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让教育成为一种享受

Leave a comment

自有人提出“享受教育”以来,不少同仁都在欣赏或期待着“享受教育”的快乐。但不可否认,对“享受教育”持怀疑或反对态度的还是大有人在的。为什么我们不能很乐观地接受并实践“享受教育”呢?难道这些人不懂得享受吗?回答显然是否定的。不是我们不需要享受,而是我们还不知道如何去实践“享受教育”。为此,有必要大声疾呼:让教育成为一种享受。

“享受教育”理念产生的背景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享受教育”的理念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在我们的印象中,这一理念是针对应试教育使师生苦不堪言的教育现状提出来的,意在扭转应试教育对师生精神和身体的摧残。应试教育下学生的负担就不必多说了,还是来看一下我们教师的负担吧。一项调查结果显示:52.1%的中小学教师对自己的职业感到有“很大压力”或“极大压力”。全社会的期望都压在教师身上:家长向教师要分数,上级向教师要升学率,教师在群体中要争面子,面对学生要讲良心……弄得教师们终日精神紧张。教师,被夹在升学率与减负之间、应试教育体制与素质教育口号之间、社会和媒体的压力与指责之间。据统计,我国中小学教师人均日劳动时间为9.67小时,比其他岗位的一般职工日平均劳动时间高出1.67小时,睡眠时间比一般职工平均少1小时,娱乐时间少0.5小时左右,积累起来,年超额劳动时间为420小时。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使教师疲惫不堪,身体疾病增加,心理负担沉重。那么,在如此现状下提出的“享受教育”,所倡导的不仅应当是一种培养学生正确的享受观念、享受能力、享受体验,从而使我们在教育过程中对教育活动和生活保持心理上的乐观和愉悦,进而提高师生的生活质量的活动,形成一种积极向上、乐观豁达、善良包容的人生观,坦然面对困难和挫折的态度,更应当是在宽松愉悦的教育氛围中积极参与新时代、创造新生活的主动实践和探索。由此看来,“享受教育”不应当只是以苦为乐的精神追求,还应当挖掘在学习生活、人际关系和教育工作中的享受资源,以适当的娱乐来调节身心,更应该是宽松愉悦的研究和实践,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放松和减负。

在“享受”中体验成功获得成长

享受,就词义来讲,是指精神或物质上的满足。由此看来,“享受教育”中的“享受”同样不应当停留在精神层面上,它还应当是包括物质的抑或是教育内外部环境的。一方面,享受是一种个体感觉,是一种精神追求,另一方面,也是一种不同以往的教育(学习)活动。对教师而言,不再是一天到晚备课、上课、布置作业、批改作业、出卷子、考学生,也不必成天为学生的分数而烦恼,而是在如何与学生共同成长上想办法:引导学生形成对学习活动的积极的心理准备;引导学生发现各学科的美学价值,追求美的境界;引导学生以积极的心态看待和投入学习过程,体验学习的乐趣;引导学生业余消遣,培养高雅的业余爱好;引导学生追求真善美,享受真善美;引导学生关注生活,关注生命。鼓励学生去实际行动,“要授之以方法,打开学生的思路,培养他们的自学能力”。要让学生明白,“一切科学都是完美的和简单的”。要“让学生学会感动,让学生学有思想,让学生学出意义,让学生学得快乐”。对学生而言,则不仅要改变以往的那种被动性,积极地去享受教育(学习),变“要我学”为“我要学”——愿学、会学、善学、乐学;更应在教育(学习)活动中自我发现、自我欣赏,欣赏别人,也让别人欣赏。在活动中享受,在合作中享受,在探究中享受,在发现中享受,在成功中成长,在欣赏中成长,在享受中成长。

