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勇:教育者要有的孩子为本位的教育观

1 Comment

据报道,1014日上午,黄梅县哈佛幼儿园86名幼儿进行我是一名小小兵的集体宣誓活动,该校为期一周的军训由此开启。让五六岁的孩子参加军训是否合理?该幼儿园举措引发家长一片热议。16日下午,黄冈市教育局获悉后,已紧急叫停该军训活动。

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军训不仅能够加强学生的国防意识更重要是的他能够锻炼孩子的身体素质、磨练意志品质。对青少年进行军事训练是国际惯例,已成为世界各国加强国防建设的一项重要措施。我国《兵役法》第四十三条、四十五条也有对大学生和中学生参加军事训练的规定。

但是我们的幼儿不是“小大人”,青少年、成人可行的方式不能够简单的照搬到幼儿身上。幼儿与青少年以及成人不仅是量的不同,更有有质的区别。幼儿的身心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和特点,幼儿期有其特定的意义和价值。现代教育史上著名的教育大师和哲学家卢梭和杜威在他们的著作《爱弥儿》、《民主主义与教育》中都旗帜鲜明提出了要以孩子为本位的教育观。皮亚杰在他的《儿童的道德判断》认为,幼儿时期是儿童道德发展自我中心阶段,这一阶段的儿童开始接受外界的准则,但不顾准则的规定,按照自己的想象在执行规则。他们还不能把自己和他人及外界的环境区别开来,常把成人说的混同于自己想的,把外界环境看成是自身的延伸。规则对他们来说,还不具有约束力。应该讲,教育,特别对于幼儿的教育,就是生命的自由生长,在它自身以外,没有别的目的。在所谓“自由”就是不强迫幼儿去吸收外面的东西,而是要使他与生俱来的天性得以生长,采用的方式应该是终渗透着游戏的态度的各类活动。军训采取的是整齐划一的军事训练,要求的是“训练”、“控制”以及“命令式的专制压制”,这恰恰与幼儿发展阶段特征是相悖的。难怪黄冈市实验幼儿园学生家长柯先生则认为,学龄前教育属于启蒙教育,孩子大多按照成人引导,模仿完成一些生活琐事。他们不具备系统化训练的能力,幼儿园开展军训既不必要也不具备可行性。那么小的孩子,让他安静下来听你讲话都难,怎么搞军训?

更可怕的是幼儿时期的特点和规律、意义和价值,我们的教育研究者在不断的探索和挖掘,但是由于种种局限,就像我们对自我大脑的研究还没有达到对宇宙研究的丰富一样,我们还是处于一种近乎“无知”的状态。这就要求我们的教育者对始终要幼儿的要怀着佛教徒般的虔诚,尊重幼儿的价值。而自以为是的教育者总是怀着种种“教育目的”,轻狂的强加给孩子种种类似军训“教育”,这可能影响孩子终身的警觉性、灵敏性、批判性、反省性。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莫言成为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查其简历,只有小学毕业。莫言要庆幸的不是接受了中国的教育,恰恰是要庆幸接受太少中国填鸭式的教育。他曾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因为我读书比较少,所以我的想象力发达。如果我读上三十年的书成了硕士、博士,可能想象力要大打折扣。同样,我们的教育者有没有思考,你的军训可能会导致多少幼儿生命里的创造潜能的丧失,这一切是我们无法测量。

我们的教育者要有以孩子为本位的教育观,始终持有一份教育意义的人性,始终对教育二字保持克制,把“孩子”二字写在教育的旗帜上,把持住自己,学会陪伴和等待,并予以自省,这样才能达成最接近生命的自由生长所需要的教育境界。



One Response to “季勇:教育者要有的孩子为本位的教育观”

  1. 徐志耀

    行为上的整齐划一肯定不需要,但正确的思想方向引导肯定是必要的。也就是说幼儿园时当先知礼,会守礼。如果让他生于安乐之中,鄙视其它的弱势群体,必然会死于忧患。这也就是荀子所说的“问楛者,勿告也;告楛者,勿问也;说楛者,勿听也。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则避之。”对于小孩子,不应当避之,而当正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