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勇:教育就是对生命的尊重

Leave a comment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这就是著名的“钱学森之问”。其实答案很简单,杜威已经给了我们回答:教育不是把外面的东西强迫儿童或青年去吸收,而是须要使人类“与生俱来”的能力得已生长。有这样一则笑话:同样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他们将来的志愿同是当小丑。中国老师斥之为:“胸无大志,孺子不可教也!”外国老师则会说:“愿你把欢笑带给全世界!”我们成人强加给教育太多的目的(社会的、父母的、教师的),而唯独没有迎合孩子们的天性以及灵性。庄子曾讲过“断鹤续凫”的寓言,传说古代有个愚蠢而善良的人看到郊外一群群野鸭子和白鹤在水里啄食嬉戏。他发现鹤腿长,野鸭的脚杆很短。他想这样一起走路不路不方便,就把他们捉来,砍下鹤的一截腿杆接到野鸭的脚上,这样他们都不能走路了。同样,达尔文与生俱来的本能就是与大自然对话,而父母强迫他学医必定会扼杀一位生物学家。韩寒的天才就在于写作和赛车,如果让他研究数学,将会一事无成。

对生命的尊重不仅要切合孩子的天性,还要顺随人性。什么是教育意义的人性,是一种对人的善待,就是教师始终对“教育”保持克制,把持住自己,并予以自省。相信人性都是向善的,这个世界是美好的,这就是人性。张文质先生对于“人性是向善的”有这样的解读,农夫与蛇的故事中,农夫看到蛇被冻僵了,他是出自善心去救治这个蛇,最后救治的结果是他所不知道的。而对他来说,下一次,如果某人遇到困难,他还是会去求助,但是结果不知道了。结果有可能是喜剧也可能是悲剧。但是人的善良是不可改变的。释迦牟尼亦曾说过,“所有的众生都有伟大的德行与智慧,只不过是有的人被世俗的污垢所蒙蔽罢了。”相信“人性是向善的”,承认人性种子是善的,养之润之,呵护它成长,就会用爱心的温暖培育,就会慢的艺术等待,总归是人性是向善的;而如果认为人性是向恶的,也就要求严苛的惩戒,抑恶向善。恰恰这样抑恶向善的行为,才使学生表现出“破坏性”来,孩子的价值、尊严和需求是不容忽视的正能量。

对生命的尊重,更是对孩子的陪伴。陪伴意味着我们的教育不是“求同”、“伐异”以及“筛劣”,而是饱含着善心和耐心,慢慢的等待、美好的期待、默默的成全。有这样的一则故事,是对“陪伴”最好的解读。有位朋友,买了栋带着大院的房子,他一搬进去,就对院子全面整顿,杂草杂树一律清除,改种自己新买的花卉。某日,原先的房主回访,进门大吃一惊地问,那些名贵的花木哪里去了。这位朋友才发现,他居然把名贵的花木当草给割了。后来他又买了一栋房子,虽然院子更是杂乱,他却是按兵不动,果然冬天以为是杂树的植物,春天里开了繁花;春天以为是野草的,夏天却是锦簇;半年都没有动静的小树,秋天居然红了叶。直到暮秋,他才认清哪些是无用的植物而大力铲除,并使所有珍贵的草木得以保存。“当心你的教鞭下有瓦特,你的冷眼里有牛顿,你的讥笑中有爱迪生”。我们不知道哪些孩子的行为是珍贵的,孩子的行为本身也没有珍贵非珍贵之分,我们只有美好的期待。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的戴耘教授说:在青少年发展过程中,如果我们的青少年没有充分的机会,没有充分的空间,让他们去探索他们的自我,让他们生命里的创造潜能能够充分发挥出来。我们会造成今后很大的人才流失。而这种人才流失,不是流失到国外去,而是损失掉了。这是最为可怕的,因为这一切我们无法测量。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