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烨:关注学情,提高教学设计的有效性

关注学情,提高教学设计的有效性

南通市通州区平潮实验初级中学 吴 烨

一堂好课就像一个情节跌宕的动人故事,让人有锋回路转的欣喜,让人有豁然开朗的心境。而上好一堂课的关键是需要一个合理的教学设计支撑的,教学设计之于课堂就如同建筑设计之于建筑,至关重要。

教学设计是根据教学对象和教学目标,确定合适的教学起点与终点,将教学诸要素有序、优化地安排,形成教学方案的过程。它是一门运用系统方法科学解决教学问题的学问,它以教学效果最优化为目的,以解决教学问题为宗旨。教学设计无外乎“教什么”和“怎么教”这两个方面。

“教什么”即教学设计中教学目标、教学重难点的确立;“怎么教”则要依据教学的基本原则进行设定的。其中,学生的知识和智力发展水平、学生动机、年龄等心理特征,学生的认知方式和学习习惯,这些因素都对教学目标的达成和教学过程产生一定的影响。所以,在选择教学方法时,要考虑学生这些心理因素,教学方法的选择要受到学生的个性心理特征和他们所具有的基础知识水平条件的制约。同样,对于不同年龄段的不同年级的学生,对同样一种教学方法的适应程度也不相同。这就要求教师能够科学而准确地分析研究学生的上述特点,有针对性地在教学设计中选择适宜的教学方法,使学生在学习掌握知识、形成技能的同时,能够促进学生的身心向更高的水平和阶段发展。按照认知建构的观点,学习过程是知识不断重建的过程,这一过程必须以学生原有的认知结构为基础。因此,教师在教学设计中,必须要认真分析学生的情况,这样的教学才能有的放矢。

一、关注认知水平,借助适当的助读,搭建生成台阶

教学设计的环节必须是基于学生为主体的前提,针对学生所处的年龄层次、认知水平等相关因素做出相应的调整。在教学活动中,学生知识基础的差异有量的差异,又有结构的差异。学生的知识基础决定着他同化外界影响,重构自身知识结构的能力,进而影响到后续学习活动的广度和深度。

比如,初中教材的大部分作品都距学生身处的时代有一定的距离,而初一学生在学习这些作品时共有的认知系统中,对作品中设计的时代背景是基本空白的,亦或是停留在文字感知的层面。因此,在教学过程中我们应当借助适当的注读,为学生搭建生成的平台。如,我在执教《幽径悲剧》时的做法。《幽径悲剧》是季羡林老先生的一篇生活随笔。先生在文中将燕园幽径上一株古藤的悲剧,视为整个幽径的悲剧,从而表明他矢志不渝地维护真善美的决心。文章将浓墨重彩的描写与酣畅淋漓的抒情、精辟深刻的议论相结合,语言精练、纯粹,通俗而又雅致。这是季老81岁时写下的一篇散文力作,字里行间溢满悲天悯人的情怀,对生命平等的认知,并即便孤独也执着承担的这份责任感都在字里行间熠熠生辉。

季老的这篇文章中提到了文革,提到了幽径中的其它美丽的植物的被毁,还提到了作者“每在悲愤、惆怅之余,惟一的一点安慰就是……”“顿觉这个世界还是值得留恋的”,学生在解读文本时或许会留心或许忽略这些信息,而这些信息恰恰是推进学生深度解读文本的关键,否则对文本的解读就只能停留在一个比较粗浅的层次。因此,在设计这堂课时便索性分成两个部分,一就是浅阅读,无任何借助的“裸读”,整体感知课文;二就是深阅读,教师抓住学生的疑惑,提供关于文革背景、作者在文革包括文革后的十几年间的遭遇、相关作品中提及的作者关于古藤关于古藤被毁的文字,从而使学生看到这一株在文革“修正主义”中幸存的古藤对于作者而言的意义,它是陪伴,是挚友,是知己,是平等的生命,不可或缺的一员。最后,让学生明白,这一株古藤的悲剧,无论是幽径的悲剧,时代的悲剧,民族的悲剧还是人性的悲剧,归根结底它就是生命的悲剧。从而深刻理解作者的写作意图,感受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

可见,生成想要绽开美丽的花朵,离不开教师的适当助读。助读可以使学生对文本的理解达到新的深度,也可以为达到这样的深度搭建台阶。

二、关注思维深度,文本的解读着眼于思维能力的养成

教学设计还必须以推进学生的思维能力的发展为目的,“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孟子);教育家陶行知在《创造的儿童教育》一文中提出的“五大解放”,以上论点的根本要义就是强调思维能力的重要性。从古至今,教育家思想都十分重视对学生思维能力培养,而创新能力的核心是思维,培养学生创造力的关键就是培养学生良好的思维品质。语文作为一门基础性、工具性学科,对培养学生的创新思维能力起着重要的作用。语文教学更应注重对学生思维的培养,推动学生思维的成长。因此,在设计时考虑到学生已有的学习能力,即学习知识和技能的认知性学习的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然而,中学阶段的学生普遍欠缺的恰恰是这种能力,根据教学内容和教学目标,如何让学生从浅层次的思维活动进入到更深一步的思维领域,是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需要考量的。

正如我在执教《幽径悲剧》这篇课文时,在教学设计的第二板块中,设计了这样几个问题:1、文中有让你感到困惑的句子吗?(聚焦文革,聚焦作者遭遇);2、现在还觉得季老为小猫小狗小花小草惹起的万斛闲愁是没必要的多愁善感吗?(明白古藤的价值之所在);3、可是古藤依然被毁了,这个悲剧是谁造成的,他为什么会造成这个悲剧?(聚焦“愚氓”,深刻理解“愚氓”的真正内涵,重新解读主旨)虽然在后半部分中我是用串问的方式呈现的,但我觉得这些问题做到了沿着文章内容的肌理,循着思维规律逐层深入,牵引着学生有整体把握到局部探究,由文字信息到作者内心,有材料到主旨,一步步深入到文本意义的核心地带,在积极地说说议议中丰富着文本的内涵。以思维训练为核心,以问带动多层次的教学目标,容量大而内涵清晰,有广度,有深度,因此也有了效度,充分达成了本课的第二个教学目标:感受作者的悲悯情怀,激发学生的情感共鸣。

“学生的思维成长是教育的最大道德底线。”看到学生在文本中穿行,在作者的情感道德中游走,并迸发出一个个精辟独到、出人意料而又发人深省的个性化解读,使我深刻体会到,优质的文本解读才能催生出有探究价值的问题设计,从而使课堂成为磨砺思维的乐园。

总之,关注学情,提高教学设计的有效性,才能真正提升课堂教学的实效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