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 建:为女儿办好一所学校

3 Comments

在东社学校,最大的困难可能就是生源的问题了。因为是生物老师,思考问题的方式总是逃不出“生态学原理”的框框,比如分析那些“逃离”东社,成功“进城”的孩子在城里学校的遭遇,我实在是有点想不通。我的想象中,把孩子送到城里的学校,就如同是温室里面过度密植的蔬菜,长得好的粉嫩而细长,长得不好的就被“淹没”在那些高个儿的下面,所能得到的阳光和雨露可能是少之又少了。

我常常想问那些孩子的家长们,“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你的孩子有爹可拼吗?”拼尽全力在金沙买套房子,或者专门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然后母亲放弃工作专职陪读,也或者是无法给孩子提供应有家庭教育的爷爷奶奶去陪着,这就是那些“逃离者”们最经常的生活状态。殊不知,城里的老师们还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制约,因为他们的学生家长们有很多是老板、局长、书记……

在知道要到东社上班的消息后,我和吴国成校长聊天,说准备把女儿也带到那边的学校去。当时吴校长用很是沉重的口吻对我说,“你自己过去,已经是一种风险,不要把自己的女儿也赔进去!” 当时,这话让我打起了寒颤。记得暑期干部考察时,我和不同的校长讨论教工子女在自己学校就读的优劣,因为自己的孩子在自己学校就读是对学校的信任,也是一种很好的招生宣传,而东社尤其需要这一宣传。

我能把孩子带过去吗?记得曾经看过一部电影,皇帝要格格去和亲,格格不肯,皇帝说,“大清是爱新觉罗的,爱新觉罗也是大清的!”所以,格格没有选择的余地!可是,我到底是该还是不该把自己的女儿带过去呢?如果把女儿带过去,将能证明我的勇气,也能证明我对学校的信心,可是女儿未来谁能负责呢?女儿本来在二甲,不去,不会有任何人有疑议!我的内心纠结无比……

刚去,学校千头万绪,也没有时间让我再去考虑女儿的事情了,不去想,反倒是一件好事情。到东社,为提升教学质量,我第一件事情便是“寻找好教师”——寻找好教案、寻找好课堂、寻找好论文。和分管教学的季晓松校长听课,初中、小学,语文、数学……每天和老师聊天,表达我对学校发展的构想,聆听老师对学校的评价。有一天,终于有空坐下来回头看听课笔记,回忆当时和老师的课后交流,回忆老师上课的情景,怎么没有发现老师是多么的不足?这时又想起曾经关于教工子女在自己学校就读的讨论结果——如果学校的师资力量是合格的,教师可以把自己的子女放到自己的学校就读。我的心动摇了,和女儿商量,她最终没有反对。

和东社学校的同事们讲,说准备把女儿带过去,他们听说之后纷纷表示,如果我真的把孩子带过去,他们也愿意把孩子转学过去。我当然希望如此,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没有权力要求他们,因为没有谁能保证他们的孩子过来之后一定能教好。但,我心头的责任告诉我,东社学校里的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的期盼,在我为女儿的学习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么多的孩子,学校有没有为他们犹豫不决?当我以一个父亲的角度看待自己学校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另外一种滋味,我要像对我自己的女儿一样来对待东社学校的每一个孩子!

可是,怎样当好这800个孩子的父亲呢?也许,这将是未来几年里一直思考和探索的问题了!计划中秋节后就把女儿正式转学到东社了,感谢过去三年里,对女儿悉心教导的老师们,谢谢你们,也感谢理治小学。



3 Responses to “朱 建:为女儿办好一所学校”

  1. 海天一鸥

    为你的勇气叫好!!

  2. 肖肖

    “你自己过去,已经是一种风险,不要把自己的女儿也赔进去!” 经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投资有风险,可是高风险才有高回报。带着女儿去冒险,谁说一定会赔进去,只能说成功的筹码更丰厚了。

  3. 肖肖

    很佩服这位老师的勇气,更佩服他突破的决心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