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被剥夺了自我的孩子的未来是有问题的

Leave a comment

杨小洪摘录了我今天的文字:“我们总是责难我们的教育出不了创新人才,其实我们这些父母才是罪魁祸首,孩子上学了,我的眼里除了分数,还是分数,我们给孩子的总是不许这,不许那,这还不算,最不可思议的就是我们就像疯子一样的给孩子买教辅资料,送他们上这个班,参加那个组,孩子的日子就这样被我们塞得满满的了,他们没有休闲,没有远游,没有了自己的爱好与兴趣,有的只是在父母们的攀比中攀比。这样的孩子还会有创造力吗?” 说,他的教学改革也是开始于他女儿坐在他课堂里的那一刻。

从晓老师说,她从未想过有什么需要她放弃女儿而将之放在首位的,正如帕尔默的《教学勇气 漫步教师心灵》扉页上印着这几个字:“献给沙伦并深深怀念我的父亲”。让我们成为一个好老师之前、先做一个好女儿、好母亲、好儿子、好父亲好吗? ”

呵呵,我要说的是,我们一直以来鼓吹和树立的就是六亲不认的典型。我们身边还就有为了班上孩子将自己怀的孩子堕胎导致终身不孕的典型的。这样的老师,在许多人眼里可是好老师哦。

杨小洪老师觉得,父母们失去了自我,又强迫孩子失去自我。在攀比中我们剩下的,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是一个they-self.。他不知道可怜中国的孩子,在没有体验到自我成长和自我超越的父母的引导下,会有什么样的人生。

代利珍老师认为,我们的孩子,不会玩,不会跟别人交往。现在中国的生男生女其实很多时候就是教育的失败。剩男,剩女只知道自己,不知道别人需要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杨小洪老师觉得,勇气更新,不仅给教师带来成长,更重要是通过教师的成长,给孩子们带去了希望。如从晓的那一拥抱,一定会温暖那孩子的一生。不会与他人交往的孩子,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将来一踏进成人社会,第一个跟斗,一定栽在婚姻里。无穷尽的相互折磨。然后宣称此“剩”,为“圣”。于是有了时代特有的一道风景:家长相亲大会与电视相亲节目。

我说,就是哦,这又回到我上次说的,我们的孩子并没有真正的自我的话题上来了。另外,杨老师的言说,再一次提醒我们的是,所谓的“早恋”说是会毁了孩子未来的婚姻的。

杨小洪老师觉得,本来,追寻另一半的求爱,是自我意识发展最为重要的事件,在这里孩子学会为自己真正为自己的人生做第一回主。这个机会,对于许多人,或是被剥夺了,或是自我放弃了,如何让孩子将来独自走自己的路。先是带他们出门,再大一点,让他们独立行走。

代利珍比较认可,是的,所以有时间的时候带着孩子出门看看世界。

杨小洪老师补充说,其实在成长的每一段,一定要给孩子们一定的自由空间,让他们学会审视、抉择、承担,反思。从自己抉择和行动的失败和成功中学习,刻骨铭心,是成长的根基。但我们的父母,甚至学校,从两个方面剥夺了孩子从错误中学习的权利:1.根据自己的人生体验,给孩子指一条捷径,2.孩子出了问题,一顿责备或教育。好像孩子的脑力,生来就是被动的接受,而不是主动的思考。

我的回应是,所以台湾的体验教育理念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许许多多的认知和智慧其实就是在具体的体验中慢慢习得和建立的。

杨峥嵘老师则认为,有时候,在发展过程中,被剥夺了自我的东西(它,拉康是用大写的它)会对未来有影响;有时候,被剥夺的过程本身,人类活动,互动过程的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于是,有时候会出现奇怪的现象,人类想要去理解它或者不断尝试解决方法的本身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了问题的一部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