共同放飞生命,享受生命乐趣

从人的需要看,无论是谁都不想成为苦行僧。试想一下,同样活到100岁,你是选择在辛辛苦苦、劳劳碌碌中度过,还是选择在轻轻松松、开开心心中度过呢?假如可以选择,多数人一定会选择后者。所以,在我们看来,任何一个教师都希望自己的工作轻轻松松、开开心心;任何一个学生也都希望自己的学习轻轻松松、开开心心。著名特级教师魏书生曾经作过一个类比:妈妈越勤快,女儿就会越懒惰,同样,老师越勤快,学生也会越懒惰。事实确实如此,教师辛苦,固然是因为现行的教育制度和考试制度使然,但决不能说教师自身没有责任,谁让你那么勤快的呢?谁让你把一切都包办起来的呢?结果你得到的又是什么?是埋怨,甚至是谴责:加重了学生的负担,束缚了学生的发展,遏制了人才的成长……换来的是学生的不理解、家长的不愉快、社会的不满意。这就是吃力不讨好!英国威康·亚瑟·瓦尔德说:“平庸的老师只是叙述……伟大的老师则是启发。”教育者要真正享受教育,就应该在教育活动中坚持以学生活动为主,努力将自己的活动尽量压缩到最低限度。这样你才能“开发课程,享受创新之乐”;“淡化结果,享受过程之趣”;“正视差异,享受个体之美”;“放手活动,享受学生之能”。从学生的角度看,如果他们的学习总是在辛辛苦苦中度过,即使再有“以苦为乐”的精神,恐怕也难快乐起来!要让学生真正地享受教育,还要创造条件,让他们在愉悦的教育氛围中体验探究和成功的喜悦。我们认为:强迫的教育不是真正的教育,以辛苦为代价的教育也不是真正的教育;真正的教育是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教育,是培养学生终身学习能力的教育,是师生合作共同探究、共同成长的教育,是师生共同放飞生命、享受生命乐趣的教育。

“享受教育”应该是教育的理想境界(或者说是教育的最高境界),它应该是教育者和受教育者两方面的事,而不可能是一厢情愿的。

对教育者来说,只有全身心地投入自己的事业,把教育教学工作视为一种乐趣,在教育教学过程中进入“得意忘形”的境界,你才会感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享受。我这里所说的“得意”大致包括这样几个维度:

一是要得教材之意,也就是说要吃透教材,准确把握教材的主旨、特点、作者的意图;二是要得学生之意,也就是说要了解学生的需要,适时调控学生的学习情绪,使之渐入佳境;三是要得课堂之意,即充分认识到教育教学过程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而不是一成不变的、机械的程序。

而“忘形”,也包括这样几个方面:
首先得忘掉教师之形,把自己与学生放在同一个层面,认识到自己是学生的合作者,才能时刻以欣赏的目光对待学生;二是要忘掉教材之形,即不拘泥于教材和教案,而以自己对课堂教学的敏感(课感)和教学机智及时调整教学方案,以适应千变万化的教学情况;三是要忘掉课堂之形,将课堂视为一个小社会,当作师生互动合作的舞台。只有这样,你才会在与学生的合作、沟通和交流中享受到教育的乐趣。

对受教育者而言,如果对所学的内容(学习对象)满怀激情,在学习过程中发现自我、欣赏自我,就会激发出生命的激情、自由的感受,带来审美的愉悦、发现的惊喜、成功的快乐。唯其如此,受教育者才有可能参与“确定对自己有意义的学习目标”,进而“制定学习进度”并“设计评价指标”,才能在学习过程中对认知活动“进行自我监控,并作出相应的调适”,才能享受到教育(学习)的乐趣。

为了实践“享受教育”的理念,追求理想的教学境界,我在设计《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一课的教学方案时,试图将音乐美、图画美、表演美有机地融合在一起,让学生在欣赏音乐美、图画美的基础上激发美的冲动,加之教者的范读(姑且称之为表演),以唤起学生的感知与体悟,进而领略文学美。在教学过程中,我力图引导学生“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用自己的心灵去感悟,用自己的头脑去辨别,用自己的语言去表达”,因而课上得比较随意,试图使语文课成为传统文化与现实文化沟通、碰撞与交融的“沙龙”,让学生在欣赏中领略语言文字的无穷魅力。一堂课下来,效果还是比较好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