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永华:“根雕”教育理念,激起心灵震颤

Leave a comment

尊敬的各位老师:

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民办育才小学的严永华。很高兴有这样一个和大家分享“飞翔者——教师勇气更新活动”的感想,很激动。短短的三天活动,让我受益不少,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感想中的一点——关于凌宗伟校长 讲到的“根雕”的教育艺术,聊聊我的感悟,还请大家指点。

已经是气喘吁吁的我,轻轻推开80中报告厅的大门,会场的安静是我意想不到的,安静地让我“不敢”出大气——因为我害怕打破了会场的默契,打扰了大家聆听思绪。

坐定之后,深深地呼吸了一口会场的“空气”。这空气,她让我满身的疲惫慢慢的消失了,只见大屏幕上《教育,没有另类》这个主题深深的吸引了哦,凌宗伟校长的幽默风趣很快把我带进了他的教育场景,让我不时回忆起自己接受教育的情景,自己教育学生的情景,我们的教育是这样的吗?我的教育理念有是怎么样的呢?我有时候遇见同样的情况,我是怎么处理的,我的方法对吗?……

我的心,慢慢的静下来,静下来,但是内心仍然是矛盾的,我到底该怎么做?这不是听一堂讲座就能够彻底解决的。因为我们的教育艺术,教育的境界还是不够的。但是凌校长提倡的“根雕”教育艺术理念,在提醒我们这些“雕刻家”——教育不是先有了“作品”,而后有的“原料”,与之是恰恰相反的。当我面对那么100位根雕的原材料,怎么样来选材,定位每个“作品”,是多么的至关重要。

我班有一个女孩子,从三年级接到她的时候,就发现课堂上她的注意力是不集中的,特别是数学课堂上,她好像手足无措,听讲不到几分钟,就走神了,数学作业做得糟透了,书写东倒西歪的。多次和家长沟通,没有什么效果。后来,偶尔在午休时间,我巡视班级的时候发现她在很投入的在画画,画的花鸟栩栩如生,我心中一个主意闪现——让她组织班级的手抄报会怎么样?很快的我把这个想法落实了,让她认组长,并适时给予指导,很快见到了“作品”。她,开心的笑了,我的心笑了。

是的,我只是一个小小雕刻的工人,在我们眼前的那些学生却是未来一段时间祖国的“作品”,我们要提升选材能力,作品定型的聪明睿智,培养我们雕刻的艺术,锻炼我们雕刻的手艺,把我们这个简单的“根雕”工作做好。其实,我们现在根本做不好,但是我们至少要先做得有序,不能够呈现完美的“作品”,但是千万不能够破坏一个可以成“作品”的原材料——至少我们要保护好他们的“个性”,这就是他们将来能够成就自己的“根”。(因为我们现在还达不到一个“根雕”的水平,而自认为我是一个寻找“草根”的“农民”,我在把别人甚至是社会“抛弃”的“根原料”一棵棵的收集起来,把原本被泥土淹没的根,一天天的去掉他们身上的泥土,让他们慢慢的露出“原形”,把他们的根的原形——做一个粗略的“修剪”,修剪掉他们身上那些明显的坏习惯,一遍又一遍,有时候甚至是不愿其烦,因为我们想把这根“原材料”用好。当我们把这些粗陋的毛病“修剪”好了,得想办法把他们从我们的手中“放下来”,先扶着他们坐下来,能够坐稳了 。然后我们在远处慢慢的观察,仔细的观察他们在什么地方还是不够好的,然后我们在重复前面的工作,直到我们满意为止。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尘不变的“根”,而他们是一群正在蓬勃长大的孩子,活生生的个体,一节课,一个晚上之后,他们可能恢复了“原样”,或者是发生了“巨变”。这时你还能够用原来预定的“作品”标准来进行雕刻吗?我想每个具有“艺术感”的人都不会这样做,因为这样的作品是牵强的,是死板的,是不具备时代气息的,有的还不“接地气”。因此,我只是一个具备了去那刻刀的一个“勇夫”,而离一个真正具有雕刻艺术的“雕刻家”相差甚远。)

我谈到了学生这个块“根”,我也想分享作为教师的“根”。对于农民工子弟校的老师流动性大是一个多方因素的“产物”,也可以说是一个没有经过健全孕育就急匆匆的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那么我们作为这个群体的一员,坚守自己的那一小片“蓝天”,把自己的“根”深深的扎进这片教育的土壤,根有多深,树才能有多茂!当我们枝繁叶茂了,还怕没有栖息的小鸟吗?发展个人,是必须践行的!(请允许我们提一点希望如果我们的教育管理者,有扎根在教育的基层之念,当十年,二十年之后,你还会没有把一个学校带好吗?)

如何让我们的教育的根能够扎得更深,如何保护好学生这些朝气蓬勃的“根”,就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思考,思考,再思考后行动,正所谓“三思而后行”,从而培养出扎进时代的根,深深的扎进时代的根,成为真正的“根雕”作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