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警惕教学言语的欺骗性

Leave a comment

有位老师说是蔡伟教授推荐的,希望我谈谈关于作文教学的问题。我告诉他还真不好说,作文要的是丰富的生活和生活的乐趣,没有生活,也就没有作文。看看我们的孩子,哪有其他生活,没有丰富的充满情趣的生活何来作文。他说,对。但他希望了解的是如何让学生的作文变得深刻。我说,这就更难了,问题是要有思想的引领。可是这东西教材上没有呀。他也说没有,这就是他的苦恼。我说,做教师的还就不能就教材教教材,是要引导学生读一读课外的书籍的,也要时不时的引导学生围绕一些话题展开讨论的。比如张以瑾曾在群里提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能不能就故宫博物院的铜鼎被人课上到“此一游”一事展开讨论。那仁兄说,学生说素质低,就这一句。我问,为什么素质低了?他说,再来一句,没文化,也完了。我又问,为什么没文化的呢,我们如果遇上这样的事情,该如何处置呢?我们没遇上但听说了,我们作何感想呢?有什么办法和途径可以杜绝或者减少类似的事情发生呢?那仁兄说,有道理就这样一步一步讨论下去,学生的认识是会慢慢深入的。但问题又来了,有什么办法在短期内提高学生的作文质量呢?这还真的问倒了扒皮呢!

作文不可以速成,教学不可以速成,教育不可以速成。但是我们习惯了速成。你对速成的教育教学提出不同意见,你还就成了不识时务的主儿。

就我的经验与观察而言,速成高效的教育总是存在与新闻报道里的。关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在雅思贝尔斯《什么是教育》里找到印证。他在本书第十五章《大众的教育》中有这样一段精辟的论述:“新闻界为了寻求销路,必须使千千万万的人感到满意,因此就出现了耸人听闻的消息,对理解力毫无好处的空洞报道,以及回避读者的每一种要求导致了报纸的浅薄化和粗糙化。为了生存下去,新闻界总是要服务于政治和经济,并在这种夹缝中,新闻界学会了哄骗艺术和对精神陌生力量宣传的艺术”。也就是说教育的速成与奇迹,往往是媒体人当然不排除学校包括学校校长为了生存下去学会哄骗艺术与宣传艺术所至。所以雅思贝尔斯一针见血地指出:“新闻记者最大的潜能也可能带来社会的衰败”。

实际情况就是如此,在一些报刊的连篇累牍的轰炸式的宣传下,神州大地一个个的教育奇迹就这样诞生了,并且成了“万人迷”了。因为我们急啊,急于求成,急功近利。无良媒体与媒体人看上的就是我们的需要。从这个方面来理解“有需要就有市场”倒也是恰如其分的。

这现实,用雅思贝尔斯的观点来解释,就是语言的欺骗作用了:“人就是让这种语言操纵着,而忘记真正的自我和周围的现实世界”,“语言的欺骗功能使非现实的情况存在,却让现存的现实性粉碎在绝望的深渊里”。

如要学生作文有话可说,我们不仅要为学生创造丰富多彩的生活,有了生活才不可能在言语上矫揉造作,无病呻吟。但光有生活也是不够的,在具体表达的时候,还要指导学生用真实生动的言语将生活与思考呈现出来。“只有当我们不是故意遣词造句时,语言才是真实的。但是要有纯熟的语言,我们就必须不断地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训练自己的语言,最有力的、最真实的、最坦白的语言是我们完全成为自己并且熟悉事物时,自然流露出来的语言”(P86)。

如回到上面的话题来,我们是不是可以思考一下在铜鼎上刻写“到此一游”的就一点“没文化”吗,“文化”与“素养”是一回事吗,或者说“没文化”是“没素养”的原因吗?还有我们是不是可以想一想,在景点和文物上刻写“到此一游”的人是一种怎样的心态;我们可不可以向学生介绍一下,西方人更多的追求的是“到此一游第一人”,再组织学生讨论讨论“到此一游”与“到此一游第一人”的两种文化现象给我们带来了怎样的启示。类似这样的讨论坚持下去,我们是不是还担心学生作文没有思想深度呢?

要有思想高度,我们还要“增广我们的精神领域”,还要引导学生“研读独具创见的思想家所呕心沥血写成的充满智慧火花的著作”。

做教师的不仅不能用言语欺骗学生,还要提醒学生警惕言语的欺骗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