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海霞:翻转教材——刍议语文教材教学顺序的重设计

翻转教材

——刍议语文教材教学顺序的重设计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二窎中学 石海霞

语文教材是语文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主要载体,是学生获取语文知识、提升道德情操的重要工具。长期以来,语文教材被奉为“经典圣书”,于是教师遵循“圣旨”,按部就班,对语文教材的处理千篇一律、缺乏创新。其实不然,迪克、凯瑞的《系统化教学设计》一书指出,教师可以根据教学策略来选择和修改教学材料,通过为学习者提供可用教学材料的指南,教师可以提升教学材料的独立性,从而将自己解放出来。①所以语文教师完全可以根据《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的要求,对教材教学顺序进行重新设计,使之更符合学生的认知特点,将教材为“我”所用。

一、抓住文本的“个性”,进行单元重组

不同的文本有其不同的“个性”,就阅读教学而言,教学的重点也就必须体现文本的“个性”。文本的“个性”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考虑:一是文本的文体“个性”。比如散文、小说、诗歌等文体有着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教学重点和方法就应体现出文本鲜明的文体特征。二是相同文体中不同文本的“个性”,比如,同样是散文阅读教学,就可能因其写作内容和写作手法等因素,从而表现出不同的文本个性。

人文性和工具性是语文学科的两大基本属性。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强调语文教学应教导学生热爱、理解和正确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并提高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与思维、交际、从事学习和工作的能力。人文性强调语文教学应包含民族历史与文化、渗透民族思想与情感,以培养学生的感悟能力与健全人格。②以这两个维度为标准来看,现行的苏教版初中语文教材的单元编排侧重了其中的“人文性”,对工具性的体现则比较隐晦。如此,对于提高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就较为不利。我们没有选择教材的权利,但是有使用教材的权利。所以,从语文学科的工具性这一维度出发,可以尝试将语文教材进行单元重组。

那么,如何构建以“工具性”为主线的单元体系,使教材更适合学生的“学”和教师的“教”呢?

以苏教版七年级上册语文为例,将写作手法作为单元重组的参照标准,可以将这册教材的单元整合重组如下:

第一单元 单元目标:联想和想象

选择文本《皇帝的新装》《七颗钻石》《天上的街市》《蔚蓝的王国》《繁星》《幼时记趣》《中秋咏月诗词三首》《泰戈尔诗选》

第二单元 单元目标:按时间顺序叙事

选择文本《十三岁的际遇》《本命年的回想》《端午日》《皇帝的新装》《狼》《繁星》

第三单元 单元目标:通过典型事例叙事

选择文本《社戏》《端午日》《往事依依》《本命年的回想》《斜塔上的实验》

第四单元 单元目标:人物描写

选择文本《社戏》《端午日》《安恩和奶牛》《往事依依》《伟人细胞》《核舟记》《皇帝的新装》

第五单元 单元目标:抓住特点写景

选择文本《春》《夏》《济南的冬天》《三峡》《社戏》《中秋咏月诗三首》

第六单元 单元目标:写景顺序

选择文本《津南的冬天》《三峡》《社戏》《文笔精华》

第七单元 单元目标:韵律节奏

《天上的街市》《冰心诗四首》《诵读欣赏》《中秋咏月诗三首》

第八单元 单元目标:用词准确

选择文本《蔚蓝的王国》《宇宙里有些什么》《事物的正确答案不止一个》《春》《济南的冬天》

第九单元 单元目标:修辞

选择文本《济南的冬天》《为你打开一扇门》《繁星》《夏》《文笔精华》

第十单元 单元目标:文言文一词多义

《古代寓言二则》《幼时记趣》《梦溪笔谈二则》《狼》《三峡》

这样重新组合的单元,将运用相同写作手法的文本归类集中,目标指向非常明确,对语文知识不断强化巩固,再结合作文训练,有利于提高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

二、抓住应试的“个性”,以文为例,举一反三

目前,各级各类的考试依然是衡量一个学生素质的主要方式。对于语文素养的考察,也主要是通过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来体现。中考、高考考察学生的素质,也关系到千家万户的情感命运。所以在现行考试制度下,提高学生的应试能力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而语文应试能力其实也是语文素养的体现。这里所谓的语文应试能力,指的是学生自如地运用自己掌握的读写听说能力,尽可能减少失误,以应付有关试题求取尽可能的高分的能力。③而这种能力必须在平时的语文教学过程中不断培养。现行的语文教材所选的基本都是文质兼美的文本,也是学生学习各种文体的范本。叶圣陶先生说过,语文教材无非是一些例子。科学合理地使用教材,充分发挥教材的“例子”作用,对提高学生的应试能力也颇有裨益。

如何以文为例,培养学生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的能力?苏联心理学家维果斯基认为,儿童智力发展有两种水平,一种是现有水平,即儿童在独立活动是达到的解决问题的水平;另一种水平是在有指导的情况下借助成人的帮助所达到的解决问题的水平。在这两种水平状态间存在着差异,这个差异地带就是“最近发展区”。在语文阅读教学中,教师给予学生一定的指导,为学生的“最近发展区”助跑,使之形成对文本的独特感知和理解能力,培养提升学生的语文素养。

