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我的语文教学“设计”五原则

Leave a comment

针对性原则

针对性原则  语文教学的设计,首先得从课本的单元或模块的教学要求、文体特征、学生实际水平出发,确定一堂课的教学目标,明确教材的重点与难点,选择突破重点与难点的方式方法,安排好教学程序。同时,语文教学设计必须姓“语”,应高度重视对学生听说读写能力的训练,尤其是思维能力的训练。忽视了这一点,也就难免会将语文教学变成道德说教,或“狂轰滥炸式”的架空分析。这一原则要求我们在进行课堂教学设计时,必须是真正地做到三个“吃透”,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即吃透课程标准、吃透教材、吃透学生,从而既让学生受到实实在在的思想教育和情感陶冶,从灵魂和人格上得到塑造,又学到系统规范的语法、修辞、逻辑等语言知识,得到思维的磨炼,最充分、最有效地发挥语文学科“传道受业解惑”的功能。

适应性原则

适应性原则  这一原则要求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从人类思维规律出发,在考虑不同年龄、不同对象、不同层次的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认知水平、思维品质的同时,从教者自身的知识结构、才能个性、气质特长出发,扬长避短,最大限度地调动教与学两个方面的积极性。考虑教学程序和方式方法时,既要克服面面俱到、深挖拔高、喋喋不休的理论分析,又要尽量避免营造表面轰轰烈烈实则华而不实的课堂气氛,还要从具体课文的文体特征、作者的艺术风格、有关背景材料等方面着眼,有层次、分步骤地分解教学目标,用最少的时间、最有效的方式,收到最大的功效。我们观摩魏书生、窦桂梅等特级教师的课堂教学时不难发现,他们都很注意从学生年龄特点出发调动学生的学习情绪,巧妙地设计教学方案,选择教学方法。

关联性原则

语文教学区别于其他学科教学的重要特征,就在于语文教材的内容几乎涉及人类社会积累的所有科学文化知识,因而客观上要求语文教师必须是一个“杂家”。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必须考虑具体课文所涉及的相关学科知识,特别是文科色彩很强的哲学、历史知识等,这是因为语文知识的领悟,必须借助于这些知识的点拨、引导才能实现。语文教学设计的关联性原则还体现在语文学科本身各知识点之间的联系以及本课教学与以后教学的联系上,这要求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必须考虑新旧知识的联系以及本课教学与以后教学的联系。譬如,当一名重要作家的作品第一次在教材中出现时,我们在进行教学设计时就要考虑其对以后该作家的作品学习的帮助。也就是说,我们的教学设计应有利于营造引导学生由已知到未知的探索氛围,让学生在潜移默化、多次积累中培养语文学习的“悟性”。  

开放性原则 

大家都有这样的认识,语文仅靠在课堂上的学习是学不好的,可以说“到处留心皆语文”,语文学习的广阔天地在课外,在社会这个大教室。语文学科的教学是最具开放性的,忽视了这一点,语文教学就很难组织。进行语文教学设计时,要从现代社会生活的要求着眼,培养学生语言感悟能力和语言运用能力。近年来,不少学校相当重视语文教学的环境课程设置,营造语文教学的氛围,如上海市建平中学等学校在这方面就作了很多有益的探索,并已取得了良好的成效,他们的做法给了我们很好的启示。开放性原则还要求我们在进行语文教学设计时高度重视语文学习的思维特点——思维的开放性。我们知道,想象和联想不只是作家创作的重要手段,也是普通人写作的重要手段。同样,学生学习别人的作品及学习写作也不能离开想象和联想。我们的教学设计如能引导学生在联想和想象中领悟作品的意义,接受美的熏陶,对激发他们创造美的欲望无疑会收到良好的效果。当然,语文学习思维的开放性远不只是想象和联想,它还包括思维的迁移与变异等更丰富的形式。语文教学的设计,应在切实考虑由课内向课外自然延伸的同时,精心设置让学生充分展示自己语文才能的场景,让学生在生动活泼的语文学习中掌握语文知识,提高听说读写能力。

大而化之原则

“大而化之”,语出《孟子·尽心下》,原文是:“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乐正子,二之中,四之下也。”意思是说:“值得追求的叫作善,自己有善叫作信,善充满全身叫作美,充满并且能发出光辉叫作大,光大并且能使天下人感化叫作圣,圣又高深莫测叫作神。乐正子的人品,在善与信二者之中,在美、大、圣、神四者之下。” 《词源》上的解释是:原指大行其道,使天下化之。后形容做事情不小心谨慎。同义词是:粗枝大叶,马马虎虎。我以为,语文学科的社会性,带来的语文教学的开放性,文本解读的多样性,语文学习的自主性,要求我们的语文教学在许多情况下,必须是大而化之,粗枝大叶的(但绝不是不要小心谨慎,当然还要根据教学的实情作必要的精雕细刻)。因为惟有大而化之,粗枝大叶的教学,才能带领学生面向社会,联系生活,联系自己,读出自我,才能实现文本的个性化阅读。语文《课程标准》强调,阅读教学是学生、教师、文本之间对话的过程。其实,不仅阅读是学生的个性化行为,学生的作文更是个性化行为。既然这样,我们的教学就不可能也没有必要面面俱到,细分缕析。阅读教学也好,作文指导也好,教师的主要作用在于启发学生思考,引领学生创造。如果教师在阅读教学中什么都讲了,作文课上的指导也十分详尽,学生还会有个性化的阅读吗,作文又怎可能不是千篇一律的呢?遗憾的是,我们许多同仁都希望学生能自主阅读,自主作文,但在教学操作的实际中却总是对学生一百个的不放心,生怕自己少讲了,学生考不到,写不出,殊不知,正是我们的不放心,才导致了语文教学效益低下的恶果!我这里所说的大而化之,是指我们在备课上课的时候,一定要从大处着眼,帮助学生观照社会生活,走进作者的心灵,学会整体感知,然后他们才能根据自己的生活与阅历与作者(主要是具体的文本)进行心灵的碰撞,读出自我。



Leave a Reply