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关于经典阅读

Leave a comment

经典是一个民族思想文化的结晶,浓缩着一代代先知们对社会、对人生的认识与探索。钱理群曾说过经典是民族精神源泉。阅读这些大家的经典文章能够提升我们的语文素养,涵养我们的人文精神,构建我们的精神家园。对于我们孩子来讲,阅读名家、大家的经典文章,不是忙里偷闲的消遣,也不是浮光掠影的粗读,更不是“权威者”硬塞进去的解读。它需要涵咏体悟、熟读精思,逼着自己在文本中捕捉文本本身呈现的文字的内涵以及作者的本意,在自身人生的阅历的基础上,通过自己的情感体验,建立自己对文本的理解。

我们平时对经典文本阅读出自哪里?那就是多年来在课堂上获得的认识,我们脑海中有一个惯性,一定要有一个标准的解读。那么这标准的解读标是什么?大抵是从课堂上获得的老师的解读以及一些报刊杂志上的解读,就是“权威者”的观点。而这些是很少的去考虑我们自己的体悟。于是在许许多多情况下,阅读名家、大家的经典文章就变成了带着“权威者”的惯性认识解读文本。

而“权威者”大抵都是从抽象的概念出发,从某种实用的需要出发,居高临下地对名家、大家的经典文本的标签式的解读。比如,由于意识形态的关系,鲁迅的作品在我们教材中占据了大量的领地,我们的初中语文教材就选有鲁迅的小说《社戏》、《故乡》、《孔乙己》,散文《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藤野先生》,散文诗《雪》,但这些选文与解读往往又不是那么可信的。

作为家长,我们的指导往往来源于学校使用的教材和教师的建议,这一来麻烦来了,教材的编者也好、课堂上的教师也好,一说到鲁迅,模式化的固化为一个用文字战斗的斗士,谈论的是“俯首甘为孺子牛、横眉冷对千夫指”、“我以我血荐轩辕”。这样的反复的灌输下,我们学生看到鲁迅的作品就有一个无形的紧箍咒捆绑住自己的思考。而事实上应该是有“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朝花夕拾》何尝不是对儿时快乐的生活回忆,何尝不是天真调皮的童心的蹦跳,这也是鲁迅散文的意境美和韵味美之所在。《野草》语言精致形象,饱含诗情,具有音乐美、绘画美,尤其是采用象征主义方法,更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阅读对于经典文本,我们要养成涵咏体悟的习惯。汉语言“意和”的特点决定了汉语的学习不依赖于分析,而应注重体验与感悟。“意”是情意、感情,是属于意念的,感性的。许多时候,这“意”又不是言语完全能描述,但你却可以晓得这个人是真诚还是伪善的。“和”欢喜、欣赏、包容、赞叹的。我们对名家、大家的经典文章要学会涵咏体悟、熟读精思。也就是说,我们对名家、大家的经典文章要在反复的诵读中,在文本本身的字里行间中体会,读出“意”与“和”,读出韵味,读出多元的富有个性的解读。

让孩子去诵读经典文本,特别是我们传统的古文经典,让孩子在酣畅淋漓的“读”中就能感悟到经典的魅力,感受到传统文化那震撼人心的美。比如唐诗、宋词、元曲、唐宋散文等历代经典,通过朗朗的诵读,让孩子涵咏古诗文的形式之美、音韵之美,以及极具魅力且蕴藏着浓厚文化积淀的思想之美。至于像《三字经》、《弟子规》、千家文等传统蒙学往往是精华与糟粕同在的,阅读的时候身为家长就要有所选择,有所指导,即便是《论语》和《庄子》等大家典籍也有着同样的问题,切不可全盘收纳。否则就会不仅会误导孩子,也会误导我们自己的。许多时候,跟风是会坏事的。我倒是想建议孩子们多读一读明清小说如《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之类的再现一个时代的社会风貌的东西,也许,这样会给孩子们的未来有些启发与帮助。

在阅读具体的文本中我们特别要学会抓住关键语句。像《简·爱》中“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发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无法离开我,就像我现在无法离开你一样。虽然上帝没有这么做,可我们在精神上依然是平等的。”《老人与海》中“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可就是打不败他。”这些往往就是经典文本震撼人心的火花和引子,我们要反复咀嚼,及时发现、点燃,和经典文本实现碰撞、达成共鸣,乃至融合。

我们还要学会与经典文本主人公同呼吸、共命运。于漪在《往事依依》回忆小时候读书曾说,“时读《水浒传》,会不知不觉把焦山一带风景当做梁山泊背景,我似乎目睹何涛、黄安率领的官军在茫茫荡荡的焦山下,在芦苇水港中走投无路、狼狈逃窜的情景,犹如身历其境,真是津津有味。”我们也要这样设身处地的读进文本,采用角色体验的方法,让自己置身其中体验主人公的感情,并且寻找自己在生活中曾经有过的类似的经历,与主人公感同身受,产生情感的共鸣。

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我们如果能静下心来的阅读名家大家经典文章,感受“人性”,领悟情感,体验生命,也是人生的一大幸事。但如果我们但如果不能解决好“怎么读”的问题,阅读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甚至出现与人们的初衷南辕北辙的结果。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