以苏教版七年级下册第四单元为例,本单元有三篇课文都是科学小品文。这种文体准确生动的语言特点是考试的基本考点,分析其语言特点是学生必备的应试技能。所以笔者结合钱梦龙先生的“三主四式”导读法,将教读、自读、复习、作业四种训练形式运用其中。选择将其中的《松鼠》作为重点教读篇目,《国宝——大熊猫》作为自读篇目,《松树金龟子》作为测试篇目,以举一反三的方式培养学生分析语言的应试素养。

学生在教材中首次接触科学小品文,教师务必要讲清楚科学小品文生动活泼的语言特点。在教学过程中,让学生找出文中生动优美的语句,引导学生分析使科学小品文语言生动的方法。

如“松鼠是一种漂亮的小动物,乖巧,驯良,很讨人喜欢。”一句中的“漂亮”“驯良”“乖巧”三个形容词非常准确生动地概括了松鼠的特点,“很讨人喜欢”这句话直接抒情,表达了作者对松鼠的喜爱。

如“它们面容清秀,眼睛闪闪发光,身体矫健,四肢轻快,非常敏捷,非常机警。玲珑的小面孔,衬上一条帽缨形的美丽尾巴,显得格外漂亮。尾巴老是翘起来,一直翘到头上,自己就躲在尾巴底下歇凉。它们常常直竖着身子坐着,像人们用手一样,用前爪往嘴里送东西吃。”这一段中采用了摹状貌、打比方的说明方法,生动地介绍了松鼠的外形。

如“这样,它们可以带着儿女住在里面,既舒适又安全。”这句话采用了拟人的修辞手法,写出了松鼠为自己搭建温暖的窝。

由此,可以总结出打比方、摹状貌、生动的词语、修辞、抒情等方法可以增添科学小品文的语言魅力。

《松鼠》这篇课文是学习科学小品文的典范之作,教师可以将其为例,逐步培养学生分析文本语言的能力。《可见的学习》一书中指出,当学生具备足够的能力、有充分的自主空间、设定有价值的目标、接受反馈、得到他人认可时,他们的动机水平是最高的,这时候他们对学习的掌控感是最强的。④教师应该敏锐地发现这些契机,引导学生进行探索分析。学生在对“例子”的学习过程中会产生对语言分析的强烈动机。因此,把《国宝——大熊猫》这篇课文作为自读篇目,让学生自主学习,分析其语言特点,通过小组合作的方式,相互交流自学成果,这样就进一步巩固了学生对科学小品文语言生动性的赏析能力。最后,将《松鼠金龟子》作为自测篇目,进行随堂检测。这样学生就基本完成对科学小品文语言特点的知识构建。

三、抓住生活的“个性”,深化教材的内涵

陶行知先生说:“生活即教育。”他主张教育同实际生活相联系,反对死读书,注重培养儿童的创造性和独立工作能力。语文课程的“人文性”决定了语文与生活联系的必然性,因此,教师在处理教材时,要充分发掘生活资源,实现语文课的课内外的有效衔接与延伸。

新编苏教版七年级上册第六单元的主题是“民俗风情”,本单元涉及到了端午、中秋、春节等中国传统节日以及彝族的火把节,作品内容贴切生活,富有乡土气息,教师可以结合“民俗风情”这个主题,进行一项语文综合实践活动,让学生搜集关于当地民俗风情的资料,做一份手抄报,并进行评比,这样可以让学生广泛了解家乡风俗,热爱生活。苏教版八年级上册第二单元的主题是“爱国情怀”,《枣核》《最后一课》都是抒发爱国热情的的经典作品,通过对文章的剖析,可以再结合“钓鱼岛”事件或者2016里约奥运会上中国国旗出错的事件,让学生进行时事分析,调动他们的思辨能力,形成浓厚而又理智的爱国思想。再如,《幽径悲剧》是国学大师季羡林老先生的作品,表达了他对真善美的呵护与追求。曾经笔者在上这篇课文的时候,恰巧看到教室后排的水杉树上,一只喜鹊在风雪中筑巢保护幼鸟的情景,随即让学生观察室外这感人一幕,并让他们写成作文。把生活带进课堂,让学生感同身受,生命的本真美无需教师多言,在文本学习和课堂习作中,学生自能领会其真谛。

充分利用生活中丰富的语文学习资源,把语文学习和生活有机地联系在一起,扩大了语文学习的外延,深化教材的内涵这样,学生在此过程中体会到学习的乐趣,内在语文素养也会在潜移默化中形成。

语文教材中不乏经典篇目,但也有许多类似篇目,抓住文本的相似性,不浪费类似篇目,也不被其束缚手脚,大胆对这些文本重新进行分类整合,使之更加符合学生的认知规律,更有利于教师的实际操作。在语文课改的大潮推动下,作为一个有志于教改的教师,这种“翻转教材”的方法是一种尝试,这也需要教师做大量的课前准备工作,但是,在现今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这应该也是一条夺分“捷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