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馨:还没搞清事实,何来勇气“开炮”?

最近两天,泰兴某中学老师在监考过程中猝死的事,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经历了此事的初二学生们,被一些评论者认为是“应试教育受害者”、“冷血的考试机器”。

一篇以家长口吻发出的朋友圈文章,以“今天的教育体制真的该醒悟了!拼命的看中分数,教出了一般生活中的小傻瓜”结束。而流传最广的评论文章,则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将亲历此事却未能及时施救的学生定性为“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具体行为也被描述成“看着你口吐白沫挣扎,竟然无动于衷”,顺理成章又成了应试教育的一大罪状。

事情今天发生了转折,在一篇题为《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文章流传甚广后,多家媒体发出了澄清性的报道。首先发现逝者没有起身收卷,通知隔壁班老师的正是在同一间教室里考试的学生。而这位老师生前的最后一段时间,是在教室最后面的书桌前度过的——所有学生在考试过程中,都背对着她。

根据基本统一的说法,这位年轻的监考老师死于心跳骤停。我询问了医生,也查询了资料,它的发生非常急迫,从心脏停跳到昏迷,可能仅发生在30至60秒之间。这期间病人可能会有短暂的抽搐,多发生于10秒之内,也可能因呼吸异常发出一些声响,就是常说的“出气多,进气少”。 对于这位老师濒死前的状态,现在没有统一的说法,前文提到的医生强调,“场景特殊,背对监考老师,如果没有好奇的学生回头看,不能把道德的罪责放在学生身上”。

在心跳骤停可能出现什么症状、病程多长,有没有可能无法发现一系列问题上,医生的话应该比其他人更可信。对于这样的病,那些15岁的初二学生们,确实还没有了解,那些看似“麻木”的孩子,并不是有些人口中“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他们只是亲眼目睹死亡之后,不知所措而在逃避。但从《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一文看,这位向应试教育开炮的评论者,以及他所引述的那位家长,似乎也并不了解何谓心跳骤停。

一位心理咨询师表示,不仅是青少年,当一件事突然发生,特别是死亡事件,即便成年人都会有短暂的回避情绪,“可能事情过了几天以后,各种情感的反应才会出现”。这种时候,更应该给予孩子的,不是批判他们“冷血”而是引导孩子直面死亡。“通过例如追悼会、送葬那样的仪式,或是在同学之间有一些小型的讨论,让他们能够慢慢地接受和理解这件事”。

在汶川大地震后,不少心理学研究团体对青少年震后心理创伤的追踪也一次次证实:对于未成年的中学生而言,他们无法理解目睹到的亲人、朋友或他人的死亡,因此会在行为上表现出回避与这些创伤性和事件相关的内容,在情绪上表现出麻木或警觉。尤其需要着重提出的是,几乎国际上所有的研究都表明,是否目睹或接触尸体、是否目睹死亡,和经历者的心理创伤程度高度正相关,甚至会给成人带来一定程度的负面情绪,何况初二的学生。

一个不足16岁的孩子,亲眼目睹认识的老师逝去,如果他们真的表现“麻木”,请别急着向任何人或事“开炮”。多数孩子真不是有些人以为的“冷血”,他们只是恐惧,不知所措。如果没有正确地抒解,这些甚至可能出现焦虑、抑郁等创伤应激障碍。到时再重新检讨,才真是悔之晚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