋对自卑,而我们的教育无论是家庭和学校,强调的就是勤奋,但却忽视了对他们的信任,更无视他们的自主和主动感,他们的创造力就在我们的种种要求和不许中备扼杀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