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 晓:致同仁

Leave a comment

今天我把你们召集到一起召开了新进教师座谈会,尽管时间不长,不到一个小时,但我看到你们的变化,进来时的脚步是轻松的,出去的时候脚步是沉重的;进来时的时候表情是轻松的,出去的时候表情是凝重的,在这进出之中,你们肯定已经感受到责任的重大,我们也颇感欣慰。

当高一年级一切开始走上正轨,尽管只有一周时间,老师用宽容和严格教育着孩子们,孩子们似乎也很快适应高中生活,但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轻松,因为高中三年是一场艰巨的马拉松,高中教育本身是学校、家长、社会三位一体的工作,它的理想状态是形成一股合力,促进学生的身心健康成长,但你们知道吗?我们从家长一方感觉到的不是对你们的宽容,而是指责,甚至带有挑剔。当你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青年时,家长期望”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当我每次接到家长的投诉电话,言辞那么激烈,甚至态度有些恶劣,但我总是心平气和做着解释工作,希望他们能容忍我们的青年教师慢慢长大。真的,当我们迫不得已,把你从教师岗位下换下来,你在流泪,我们的心在流血,教育是慢的艺术,教师的成长也是慢的艺术。但我从无意指责家长,可怜天下父母心,谁不想自己的孩子在高中生涯遇到德艺双馨的教师,能快乐而轻松地学习?当你慢慢长大时,他们的孩子也已经长大,为什么他们的孩子要为你的成熟买单?社会需要的是你现时的成熟和才华,不允许你慢慢长大。

所以,当我手头的工作有些轻松的时候 ,我首先想到的是你们刚工作的青年教师,你们在高一年级占着八分之一的比重,几乎每一个班级都有一位青年教师。“少年强则国强”,“青年教师强则学校强”。如果我不帮助你们迅速成长,处理家长投诉会成为我工作的重心,我疲于奔命,无暇顾及其他事务,甚至会拖累我的教学,也让学校的教学质量得不到提升。如何促进你们迅速成长,成为刻不容缓的一件事。基于此,我在今天下午召开了青年教师座谈会,就算以这样的方式与你们一起度过教师生涯中的第一个教师节吧。

今天第一个给你们指导的是朱丽强老师。他是一位以火箭速度成熟的数学教师,工作三年一个轮回,高考全年级第一,第四年教实验班,现在已经是南通市骨干教师,奥林匹克高级教练。朱老师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但他说了将近半个小时,发言的中心就是“勤”。他深情回顾了当年刚刚参加工作的情景,勤做题、勤听课、勤下班,就是这一个成为他飞翔的隐形的翅膀。教师这份职业,三分能力七分责任,如果能勤字当头,并有执着的事业心,相信你离优秀教师并不遥远。

第二个发言的是管宏斌老师,他的成长之路正如他所言,前十年致力于数学课堂教学,后十年致力于教学改革,以研促教。管老师是一位很执着的老师,第一年教初一的时候,他骑着自行车到陌生的实验小学寻找陌生的六年级数学老师,只是为了搞清楚六年级的孩子是如何听课的;在图书馆坐了三个月冷板凳,甚至每天中午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只是为了看遍图书馆所有的教学杂志。每一届学生送走,他总是及时清零,不断地进行课堂教学改革,以期形成自己的教学风格。管老师不仅靠勤奋也靠创新,成为年轻的特级教师和教授级高级教师。

在听讲座的过程中,我看到你们的表情是羡慕的,这说明你们要求上进,只要有进步的愿望,“涂之人皆可为禹”。但光有愿望是不够的,还要有爱心,爱这份职业,爱每一个孩子;还要有对学术的敬畏,课前认真做好每一道题,就不会尴尬地挂在黑板上,就不会将错误的答案仔细解析,殊不知,就是在你错误的讲解中,你失掉的是学生对你的尊敬,失掉的是教师的职业尊严。

苏格拉底把教育比喻成迎接新生儿,那鲜活易感、一团元气的新生儿已经存有,但却较弱柔嫩,且易被文字、知识重重遮蔽,更经不住人兽性地摧残。我们掉在应试教育的洞穴里,这不是我们的错,但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能学得轻松一点,我们是不是以自己跳进题海来帮助孩子脱离苦海?我们是不是可以自己的勤奋来换得社会和家长的肯定? 记住冰心说:“成功的花儿,人们只惊羡它现时的美丽。当初它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水,洒遍了牺牲的细雨。”  

我们从事着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这项职业何等伟大又何等残酷。既然选择了这一职业,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之荣辱与共,只能把自己的创造力、想象力和全部能量、智慧发挥到极致,充分挖掘教育职业中弥漫的美丽,以自己的爱心、责任感换取学生的拥护,家长的尊重!

我们为爱忙碌,用爱造句,在爱中成长!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