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建:我的转身

Leave a comment

从8月27日上午到东社学校报到算起,到今天已有十九天的时间了。如果再往前推几天,这二十二、三天的时间里,我的人生开始转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不再是站在高中的讲台上讲授生态学原理,也不再是在“将行”旗下和学生谈“责任、梦想、感恩”……而是去面对我的生命中从来就没有过的预设——做一所从九年一贯制学校的校长,在对过去生活的无限回味中思考着那些和过去完全不同的问题。

我不知道是该“感谢”还是该“埋怨”暑假里那长达二十五天的干部考察,因为向局领导汇报干部考察的结果,而引起了局领导对我的关注,并最终被局领导从高一军训的操场上派到了离二甲中学十五公里的东社学校。如果说的详细一点,那就是因为我高三结束得早,教育局人事科抽调我参加了每年例行的局管干部的考察工作,又因为在汇报考察结果的时候,我有点与众不同的思考和表达引起了局领导的注意,进而他们了解了我的更多情况,并最终对我的工作进行了调整。

作为朋友,同为生物老师的石港中学副校长黄新知道后非常不解,打电话来问“做校长真的那么重要吗?”因为,在他眼里,我在高中生物教学的道路上前途一片光明,而且我还是一个很有两下子的班主任。他的疑问,让我很是惆怅了一段时间,或许,在未来的某个特定的时刻,这还会成为我继续纠结的地方。不过,这也证明了过去总是和学生重复的一个观点,“认真把生命中的每件事都做好,因为你不知道哪件事会改变你的命运!”

不管怎样,人已经来了,人生道路的方向也已经偏转了,现在能做的,大概只能是把这条路走下去了。因为我想过,要重新回到高中,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把东社学校打理得有板有眼,让自己有“资本”向组织申请回头;还有一种就是犯下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如果错误太大将无法收场,如果错误太小,又不足以被拿下,然后重新去做个普通老师。当然,我不会去走第二条路,因此,只能把自己全部的身心都交给东社学校,期望她能够有一个华丽的转身。

我知道,从现在开始,我已经把自己的未来和东社学校的历史交织在了一起,而且会是很长一段时间,三年、六年,或者更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